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變好了、社會穩定了、新疆越來越美了!

【新時代·幸福美麗新邊疆】赴一場天山的邀約 繪一幅新時代大美新疆的畫卷

柴哲彬 王欲然 邸敬元

2019年07月19日08:15  來源:人民網-時政頻道
 

六月的新疆,天山雲雪仍未散,山下已是彩裙飄。比美景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新時代的春風中,這場發生在祖國西北角的滄桑巨變。

霍城縣的薰衣草映成紫色花海,點綴著喀納斯的山青水綠﹔霍爾果斯口岸往來的貨車,載著琳琅滿目的中外商品﹔塔城市哈爾墩社區一派“紅火”,各族人民載歌載舞共享“百家宴”﹔夜幕下,烏魯木齊國際大巴扎的觀光塔用暖光點亮“我愛你中國”……你若親自站在這裡,也定會被眼前這個欣欣向榮的新疆,帶來的生機與活力所震撼。

這種震撼,來自於新疆面貌的煥然一新,和各族人民幸福感的自然流露。

近年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引領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帶領全區各族黨員干部,與2500萬新疆兒女及19個發達省市的援疆干部們一同匯聚天山南北,行固本之舉、建久安之勢、筑牢長治之基。

“歡迎多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用自己所見、所聞、所感把一個客觀真實、繁榮穩定、幸福美麗的新疆介紹給世人。”今年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疆代表團開放日上,全國人大代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曾向全國人民發出這樣一份來自天山的邀約。

於是,我們赴約而來。參加“新時代·幸福美麗新邊疆·新疆是個好地方”網絡主題採訪活動的媒體記者們,在6天的時間裡深入基層,見証了新疆改革發展、民生改善、民族團結等方面的新成果,也記錄下這片神奇土地上的美好故事。

架起“民心橋” 民生改善增添新福祉

從“塞外江南”伊寧市出發,大巴車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駛兩個小時后,停泊在尼勒克縣加哈烏拉斯台鄉庫克拜村一處民房前。

69歲的當地農戶孜葉肯·哈力哈拜站在家門前揮手迎接記者們的到來。由於語言不通,庫克拜村唯一的漢族“村民”、黨支部書記李金生充當翻譯,協助“老大姐”孜葉肯·哈力哈拜告訴記者:“她說,感謝你們不遠千裡來了解我們的生活,快進屋坐下,嘗嘗咱家自制的酸奶。”

走進屋內,白淨的牆壁上挂著五顏六色的柯賽繡,桌子上擺著各式各樣的水果及哈薩克族特有的糕點。孜葉肯·哈力哈拜坐在一旁,熱情地招呼著客人們享用食物。“你們辛苦了,路上還好走吧?”李金生打開話匣子,想當初這條路走起來可是千辛萬苦。

李金生作為縣下派干部,六年前首次到庫克拜村了解民情時,騎著馬轉了三個小時才找到孜葉肯·哈力哈拜大姐家。那個時候村裡沒有路,農戶們信息閉塞,住的房子也是70、80年代的土坯房。村裡沒有自來水,人畜共用村旁三條河溝水。到了春季,河溝裡散發出惡臭。最要命的是,從村口走到最近的公路旁還要跨過一條小河。冬季時,農戶們要牽著馬在冰面上前行。春夏時,冰面融化后河水水位暴漲,甚至淹到了馬脖子處。

“一次村裡臨產的孕婦因無法跨過這條小河而失去了生命。”憶道此處,李金生有些哽咽。但他馬上又揚起了頭說,“我當時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村裡通了路。”從那時起,原本隻下派一年的他,一直干到了現在。

時間飛逝,抓不住過往。但現如今村裡煥然一新的面貌,卻記錄了時光變遷。2015年,村裡的路修好了,農戶們串起門來方便多了,感情也愈發深厚。2016年,村裡的路和公路打通了,縣政府在原來的小河上架了座橋,並命名為“民心橋”。

