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追捕战犯,与时间赛跑的战斗(铭记历史 警示未来)

本报驻美国记者 廖政军 本报驻德国记者 冯雪珺

2015年05月26日10:07        手机看新闻

《 人民日报 》( 2015年05月20日 23 版)

二战结束后,很多纳粹成员为逃避罪责,隐姓埋名隐居海外。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坚持不懈地对这些战犯进行追踪并送交审判,以实际行动警示下一代,随时警惕出现如此惨无人道的行为,防止可怕的历史重演。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在美国走访了举世闻名的犹太人反纳粹及种族歧视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和宽容博物馆,也在德国对话了专职负责纳粹罪行调查的中央办公室负责人,听他们述说追踪纳粹战犯的故事,感受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斗。

1934年春,伊西·布劳曼出生在拉脱维亚西南部港口城市利耶帕亚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亲是一名勤劳的裁缝,一家人过着简单幸福的日子。在他7岁那年,纳粹德国攻占了利耶帕亚。一夜间,小伊西的父亲与其他犹太裔男性要么被强制劳动,要么被关进监狱。两年后,小伊西和家人出现在凯萨瓦尔德集中营里。后来,再也没有小伊西一家的任何消息。

据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的西蒙·维森塔尔中心统计,二战期间,像小伊西这样在纳粹大屠杀中失踪或死亡的犹太裔儿童人数高达150万。如今,只有在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位于洛杉矶市的宽容博物馆中,小伊西的故事才能以编号的形式被记录下来,为后人所知。

缉凶:“纳粹猎人”用毕生追踪上千战犯

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坐落于洛杉矶市南罗克斯伯里大道1399号,是全球著名的犹太人国际人权组织。除洛杉矶外,该中心也在纽约、迈阿密、多伦多、巴黎、耶路撒冷及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多个城市设有分部。

中心始创于1977年,以被誉为“纳粹猎人”的奥地利籍犹太人西蒙·维森塔尔的名字命名,其宗旨是反对反犹主义和监察新纳粹团体。该中心最重要的一项使命,是要将在世的纳粹战犯一一送上法庭受审。据统计,至今该中心已将上千名潜逃的纳粹战犯绳之以法。

在中心总部二层一间办公室里,本报记者见到了年已古稀的中心创始人兼负责人、犹太教教士马尔文·海尔。他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我在维森塔尔先生去世前不久与他的一张合影,他是一位真正的斗士,不折不扣的‘纳粹猎人’。”

上世纪初,西蒙·维森塔尔出生于现乌克兰境内的利沃夫一个犹太商人家庭。1941年纳粹德国占领利沃夫之后,维森塔尔和家人先是被关押在利沃夫郊外的亚夫斯卡集中营,然后被送到利沃夫火车站工厂强制劳动。次年,纳粹德国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这期间维森塔尔与妻子双方亲属中共有89人惨遭杀害。

1945年5月5日,维森塔尔在位于奥地利境内的毛特豪森集中营里被救出,当时,身高一米八的他体重仅剩下45公斤。在身体康复后,他便积极帮助美国陆军主管战争罪行的部门收集纳粹恶行的证据。他所搜集到的证据在著名的纽伦堡审判中发挥了很大作用。1947年,他和其他30名志愿者一道,在奥地利的林茨成立了一家犹太历史档案中心,为日后的战犯审判继续搜集证据。然而,因为后来美苏冷战加剧而对追查纳粹战犯失去兴趣,维森塔尔的档案中心被迫关闭。

1962年,当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的关键人物阿道夫·艾希曼被处死之后,维森塔尔看到自己努力的希望,于是便又重开犹太历史档案中心,为将纳粹战犯送上法庭而继续搜证。

海尔告诉本报记者,维森塔尔本人并没有亲自到世界各地追捕纳粹战犯,他的主要工作是收集和分析信息。他的工作得到了朋友、同事和支持者的帮助,当中甚至还有前纳粹分子。“可想而知,这一工作量是极大的。因为德国战犯的名单上有9万多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接受审判。除此之外,还有数千名前纳粹分子甚至都没有被记录在案。”海尔说。

