“大媽經濟”為何引起國際關注?

袁婷 鄧睿 楊海丹

2019年09月17日09:22      來源:人民網

編者按:

從1949年到201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走過了70年的風風雨雨,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創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

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國一切仁人志士夢寐以求的社會理想。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中國為什麼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來自哪裡?世界充滿好奇,時代不斷追問。

人民網重磅推出“70年70問”大型全媒體系列報道,尋找歷史性成就蘊含的“中國基因”,破解歷史性變革背后的“中國密碼”。

2013年,消費者在某商場黃金飾品櫃台前購物。 來源:IC photo

前不久,劉偉琴將幾年前在國際金價下跌時“抄底”購入的黃金賣了,她略帶羞澀地說:“賺了不少錢。”這位浙江女性的舉動,從某種意義上代表了媒體口中的“中國大媽”的投資行為。2019年6月第一周,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價格再創新高。紐約市場金價也創下2018年4月中旬以來的新高。

2013年國際金價急劇下滑時,“中國大媽”因搶購黃金而一戰成名。海外媒體不僅創造了“dama”(大媽)熱詞,由此引申出的“大媽經濟”也受到國際關注。

“中國大媽”這個群體,年齡不一、性格各異,由來自中國不同地區的女性組成。她們手握家庭財富支配權,對新事物有強烈的好奇心,不僅活躍在中國城鎮的廣場舞舞台上,還活躍在國際消費、投資市場上。很多人好奇“中國大媽”的神奇和力量來自何處。

改革開放后,中國經濟迎來高速發展,中國家庭逐步實現財富積累,並開始涉足消費和投資領域。從某種程度上說,“大媽經濟”揭示的“銀發人群”消費、投資行為,既是中國個人投資者和家庭消費行為的縮影,也是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國家綜合實力發展的生動寫照。

“中國大媽”的“黃金”投資時代

浙江人劉偉琴還記得2013年的“黃金抄底戰”。劉偉琴並沒有系統學習過金融知識,當年“炒黃金”時,她憑借的是自己10多年的投資經驗或者說是投資“直覺”。

2000年,劉偉琴和丈夫從浙江湖州一家水泥廠辭職,下海經營水產育苗生意。5年后,湖州市老鄉徐敏利看准鄉村旅游的潛力,經營起度假村。得益於國家經濟騰飛的大環境,加之個人的勤奮,她們的生意越做越順,生活也富裕起來。

掌管家庭財富大權的劉偉琴和徐敏利意識到,不能讓辛苦積攢下來的錢“閑著”,她們通過身邊的姐妹開始接觸到投資理財。按照媒體的說法,劉偉琴、徐敏利和她們的“姐妹團”屬於較早成長起來的“中國大媽”。她們先從當地的投資機構開始,逐步涉足基金、黃金、奢侈品等多個領域。隨著投資經驗日漸豐富,她們開始炒比特幣,進行海外置業,步伐越走越大,風險也逐漸提高。

2013年,“中國大媽”大量“抄底”購買黃金。胡劍歡攝(新華社發)

2013年的那輪黃金搶購並沒有讓“中國大媽”獲得如期的收益。黃金價格在之后的幾年裡始終處於低位,不少“中國大媽”被套牢。劉偉琴坦言,自己在那幾年也遭遇過不少慘痛的投資經歷。因此,現在的投資風格越來越趨向穩健,投資的能力和技術也有了進步,最重要的是,“心態變得穩定了”。

其實,“中國大媽”現象並非孤例。據相關報道,日本在經濟高峰階段也出現過一個相似群體——“渡邊太太”,即投資境外高收益品種或進行外匯投資的日本家庭主婦。與之不同的是,“中國大媽”的人群規模更大、購買力更加驚人。

建信基金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說,“中國大媽”現象之所以引發世界關注,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其代表的中國國民的驚人購買力。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國民財富快速積累,物質文化水平不斷提高,消費水平迭代升級,理財需求也隨之提升。“閑資時代”催生“大媽經濟”,她們渴望利用投資來實現財富的增值。

“大媽經濟”是國民購買力的符號

“中國大媽”這個稱呼,是中國女性在家庭內務中具有話語權的生動表現。

“在中國傳統的家庭結構中,女性牢牢掌控著‘錢袋子’,是家庭內部事務的決策者和實施者。”中央財經大學新傳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志軍說。改革開放之前,中國家庭的消費與投資內容較為單薄,但即使是在料理一日三餐、准備節慶食品等有限的消費活動中,女性的決策能量也甚為可觀。

李志軍說,改革開放后,隨著中國經濟騰飛,許多家庭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中國女性在家庭內務中具有話語權的傳統並未改變,她們不僅是家庭投資與消費的決策者,也是實施者。從這個角度看,“大媽經濟”的崛起儼然成為中國經濟水平和國民購買力提升的一個標志性符號。

“‘大媽經濟’引發全球矚目,實際上是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和國民財富快速增長的關注和解讀,同樣,這也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出現的合理現象。”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校長助理、西部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霍學喜教授表示。