路通了,村子裡有了生機,農戶們擼起袖子用雙手改變命運。李金生直起了腰板,盤算起來。

“咱就說桌上這些水果、糕點,放在之前是不可能擺滿的。村裡通了路,自來水和電也跟著通了。現在村民們想買點啥吃,一個電話沒多久就能送來。農戶家養的牛羊也能搭著車賣到鄉裡、縣裡。”說完桌上的食物,李金生又指向大姐孜葉肯·哈力哈拜說道,“她現在也是村裡的明星了,縣裡頭搶著買她自制的酸奶。”聽到夸獎的孜葉肯·哈力哈拜連忙讓女兒翻譯,告訴客人們,“我現在大大小小一共養了600多隻羊,收入越來越好。”

從2016年起,庫克拜村村民的生活有了穩步提升,人均收入從2014年6850元,增長到2018年10815元。村民的眼界開闊了,買小汽車成了農戶們“炫富”標配。現在村裡車輛大小約有70輛,而在2014年這一數字還是零。農戶們的改變李金生如數家珍,但面對記者提出的“什麼時候能回家陪孩子?”的問題時,他擺了擺手說:“村裡人都把我當自家人對待,我更該為他們多做些事兒。這不今年村裡又有5個小伙子要到江蘇省的一家電子企業務工了。”李金生和鄉政府、縣政府跑斷腿、磨破嘴,聯系到江蘇省的兩家民營企業,讓村裡的年輕人到外務工。

“我的兒子就在外面務工,每個月都寄錢回來,我們一家人收入足夠過上好日子。”孜葉肯·哈力哈拜激動地說,“我們能過上好日子,真的要感謝共產黨、感謝政府,謝謝習近平主席的關懷。”她還告訴記者,自己的女兒已經寫完了入黨申請書,希望能盡快加入黨組織。“現在我們村有385戶1436人,黨員已經從我這個光杆司令擴充到41人了。”李金生打趣的說,村子未來的發展還要依靠這些年輕的黨員們,令他們快速成長為繼續帶領村子致富的后備力量。

2014年5月,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在北京召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戰略和全局高度謀劃新疆未來,確定要堅定不移推動新疆更好更快發展,同時發展要落實到改善民生上、落實到惠及當地上……

從那之后,無論是帕米爾高原上的氈房,還是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的農家院落,都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無數個“李金生”。他們扎根天山南北,團結各族群眾,帶頭解決一個個民生難題,帶領一批批“孜葉肯·哈力哈拜”走上致富路。

5年來,新疆不斷落實黨中央治疆方略,把抓基層、打基礎作為建疆興疆的固本之舉。每年選派7萬余名干部組成1萬余個工作隊下沉基層,深入鄉村社區、深入各族群眾,各級駐村工作隊聚焦辦實事好事,實施惠民生項目3.9萬多個,為群眾辦實事好事388萬余件。2014至2018年,新疆累計實現231.47萬人脫貧,貧困發生率由2013年底的19.4%降至2018年底的6.1%。截至2018年底,2018年建設農村公路13606公裡。截至2018年底,實施6335個行政村光纖網絡覆蓋,全區行政村通寬帶率98%,貧困村通寬帶率95%……

採訪結束時,驕陽正當頭。孜葉肯·哈力哈拜家在陽光映襯下變得更加明亮。另一戶村民阿黑哈提·努達吾列提熱情地要為記者們念完自創的詩歌。“柏油馬路直通天山,基礎設施進一步完善。縣城高樓大廈,晝夜霓虹燈不滅。牧民不斷創新,外出打工創收。各個都能創業,到處都能就業。”

鋪就“致富路” 文旅協奏共迎八方客

綠林深處藏曲溪,雲紗縹緲遮青山。身處“人間仙境”喀納斯,竟一時語塞,找不到適合的詞語來描述眼前的景象。遠處雄鷹劃過天際,落在一間氈房頂上抖擻著身子。氈房內傳出悠揚曲聲和陣陣歡笑,引得游客紛紛涌入,一探究竟。

走進挂滿壁畫的氈房,游客們席地而坐,品嘗著身前小桌上擺好的各類奶酪。不一會兒,幾名英俊的青年身著蒙古族服裝,手持樂器走了進來。幾句簡單介紹后,樂隊成員們便彈奏起來。渾厚的皮鼓聲打底,附和著馬頭琴圓潤的音軌,吉他彈指帶動靈巧節奏,呼麥聲時隱時現,配合著主唱富有磁性的嗓音,融匯成一首清耳悅心的歌曲,令游客們沉浸其中,跟著韻律翩翩起舞。