维森塔尔毕生坚持搜证工作,不仅帮助有关国家成功追捕到藏匿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盖世太保”犹太部主管阿道夫·艾希曼,在他的“猎获”名单上还包括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逮捕撰写《安妮日记》的安妮·弗兰克一家的“盖世太保”成员卡尔·西尔伯鲍尔等。他不仅成功将上千名纳粹战犯送上法庭受审,还说服多个国家投入调查工作。他的正义行为受到世人尊敬,也为他赢得了众多荣誉。2005年9月,就在获得奥地利总统授予的金十字勋章后不久,维森塔尔在维也纳辞世,享年96岁。

铁证:希特勒反犹信件被公之于世

西蒙·维森塔尔中心总部对面的一座暗红色穹顶建筑便是宽容博物馆。步入馆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环形走道墙壁上数百张黑白脸庞,这些都是当年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博物馆一共4层,重点展示纳粹历史,通过多媒体技术、讲解员解说,以及幸存者现身说法等多样形式,对参观者进行教育。自1993年正式对公众开放以来,博物馆每年都接待至少25万人次访客,其中大部分是非犹太裔。

陪同本报记者参观的伊莲娜已在博物馆工作22年有余。她说:“我们试图用史料告诉后人,生活在纳粹统治下的人们是多么的悲惨与无助,而生活在和平的今天又是多么的幸福与幸运!”为了让人们有更真实的感受,馆方让每个参观者一开始便领取一张人物卡片,假想卡片上的人物是来宾今日同行的伙伴。待参观结束后,参观者可以拿到卡片人物在二战时期的真实命运介绍,常常令人不胜唏嘘。

伊莲娜告诉记者,西蒙·维森塔尔中心目前关于纳粹大屠杀历史的照片、日记、信件、书籍等史料超过5万件,其中部分藏品分别在洛杉矶和纽约的宽容博物馆里展出,另有一部分将会陈列在即将建成的耶路撒冷宽容博物馆内。

最值得一提的是洛杉矶宽容博物馆里展出的一份由阿道夫·希特勒亲笔签名的信函。1919年秋,希特勒还是德国军队宣传机关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一天,一个年轻士兵通过指挥官推荐找到希特勒,询问有关德军在“犹太人问题”上的主张。9月16日,希特勒向这名士兵寄出了一封4页纸的署名信函。

1945年4月,一名美国大兵在德国纽伦堡一堆散落的文件中发现了这封信,把它带回美国并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多年后,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发现了信函,又经过几番笔迹认证,证实这封信的确出自希特勒之手。至今,历史学家们仍普遍认为这封信是对希特勒反犹太人思想的第一记录,也是几十年来研究纳粹大屠杀的重要文献。

海尔说,希特勒在信中呼吁建立强大政府,处理“犹太人威胁”,以便“一同消除犹太人”。“我们都知道,二战后,军事法庭无法为希特勒本人定罪,因为没有确凿证据。一方面,他们早已将所有文件销毁,另一方面,希特勒一般是通过口头将命令下达给助手。但如今,这封信恰恰证实了他自始至终就是杀害犹太人的罪魁祸首。”

维森塔尔在一次演讲中曾说道:“(当时的)世界低估了希特勒和纳粹政权,这导致了悲剧性的结果。我们越是全面地以史为鉴,我们就能越早地抵挡这样的诱惑。如果我们遗忘、压制甚至篡改历史,过去的悲剧就会一再上演。”

追捕:德国彻查纳粹战犯踪迹

今年4月中旬,西蒙·维森塔尔中心耶路撒冷分部发布一份关于纳粹战犯调查与审讯的最新报告称,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过去一年时间里,有超过36个国家参与了纳粹战犯追查工作,其中德国由于实施了新的司法规定,在这一工作上取得了很大进展。

