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抗战英烈曹世范:抗日英雄之“单手神兵”

2015年05月11日10:36    来源:中国军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抗战英烈曹世范:抗日英雄之“单手神兵”

曹世范。

  曹世范。

  曹世范,1924年出生于山东省寿光县曹家辛一贫苦农民之家。父亲曹仲杰是个羊倌,半辈子上才娶了个媳妇,生下了曹世范。为了以后日子过得顺当,曹仲杰就给他起了乳名叫“顺子”。

  然而,穷人的日子有几个顺当呢?曹世范是在苦水中长大的,艰辛的岁月养成了曹世范顽强骠悍的性格。他憎恨有钱人家的孩子,仗势欺人,每当穷人的孩子受欺负时,他就出来打抱不平。

  日本鬼子来了,到处杀人放火,曹仲杰放羊的营生也干不成了,从沾化县回到了老家。偏偏这年又遇上海潮,土地全部被海水吞没,啥也不能种。二伯把曹世范送到曹仲杰面前,颤颤巍巍地说:“兄弟啊,这年头不好,你还是把孩子领回吧!”就这样曹世范又回到了父亲的身边。父亲白天串村讨饭,晚上帮人家干活。这时的曹世范就开始单独拖根棍子上门乞讨了。

  1940年的一天,天已黄昏,曹世范出去讨饭还没有回来,父亲非常焦急,不时到村口张望,是不是又被土匪张景月那些坏蛋们抓去了?因为有好几次曹世范回来得很晚,就是被那些坏蛋们抓去打骂一顿才放回来的。这次果然不出所料,曹世范又被匪军抓去了。

  原来,16岁的曹世范在讨饭的时候,碰上了张景月的匪兵,硬说他是“八路密探”,一面鞭打,一面叫他招供。一个讨饭的孩子有什么供可招呢,于是皮鞭“啪、啪”的连续抽在曹世范身上,曹世范昏了过去。

  当他清醒过来后,身上已是密密麻麻的鞭痕,疼痛难忍,但他没有哭。他用忿恨的眼光望着那些匪兵,想和他们拼命,身子却站不起来,何况还有乌黑的枪口正对着他……。

  曹世范紧皱着眉头苦苦地思索:一个穷要饭的孩子,为什么被说成八路密探而受鞭打?八路军是什么人呢?坏蛋们就是因为有枪,才敢对穷人这般凶狠,啥时候我也能拿支枪跟他们拼,给穷人出口气就好了。

  曹仲杰到处央求乡亲们救救儿子。房东大娘好歹串通了几个老人,凑点钱,总算把曹世范保出来了。几天后曹世范拖着受伤无力的身体从家中出走。一天夜里,一个陌生人来到曹仲杰屋里,告诉他说顺子当了兵,就住在不远的牛头镇,而且还起了名字叫曹世范。第二天,老人怀着急切的心情,跑了20多里路来到牛头镇探望儿子。

  父亲看着子弟兵一张张亲切的面孔,像一家人一样团聚在一起,想想过去的苦难岁月,他觉得孩子走的是一条正道。他没有过多的话嘱咐儿子,只是说:“好好干吧,为咱穷人争口气!”顺子回答:“爹!你放心吧,不打走鬼子和汉奸我决不回家……”。

  曹世范参军后,被编入鲁中一团青年队。他年龄虽小,但每次战斗都表现得非常勇敢。在大柏山战斗中,他跟着老战士反复几次冲锋,击毙了三个鬼子,缴获了三支步枪。经过首长同意,他扛上了自己夺来的枪,戴上缴获的钢盔,穿上缴获的皮鞋,非常高兴。这次战斗后,他被编入鲁中一团一营三连当战士。

  一个黑夜,部队攻打北阴村,我军潜伏在一个宽阔的平原上。敌人的灯光来回照着,围子墙很难接近,一旦暴露目标,部队就会被动挨打。这时,曹世范早就憋不住了,焦急地看着副连长。副连长用严肃的目光制止他。不久,右侧三连的枪声响了,敌人的灯光转移了方向。这时,副连长一声令下,曹世范拉了把身边的小陈,像离弦的箭窜到全连的最前面,一齐跳出壕沟。就在这时,后面的部队却被敌人的机枪封锁在离壕沟不远的地方。

  为了给部队冲锋开路,曹世范拼命向围子墙上扔手榴弹,四个榴弹扔完了,一道道浓烟从围子里升起。部队在手榴弹爆炸声中冲上了围墙。当曹世范又从小陈那里要过一颗手榴弹扔进去时,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左手掌,穿了个大窟窿,血直往外流。

  曹世范这次负伤较重,三个月后才伤愈出院回到部队。参军还不到一年,就负伤残废,曹世范心中很难过,他非常担心叫他离开部队。果然,回到营里,教导员亲切地跟他谈话,动员他和七班长到生产基地去种菜。

  “不!叫我种菜我就开小差!”

  “开小差上哪?”教导员笑着问。

  “回三连!”

  “下连你又不能扛枪……”

  “不能扛枪还能打手榴弹?”

