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政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评论

对所有纳粹分子都须绳之以法

柴野

2015年05月05日13:07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对所有纳粹分子都须绳之以法

  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曾在纳粹集中营迫害过犹太人的又一名罪犯被送上法庭。4月21日,德国吕内堡法院开庭审理前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狱卒格罗宁案件,其涉嫌罪名是参与纳粹对30多万名犹太人的大屠杀。

  从2011年德国对前奥斯维辛狱卒德米扬尤克的审判和定罪开始,德国司法体系发生了重大转变:只要参与过对犹太人的迫害就有罪,就要受到制裁。此前,德国法庭认为,只有确凿证据证明被告犯有杀人罪才判刑。

  格罗宁生于1921年6月10日。1942年,他作为党卫军队员被派往奥斯威辛集中营担任会计,负责管理囚徒的钱财、首饰以及整理被杀犹太人的遗物,当收缴一定数量后就送往纳粹总部柏林,被德国媒体称为“奥斯维辛会计”。在1944年5月的“匈牙利行动”中,纳粹抓捕了42.5万名匈牙利犹太人,这些人乘坐137列列车被押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其中至少30万人被立即送进毒气室处死。现年81岁,生活在美国的爱娃·科尔在给本报记者的邮件中写道,1944年5月,她与双胞胎姐妹和父母5人从布达佩斯被抓到奥斯维辛集中营,一进集中营就听到士兵的呐喊声、狼狗的狂吠声以及大人孩子们撕心裂肺的哭叫声。父母和一个姐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与爱娃告别,就被关进毒气室杀害。爱娃亲眼看到,纳粹士兵将父母身上的金项链和金手镯抢走。

  检察院的起诉书指出,在大批犹太人被从匈牙利运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时,格罗宁也在站台值勤。格罗宁看到,这些犹太人被分成“有劳动能力”和“无用”两类。他知道,被列入“无用”队列的人将会被直接送到毒气室。格罗宁的任务是,收集被押送走的囚徒们留下的行李。格本人承认,“1943年1月的一个夜晚,我第一次看到犹太人被毒气毒死。我听见煤气室的门被关上时人们惊恐的叫喊声”。他说:“到我这个年龄的人,随时可能都会去见上帝,我有义务说出我经历的事情。我要告诉大家,我看到了焚烧炉。”

  上百页的起诉书指控说,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唯一目的就是谋杀,被告人帮助纳粹集中营获得经济效益,支持了系统的杀戮,维护了种族灭绝机器的运行。60多个附带起诉人将在审判程序中作陈述,7月底法院将作出最终判决。

  德国从1958年起就在路德维希堡建立了专门机构,负责对纳粹罪行的调查工作。但由于当时的法律规定,每一个作案人的行为都必须得到足够证明才能对其定罪。因此约7000名曾在纳粹集中营中任职的纳粹党徒,只有43人被告上法庭,其中9人被判终身监禁,20人获有期徒刑,10人被判无罪。

  2011年,德国法院对前奥斯维辛狱卒德米扬尤克定了罪。德米扬尤克在战后移居美国,最后被美国遣返回德国。虽然未能证明他直接参与屠杀犹太人,但作为集中营的看守,德米扬尤克间接帮助纳粹屠杀了28万多名犹太人,德法庭最后判其犯有杀害犹太人同谋罪。2015年2月,德国北部城市施威林法院对一名现年94岁的前纳粹分子进行审判,指控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作卫生员时,协助谋杀了至少3681条人命。

  被告格罗宁当庭发表个人声明,承认有道德上的责任。但他辩解说,“我没有杀过一个人。我只是灭绝机器中的一个微小齿轮”。而起诉书则认为,正是由于这些人在集中营里的工作支持了大屠杀的运作,因此无论被告是直接还是间接参与了杀人行为,只要在集中营工作过,就可治罪。

  (本报柏林5月2日电 本报驻柏林记者 柴 野)

(责编:张迎雪(实习生)、曾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