上述报告的主笔、西蒙·维森塔尔中心耶路撒冷分部负责人祖诺夫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战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问卷调查结果曾显示,超过一半的德国人反对将纳粹战犯绳之以法。但如今,整个德国社会对待纳粹历史的态度已更具批判性,德国司法机构在最近几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也与大家对第三帝国普遍看法的改变有关。

德国州司法管理局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以下称中央办公室)由德国各个联邦州的司法部门共同倡议产生,并于1958年正式成立,专门对犯下谋杀罪行的纳粹成员进行搜查工作。中央办公室副主任托马斯·威尔告诉本报记者:“德国的法律规定,谋杀罪没有时效。也就是说,一旦犯下谋杀罪行,就永远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57年过去,他们的追查工作从未停止,各个州政府多年来也一直在提供资金支持。

很多纳粹成员为逃避罪责,战后逃往了国外。约翰·德米扬鲁克曾在索比堡灭绝营当看守,战后移民到美国,在汽车工厂工作至退休。1986年,他被引渡到以色列接受审判,但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回美国。此后,中央办公室开始针对他收集大量资料和人证物证,证明他在索比堡灭绝营期间,参与了2.79万宗谋杀罪行,并将证据转交给相关的德国地方检察院。2009年,德米扬鲁克被引渡到德国慕尼黑接受调查、审判,两年后被判处5年监禁。

“截至2013年底,我们一共追查到了30名前奥斯维辛集中营看守,并将证据移交给检察院。这30项立案调查中,还有11项没有结案,其中3项正在准备起诉过程中。今年4月21日,关于其中一名纳粹看守的审判,由德国汉诺威检察院在吕讷堡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然而,搜索证据的过程并不轻松。威尔表示,中央办公室成立之初,很多个人和社会团体都会主动提供很多线索,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的亲历者大多年事已高或不在人世,主动发来的线索也越来越少。“去年我们决定,主动到国外去搜集资料和线索,查找逍遥法外的战争罪犯。”由于大部分罪犯都会隐姓埋名,因此加大了搜索的难度。“二战结束后,有约4万名德国纳粹成员在苏联被判为战争罪犯。因此,我赶到俄罗斯,去调查当时的记录,并成功看到了6000名纳粹战犯的审判记录。其中有800人犯下了谋杀罪行,并且有明确的姓名记载。随后我们对这800人展开调查,最终确认有50人尚在人世,并针对他们逐一展开证据搜集工作。”

铭记:追捕是防止重演同样的人间惨剧

时至今日,二战结束已70载,追踪纳粹战犯成为一项“与时间赛跑”的任务。维森塔尔、海尔和祖诺夫都认为,“务必继续追捕在世的纳粹战犯,让他们为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承担责任”。

自2013年7月起,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发起“最后时机”大规模追捕行动,通过在德国等多个欧洲国家的海报宣传获得民众的情报协助,并提供了最高额为2.5万欧元的悬赏奖金。祖诺夫认为,由于德国司法机构曾经的失职行为才造成现在时间紧迫,而今的海报活动是明智之举。

一直以来,经常有人问维森塔尔追捕纳粹分子的动力和目的是什么。维森塔尔有一句名言:“自由从来不是来自天堂的礼物,我们每一天都必须为之而努力。”他曾表示:“能不能找到所有的纳粹战犯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寻找他们。为何这样做?因为只有不断追捕他们,才能使得他们无法过上正常生活,因为他们无时无刻都得担心会有人敲门来逮捕他们。这是伸张正义的一种方式。”

海尔对此非常认同,他激动地对记者说:“我们将追到天涯海角,追到最后一名纳粹战犯呼吸停止那一刻。”海尔说,坚持追捕的最主要意义在于,“要通过追捕提醒世人,不要再让如此可怕的历史重演,防止重演同样的人间惨剧。” 

(责编:曾伟、盛卉)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