  领导上根据曹世范平时的表现,看他那股倔强劲,又决定调他去侦察队试试看。谁也没想到他竟成了一个出色的侦察兵。几年来他一只手拎着匣子枪,机动灵活地在敌人眼皮底下转来转去,完成了许多艰险的任务。

  由于曹世范的顽强勇敢,1943年被分配到鲁中一团一营二连当副班长,并在这年的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便由一个苦大仇深的农民成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1944年夏天的一个夜里,曹世范带领战士张成利到昌乐县南部侦察。拂晓前,他俩潜伏在一个离敌人据点不到三里的于家岭村。村长表面上对他俩应付招待,但暗地里却派人到营子据点报告了敌人。天明后他俩刚吃早饭,有一个伪称“新四团”的人来找八路军联系。曹世范机警地握着枪,来人见势不妙,话没说完转身就跑了。情况紧急,曹世范从墙头上了望,只见西岭上敌人的散兵在蠕动,北沟里的敌人时隐时现。他俩刚回到屋内,东墙上已伸出十几条枪筒了,他俩被包围了。

  “屋里的是哪一部分?”墙外有人喊。

  “胡团的,自己人。”曹世范欺骗敌人说。

  敌人被他的话懵住了,一时拿不定主意,便从墙头上伸出头来往里瞧。曹世范趁机向一个当官的“当、当”开了两枪,敌人马上敌作一团。曹世范把屋门一关,和张成利迅速跳出后窗突围。他用一只手飞快地翻越一道道墙头。

  他俩来到北门,北沟里的敌人打来一阵排枪。再向东突,东坡的敌人也开始射击了。曹世范用牙啃开手榴弹盖,咬着弦,“嗖”地一声摔出去。借着手榴弹爆炸后的黑烟他俩跑开了。

  从早晨开始,到午后2点,七八个钟头过去了,曹世范和负伤的张成利都精疲力尽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和敌人磨拖,争取时间就是胜利。

  他俩翻墙跨院,每到一院就把墙打通,把门关上。敌人打进来,他们就转入另一个院子。就这样,他们和敌人一直磨到了下午5点。

  一百七八十个伪军,在这个小小的村庄里,用了十几个钟头,没有抓到一只手的曹世范和挂了花的张成利,却白白丢下了几具尸体。敌人气疯了。他们抓不着八路军于是就放起火来。

  曹世范两人,这时隐蔽在村子西南角的一座院子里。四面的火烧起来。院内一片通红。严峻的时刻到了,曹世范和张成利清点了一下子弹,还有15发。他们商量着:如果敌人冲进来,靠近了再打,要准备战斗到最后一息。

  火,趁着风势的蔓延,敌人在街上嚎叫。曹世范悄悄地从墙头上向外张望,只见敌人一面在喊叫,一面向村外集合,原来敌人准备撤退了。

  当敌人一无所获,架着伤号、拖着尸体撤退后,曹世范搀着张成利从容地向潍河南岸根据地走去。

  1944年7月16日,鲁中军区首长设宴招待了曹世范,祝贺他单手战胜两连伪军的胜利。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称他是“单手战斗英雄”。7月26日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罗舜初还联合发出慰问信,慰问曹世范,并号召全军向曹世范学习。8月,山东军区授予他“一等战斗英雄”称号。

  “二曹大闹蒙阴城”也是曹世范许许多多战斗故事中被人们广为传颂的一个。

  1945年春,继解放沂水、营县、郯城、泗水后,我军决定解放蒙阴城。

  为了配合部队攻城,曹世范和曹洪洲两奉命潜入城内,首先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在他们的策应下,在城内抓了“舌头”,详细地了解了敌人的情况,同时按预定的时间,炸毁了敌人的一个炮楼。

  这时,城内的敌伪军以为八路军已经攻进了城,就到处打枪,乱作一团。曹洪洲趁着敌人混乱,夹在伪军中跑出了城。他到达团部,将他们侦察的经过和敌人的情况详细地向首长作了汇报,然后说:“曹世范同志还在城里,敌人到处开枪,他会不会……”团长和政委坚信地说:曹世范同志是久经锻练的,他会安全回来的。

  在蒙阴城里的曹世范看到敌人一片慌乱,心想:敌人越乱,对我们越是有利,再捅他几下,让他更乱些。于是,他翻墙越院,走胡同,转小巷,一只手拎着匣子枪,东边打一阵子,西边打一阵子,把敌人搞得晕头转向,惊慌失措,连他们自己人也弄不清,互相射击着。曹世范趁机出了城,安全地返回团部。

  这时,全军发起了猛烈的总攻,曹世范二话没说,又请求参加了爆破队。蒙阴城在一片呐喊冲杀声中,顺利地解放了。

  1945年5月,在昌乐县杏山讨伐张天佐的战斗打响了。这时曹世范已升为副排长。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敌人纷纷溃退。曹世范眼看敌人要跑掉,便把自己的枪交给一班长,空手冲入溃退的敌群,夺下迫击炮一门。就在战斗临近胜利结束的时候,曹世范不幸负了重伤,虽经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于6月23日下午3时光荣牺牲。

  7月3日,鲁中军区政治部、司令部发出讣告,高度评价曹世范的英雄业绩。为纪念这位为人民英勇献身的英雄,鲁中军区发出通令,将昌乐县的杏山命为“世范山”。鲁中军区所属部队隆重召开了追悼大会。鲁中一团公葬曹世范烈士,并在临沂县城为烈士树碑建冢,1965年5月,寿光县人民委员会将烈士遗骨迁葬寿光县革命烈士陵园,中共寿光县和县人委为烈士建立了纪念碑,碑上刻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壮烈可嘉”。

(责编:曾伟、盛卉)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