南京鼓樓一証券交易所內,股民關注股市。來源:IC photo

國家統計局發布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比1952年增長175倍,年均增長8.1%。70年來,從“一貧如洗”到“中國奇跡”驚羨全球,從“洋火洋釘”到“中國制造”風靡世界,我國經濟實現了巨大騰飛,從經濟凋敝的困境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富裕起來的人們對財富增長和生活品質有著更高的渴望。

這與建信基金所稱的“閑資時代”說法相呼應。深交所發布的《2018年度個人投資者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個人投資者的價值投資理念逐步增強。2018年,價值投資類投資者佔比上升至28.6%,而趨勢類和短線交易類分別佔比25.9%和19.0%,價值投資觀念被更多人認可。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西部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消費經濟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毛中根教授認為,“大媽經濟”的說法絕非戲言,這一群體不僅數量龐大,掌握著家庭財富的決策權,還具有廣泛的消費需求,涉及農產品、保健品、奢侈品、投資理財、時尚健康、醫療教育、房地產等眾多行業。

表現出強大購買力的“中國大媽”群體及其衍生出的“大媽經濟”,已經引起社會各界的注意。一些企業甚至喊出了“得大媽者得天下”的營銷口號。

“中國處在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時刻,‘大媽經濟’這一獨特經濟現象的出現,或將為以消費為主導的中國經濟提供一個新的增長點,隨著市場的不斷成熟,中國也將迎來‘大媽’群體消費井噴的時代。”李志軍說。

“大媽經濟”揭示群體消費潛力

投資、消費、出口被喻為拉動GDP增長的“三駕馬車”,這是對經濟增長原理生動形象的表述。新中國成立之初,居民消費受限,投資資金匱乏,經濟增長主要依靠一般消費拉動。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投資和出口對我國經濟的拉動作用明顯增強。近年來,我國積極構建擴大內需長效機制,著力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和投資的關鍵性作用,內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不斷提升,需求結構逐步合理化。

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持續釋放內需潛力,充分發揮消費的基礎作用、投資的關鍵作用,穩定國內有效需求,為經濟平穩運行提供有力支撐。

“我國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蘊含著巨大的內需潛力,消費結構的變化也蘊藏著巨大的增長潛力,抓住這些新變化新機遇,有助於更好拉動內需,促進經濟增長。”霍學喜表示。

在韓國首爾一家商店購物的中國消費者。來源:IC photo

在李志軍看來,“大媽經濟”健康發展需合理引導。“中國大媽”群體的消費表現揭示出多個消費群體的消費潛力。第一個不容忽視的消費群體就是支撐“銀發經濟”的中老年群體。

國務院《“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系建設規劃》中提到,預計到2020年,全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55億人左右,佔總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

“銀發社會”既帶來新的挑戰,也蘊含新的機遇。中國老齡協會發布的報告預計,到2020年我國老年消費市場規模將達到3.79萬億元,老齡產業有望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未來,無論在旅游、休閑、養老方面,還是在日常的居家消費方面,新時代的中老年群體都將推動高品質消費。

“大媽經濟”裡來自農村的消費力量也不容小覷。隨著農村消費結構在升級,掌管一家財政大權的“大媽”越來越青睞家庭耐用品消費,開始追求品質消費、個性消費,農村消費的巨大潛力持續釋放。“三農工作是國民經濟重中之重,三農領域同樣是投資和內需的潛力所在。”霍學喜說。

霍學喜表示,“近年來,國家對於三農工作的投入力度不斷加大,農民的收入得到快速增長,有助於進一步釋放農村消費市場的潛力,在拉動內需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毛中根談到,提振國內消費潛力,關鍵要圍繞消費的三個要素“消費主體、消費客體、消費環境”來做文章,形成“能消費、願消費、敢消費”的良好環境。

首先,要繼續落實好減稅降費政策,實施就業能力提升計劃,促進中低收入和農民人群收入增長,讓消費者“能消費”﹔其次,應當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消費結構轉型升級,讓消費者“願消費”﹔最后,要加強市場監管,切實保護消費者權益,營造安全、便利、放心、舒心、滿意的消費環境,讓消費者“敢消費”。

無須諱言,除了驚人的購買力,“中國大媽”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也有其消費不夠理性、投資盲目跟風的因素,這一點容易被放大和誤讀。對此,建信基金研究發現,隨著國民綜合素質提高,國民的投資素養也在不斷提升。我國個人投資者已經從投資單一標的向綜合資產配置轉變,從追求短期收益、跟風炒作,發展到接受價值投資理念,力爭長期收益。

理財、消費、旅游、健身……這些活動讓她們對美好生活充滿了熱情,這也深深感染了周圍的人們。社區志願者、廣場舞阿姨……她們是社會發展和城鄉治理的參與者與推動者﹔母親、妻子、女兒……作為家庭中重要的一員,“中國大媽”的精氣神兒也是中國家庭、中國人面貌的展現。

“中國大媽”付出過汗水與努力,享受著祖國發展帶來的幸福感,她們表現出來的強烈的理財、消費需求,既是中國經濟發展、國民財富積累的表現,也成為推動我國各行各業發展進步的動力。 

(責編:白宇、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