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你不知道的抗战故事

跟朱总司令打过篮球 日本八路的抗战记忆

曹鹏程

2015年05月07日16:37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跟朱总司令打过篮球 日本八路的抗战记忆

  前田光繁

  在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应被忘记:他们来自当时的敌国———日本,有的是坚信真理的无产阶级战士,有的曾是顽固的军国主义青年,有的还曾是凶残的日本兵。最后,他们却都以抗日义举创造了一段“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前田光繁就是他们中最早成为“八路”的日本人之一。在东京赤坂的一处住宅楼里,本报记者见到了前田光繁。老人清瘦矍铄,虽然已经89岁了,但是依然双目炯炯有神,一头银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我就是第一个日本八路”,老人一边打开一包新买的点心,一边向记者讲述那段尘封许久的抗战记忆。

  ■被俘受到优待

  没到中国之前,与许多天真的日本年轻人一样,前田也曾经对军国主义深信不疑。当了一年海军士兵之后,前田托人进入“满铁公司”来到中国沈阳。1938年7月29日,前田被派往河北省南部一个叫双庙的村子监督采石。当晚,在村公所里,从睡梦中惊醒的前田发现自己被捆,嘴里插着一支冰冷的枪管———他被八路军游击队俘虏了。

  被俘后,前田觉得自己死定了。因为,此前日军一直宣传“如果被八路军抓住就会被打死”。然而令他奇怪的是,八路军没有打死他,却向他出示了一份优待俘虏的文件;更令他奇怪的是,八路军自己走路,却让他坐牛车、马车;八路军自己吃小米,却给他吃大米饭、炒鸡蛋、猪肉和青菜;在八路军总部———山西武乡县王家峪村,他碰到了同样被保护得很好的俘虏小林和冈田,他们在这里第一次开始看书———日本马克思主义学家河上肇的《第二贫困物语》、早川二郎的《唯物辩证法》和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前田说,当时其实已经有点开窍了,但是看到八路军的武器无非是旧步枪、毛瑟枪,再加上几挺机枪,实在不相信他们能打败日本,同时还顽固地认为“皇军是来帮助中国的”。

  最终的觉醒发生在一次巡视前线的过程中。前田在一个村子里看到房子几乎全被烧光,一家五口惨遭杀害,活生生的事实让他浑身颤抖,充满着“被欺骗的愤怒和愧对被害者的内疚”。而当幸存村民得知他是日本人时,目光立刻充满了憎恨和仇视,要不是八路军指战员的拼命劝说,他差点死在村民的枪口下。前田此刻才真正认识到:俘虏他的人,是因为身为八路军才强忍怒火没有开枪杀死他。而面对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行,中国人的反抗是天经地义的。

  ■走上抗日之路

  1939年1月2日,22岁的前田迎来了第二次人生。这一天,八路军前线总司令部在晋东南根据地欢度新年。汽灯刚刚点起,3个年轻人忽然登上舞台,主持人介绍说,“他们是杉本一夫(前田被俘后所用名字)、小林武夫、冈田义雄,是日本同志。”3人当着1000多名官兵的面发表了参军声明。前田至今还记得坐在前排的朱德总司令立刻站起来与他们握手,热烈欢迎他们的加入;也记得他当时的豪言壮语:“军部和政府会骂我们是叛徒和卖国贼,但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也是我们的光荣。因为我们所走的道路是真正正义的道路,是符合日本国家和民族利益的。”而此时,台下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声。

  日本八路除了少部分人拿起枪奔赴前线外,其余大多数人在后方劝降日本士兵,他们要么散发传单和慰问袋,要么用电话和扩音器直接喊话。前田也加入其中。1939年11月7日,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觉醒联盟”在山西辽县(即现在的左权县)麻田镇成立,随后反战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战场。这些组织后来合并成在华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到抗战胜利为止,解放联盟盟员已达1000余人。1941年5月,延安建立起了日本工农学校,先后有近500名日军战俘在这里学习,他们后来都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以及日本人在华的反战组织,有些人还在战斗中牺牲。那几年,前田一直在联盟总部工作,并兼任工农学校的干部。讲到这里,前田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包袱皮,里面是他收集的各种书籍、照片和中国朋友赠给他的字画。其中有一本叫《社会科学基础知识》,就是日本学生在延安学习的听课笔记。翻看照片的时候,前田特别有精神,回忆起来滔滔不绝:在山西,与朱总司令在篮球场上你争我夺;老罗(罗瑞卿)在他生病时带来了奇缺的奎宁针;赴延安前,老罗和左权将军在大院里为他饯行;在延安的窑洞前纺线、在宝塔山上开荒、在延河水中洗澡;亲自接待毛主席和周副主席观看他们的话剧《岛田上等兵》;学员伙食有羊肉、猪肉、粉条、豆腐、白面馒头、面条,而八路军的领袖们却天天吃小米饭……。

  ■半生心系中国

  当记者问及前田抗战经历中最难忘的事情时,他说,那是1945年8月15日夜里,当得知日本投降的消息后,两百多名日本学员跳出被窝,冲到操场上,欢呼雀跃,流泪拥抱。战后,解放联盟自行解散,半数日本人回国,而前田则选择留下来继续支援八路军的工作。他曾急行军赶赴东北,帮助遣返大约200万日军和日本侨民,还曾动员原日本航空教练队的成员支援我军第一个航校———东北航空学校,并亲自担任学校政治指导员。

  1958年,前田终于和在航空学校相识的妻子一起回到了日本。京都的老家已在战火中焚毁,他准备到东京找工作。然而,因为在中国工作多年,又担任过领导职务,前田经常被跟踪调查,以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靠打工维持家用。他干得最长的工作是锅炉工,一直到80多岁才退休。而他妻子在记者采访时还在外边打工!虽然生活清苦,老人却从不放过任何机会参加集会讲述日军的侵略罪行和八路军的人道主义。他还在锅炉房里给左翼报刊写了许多文章。

  时光荏苒,逝者如斯。二战结束已经60年了,当年22岁的第一位日本八路已成耄耋老人。中日邦交正常化后,老人两次回到延安,每次都欣喜万分而泪流满面。其间,黄华曾赠给老人一幅手迹,上书“度尽劫波兄弟在,相见一笑泯恩仇”,道出了前田老人的心声。今年8月,他刚刚到中国参加了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月底还要和儿子一起再来中国。老人最后告诉记者,八路军是举世无双的军队,一旦加入就会为他的作风所感动,再也不愿离开。加入八路军,是他一生最英明的决定。有生之年,他还将继续向中日两国年轻人讲述自己特殊的一生。

  《环球时报》 2005年08月29日 第八版

(责编:张迎雪(实习生)、曾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