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回首二战:纳粹德军困兽犹斗

2015年05月08日14:10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回首二战:纳粹德军困兽犹斗

希特勒与德军高级将领研究阿登战役作战部署

希特勒与德军高级将领研究阿登战役作战部署

                   阿登反攻 纳粹德军困兽犹斗

  1944年秋天,美、英军逼近德国西部边境,多次进攻齐格菲防线受阻。希特勒决心在阿登地区美军薄弱防线上反攻,企图重占比利时的列日和安特卫普,切断美、英军补给线,围歼其主力,从而迫使英美与德国单独媾和。德军参战兵力为23个师,约20万人,美、英有24个师60万人参战。在此次战役中德军损失8.2万人,盟军损失7.7万人。德军的这次反攻虽使盟军遭受重大损失,但严重削弱了它在西线的防御力量和东线的机动兵力,加速了德国的失败。

  德国在阿登进攻的失败,意味着德国领导集团妄想在西欧取得决定性军事胜利的冒险企图遭到破产,意味着他们迫使美英政府拒绝同苏联就彻底打败德国进行军事政治合作的计谋完全落空。

  2005年4月4日下午两点,记者如约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市郊的一个小镇上见到了比利时战争逃亡者国家联合会主席亨利·布朗戴尔先生,这位1923年出生在比利时瓦隆地区瓦雷市一个军人家庭的老人尽管已是82岁高龄,但依然精力旺盛。作为联合会的主席,他经常为会务奔忙,同时,作为二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布朗戴尔先生常应邀到学校演讲。他的父亲就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在21岁时升任上尉。布朗戴尔先生到现在还记得,战争时期全家在聚餐时的祝酒辞通常是— ——“打垮最后一个德国鬼子”。

  至今难忘1944年圣诞节

  1942年底,布朗戴尔和哥哥雷昂成为了英国皇家空军的学员。布朗戴尔在加拿大接受空军飞行员的训练后重新返回英国,作为一名“喷火”战斗机的飞行员参加了英国皇家空军349飞行中队,并于当天到法国卡昂基地服役。

  布朗戴尔先生回忆说,自己至今难忘1944年的那个圣诞节。1944年秋天,盟军从东西南三面向德国本土逼近,纳粹德国面临绝境。为扭转这一局面,德国人在比利时阿登地区发动了“阿登战役”,集中优势兵力,以迅速突破盟军在阿登山区的防线,强度马斯河,夺取北部盟军的供给港口安特卫普。这是希特勒在欧洲西线战场的最后一次攻势。

  “阿登战役”开始的时候,布朗戴尔所在的349空军中队正驻扎在B65地区,这是当时比利时马尔德海姆市的代码。在基地里一些停机库的大门上,还有意大利占领军留下的字迹。由于气候恶劣,为了保护空军力量,12月11日至23日期间他们的空军中队没有执行过一次任务,而盟军在比利时巴斯托涅一侧的处境却非常凶险。 25日一早,布朗戴尔和同伴们在参加完圣·杰克教堂的圣诞弥撒后,匆匆吃了早饭,便动身返回基地。刚刚到达他们便被集中起来,执行了他们在二战中最长的一次飞行任务。那一天天寒地冻,“喷火”战斗机里没有取暖设备,为了保温,飞行员手上都戴着三副手套,脚上在很厚的毛袜子外面还穿着羊毛里的长靴。尽管这样也无济于事,机舱里还是寒冷刺骨,呼出的水汽在氧气面罩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们整整在一千米的高空巡逻了2小时15分钟!

  德国飞机开始进攻了

  1945年1月1日上午9点钟左右,布朗戴尔突然听见有机枪扫射的声音。军官食堂前有人在用手枪向空中开枪,德国飞机开始进攻了!

  所有的人开始迅速地穿衣服,布朗戴尔连睡衣都没来得及脱就套上了飞行服。此时飞行中队的指挥官开着吉普从街上经过,向大家喊着:“迅速到场地集合。”队员们立即冲上他的车。场地上遍地积雪,到处都是浓烟。就在队员们发动引擎的时候,德国人的飞机又来了,不断地在他们上空盘旋,场地上的所有飞机都在他们的射程之内,好在他们已经没有弹药了,这时候只是为了清点战果。

  德国人的这次突袭给英军造成了不小的破坏,但德国人的损失更加惨重,250架战斗机连人带机一起坠毁,其中一部分是被他们自己的火力击落的,在丧生的250人中,有些是德国仅剩的有经验的飞行员,有些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相比之下,盟军的损失要小得多,被毁的飞机很快便被补足,而德军却面临着彻底的崩溃。

