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门户不是说说 看中纪委如何狠治“灯下黑”

人民网记者 贾玥

2017年01月20日08:30  来源:人民网
 

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截图

“中纪委这地方,谁查中纪委啊?”这是落马的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曾有过的心态,也道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纪委并非天然的“保险箱”,纪检干部也没有天生的免疫力。魏健已经用个人经历对这个问题做了最好的回答。

1月3日-5日,由中纪委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在央视一套和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同时播出,魏健、明玉清、曹立新、原屹峰等中纪委机关昔日干将违纪情况首度被曝光。

9日下午,中纪委监察部循惯例在新年伊始召开新闻发布会。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会上透露,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将在不久后向社会公布。

开年之初,无论是“自揭家丑”,还是创新制度建设,都预示着2017年将是中纪委继续强化自我监督、治理“灯下黑”的一年,也将是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迈向新水平的一年。

“自揭家丑”:曝光昔日干将违纪行为

2014年5月9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魏健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由于这是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查的厅局级干部,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

中纪委此次在《打铁还需自身硬》中首次披露魏健案详情。经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其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100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既有同学、也有同乡。

魏健违纪行为由来已久。2005年,魏健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入中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不久之后,一个他在河北认识的老板就专程到家中看望他,并送上一笔大额贿赂,而此前这位老板并没有上过门。

在商人和官员之间扮演牵线搭桥的角色,是包括魏健在内很多落马纪检干部的共同特点。

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罗凯,先后从天津某开发商处低价购买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在得知该开放商在江苏和山东也有投资后,罗凯后又介绍其认识负责联系江苏、山东的中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

还有的纪检干部,拿工作秘密做交易,故意向涉事官员泄露案情。袁卫华是其中被发现的典型。

袁卫华,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早在2004年,他就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举报内容。袁卫华坦陈,“我想和他处好关系,然后通过交往以后希望通过找他要点工程”。

以此作为交换,袁卫华父亲的小包工队得到了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承揽工程专业户。前前后后,这位北京大学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利用手中权力承揽到的工程项目总金额超过了10亿元。

时任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穆红玉透露,2014年到2015年,天津市原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多次主动跟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信息,也包括其本人的一些问题线索,为此多次请袁喝酒吃饭,赠送名表等物品。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也出现在专题片中。2014年2月27日,金道铭被查的消息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登出。

翻阅金道铭的履历,会发现其有10余年在中纪委任职经历,从中纪委监察综合室副局级检查员,一路做到中纪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到了山西之后,也曾担任省纪委书记五年时间,而这段时间也是山西腐败问题严重恶化的五年。

“我是不合格的一个纪委书记。有时候都不敢回忆在中纪委,我都伤心,我辜负了纪委对我的培养,和那么多老领导和同事对我的关爱和信任。”金道铭的自责迟到了很多年,这也造成了他锒铛入狱的结局。

除这些人外,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明玉清,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中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以及地方纪检监察系统代表性案例,如广东省政协原主席、纪委原书记朱明国案等,也出现在《打铁还需自身硬》中。

在2017年开年之际,中纪委就勇于“自揭家丑”,对多名昔日干将违纪行为予以曝光。不回避、不护短、不遮丑,显示出开门搞监督的魄力和决心。

(责编:张玉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