  1945年1月8日,布朗戴尔和同伴们奉命轰炸德军的齐格菲防线。为了避开火力集中的地区,布朗戴尔和同伴们的战斗机向高空攀升,但离地面越远,炮弹的火力就越强,黑色的炮弹嗖嗖地在他们的机身边飞过。队长的飞机已经被击落,死亡的恐惧将布朗戴尔紧紧扼住,他来不及多想,只有不断向一切能看得见的移动的物体射击。

  次日凌晨,德国人的防线彻底被击垮了,被炸毁的装甲车、翻倒在壕沟里的卡车四处可见。德军的卡车司机们一见到战斗机的影子就会弃车逃跑,但有个司机跳下车后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逃进路边的树丛或壕沟里,而是向公路方向跑去,正在执行飞行任务的布朗戴尔见状,未加思索便扣动扳机把他打死了。

  为保卫家园而战斗 布朗戴尔先生现在回忆起以前的军旅生活时总是说,战争不是他们能够选择的,德国人侵占了他们的国家,他们有责任保卫自己的家园。战争让他失去了很多东西,如果没有战争,他应当能够上很好的大学,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战争来了,他只有义无返顾地为祖国而战。布朗戴尔深情地说:“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大家应当和平相处,让过去的事情成为过去。不过,如果再有人侵略我们的国家,我一定会让自己的孩子继续去战斗。人都要保卫自己热爱的东西,这是天性,更是责任。”

  坦克成为城市符号

  2005年4月2日,当我们采访组抵达阿登战役的中心巴斯托涅时已是晚上12时。尽管整座城镇被夜幕笼罩着,街上已鲜有行人,但我们还是一下子就发现了战争在这里留下的遗迹。车子经过中心广场,陈设在一侧的两辆盟军坦克首先闯入了我们的视线,在这里“驻扎”了60年后,如今它们早已成了巴斯托涅标志性的城市符号,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第二天一早,我们上街做随机访问。让人吃惊的是,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甚至是刚刚到这座城市几个小时的旅游者,都能给你讲上一段当年阿登战役的历史。

  “当时母亲带我躲到了外地亲戚家,所以并没有目睹到战斗的惨烈。可是等我半年后回来,我发现我们家周围原来成片成片的森林都被炮火炸平了,只剩下低矮的灌木还残存着,足见当时双方的火力有多密集。”70岁的塞尔弗特是巴斯托涅的老居民,正牵着他的斑点狗在中心广场散步,当他向我们一边讲述这番话时一边拍着身边的坦克炮筒。

  色当郊外的德军公墓坐落在一片青草蔓蔓的山坡上,一排排黑色大理石墓碑静静地躺在山坳中,一眼望不到边。这里埋葬着4000多名德军官兵。在阿登战役中,德军死亡人数超过了10万人,而美军也有超过8万人的伤亡。采访时,我们正好碰到了一家前来扫墓的德国家庭,他们是第一次穿过国境线到法国的领土上来凭吊自己的亲人。走在中间的是死者的女儿,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她将手中的一捧鲜花放在墓前后就静静地坐在那里,长时间地陷入了遐思。

  在巴斯托涅战争博物馆,我们看到了当年德军假扮成美国人实施“麒麟行动”时所穿的盟军制服,这些制服都是德军从他们的俘虏身上得到的。为了保证进攻能够出奇制胜,希特勒在“麒麟行动”中,从德军中挑选了800名能讲流利英语的士兵换上英美制服,开着吉普车深入到盟军后方制造尽可能大的破坏。仅仅3天,“麒麟行动”就给盟军制造了极大的麻烦,尽管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很快被美军抓获并处死。整个盟军的通讯线上流言四起,人心惶惶。美军认为的德军实力比实际多出了几倍。整个阿登盟军都建起了路障,阻止并质问每辆车上的人,原本30分钟的路程至少需要4个小时。这让盟军在战役初期行动迟缓。除此之外,博物馆里还有当年关于战争的各种收藏,如美国的M3型半履带军车、德制的无线电发报机、印有纳粹标记的工事麻袋、士兵用的饭盒和水壶,以及各种机枪、步枪、小型火炮、地雷、手榴弹等等。据博物馆负责人向我们介绍,这些战争收藏品来自三个途径,一是民间的捐赠,二是考古发现,包括直到现在还经常能在阿登地区发现60年前的战争文物。除此之外,对于一些有特别价值的文物他们也会花钱购买。

这辆坦克已经在这里“驻扎”了60年

这辆坦克已经在这里“驻扎”了60年

(责编:曾伟、盛卉)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