這支名為漢德尕的樂隊連著演唱了幾首歌曲,游客們的興致也愈發濃厚。熱情好客的蒙古族人端來牛奶酒,預示著演出即將結束。“我們每天都要演很多場,能為游客們帶來更好的旅游體驗,我們也很榮幸。”隊長阿木爾達拉說,不少游客都對我們的表演印象深刻,在互聯網上也能找到對樂隊的報道,“我們的微博粉絲雖然還隻有3000多,但有不少人都是沖著看我們的表演來喀納斯的,甚至還有明星來與我們合唱!”

小小的氈房成為了展示當地少數民族文化的大舞台,越來越多的游客除了到此一覽喀納斯的秀美風光外,也開始著重體驗獨具特色的風土人情。2015年,喀納斯景區成立了農牧民合作社,以民俗表演、民宿為發展主線,在當地政府大力幫扶下不斷壯大,成為景區農牧民發展致富的重要途徑。

談起致富,喀納斯蝴蝶山庄老板窩斯盼·馬勒克最有發言權。五年前還是個准牧民的他,每天的生活就是放牛、放羊,偶爾給游客提供騎馬觀光的服務。一次,窩斯盼·馬勒克在和景區內的游客聊天時才了解到“民宿”這個概念。起初,他並不相信搞民宿也能發家致富,但看著身邊的鄰居紛紛蓋起新房、修起了餐廳,他也有些坐不住了。“當時,這個來自北京的游客特意邀請我一起走出去轉轉,考察下民宿。”這一趟下來,窩斯盼·馬勒克的眼界開了。回來后,他下了決心要搞民宿,也正巧趕上當地政府大力推進特色旅游業發展。“當時我們農牧民都是貸款搞民宿,我自己也就能貸個5000元。后來政府幫助我們貸款了20萬元,還說農牧民還不上我們幫助還,你們先把房子建起來。”就這樣,窩斯盼·馬勒克蓋起了10間房,並取名叫做蝴蝶山庄。

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推廣下,蝴蝶山庄很快就迎來了第一批客人。“我印象最深的是個一家三口,他們來了以后選擇了住宿加烤全羊的套餐,吃完了后一家人特別激動的說又便宜又好吃,住宿環境還很好。”窩斯盼·馬勒克回憶道,這一個套餐掙的錢比帶客人騎馬一個星期掙得還多。從那以后,蝴蝶山庄的名氣越來越響亮,窩斯盼·馬勒克以一年收入七八十萬元的記錄成為了全村的致富明星。他還告訴記者,未來十年我還要繼續搞民宿,做大做強。

近年來,喀納斯依托得天獨厚的旅游資源,大力發展全域旅游,並由此探索“旅游+扶貧”模式,積極引導貧困戶參與全域旅游發展之中,借此實現農牧民脫貧並走向富裕。目前,喀納斯風景區有民宿超過230家,為當地農牧民直接提供就業崗位超過1200個。

農牧民們富了,喀納斯景區的人居環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住民宿、看表演,品嘗牛奶酒成了到喀納斯旅游的“標配”。2018年,喀納斯風景區全年接待游客677.9萬人次,與2017年相比增長46.1%,單日接待首次突破10萬人次大關﹔旅游綜合收入41億元、與2017年相比增長42%。

與喀納斯山水相融的民宿相比,霍城縣依托薰衣草種植基地而興的民宿有著另一番風味。

傍晚時分,蘆草溝鎮的薰衣草花海被夕陽鑲上了一層金邊,絢麗奪目。花海中,年輕夫婦在拍攝結婚照,游客們變換著姿勢留下美妙瞬間。

環視四周,爛漫的紫色花海環繞。有著“中國薰衣草之鄉”的霍城縣擁有5.6萬余畝薰衣草種植面積,在當地政府的鼓勵和扶持下,蘆草溝鎮農戶們依托薰衣草這一特色旅游資源,打造了22家民宿、30畝房車宿營地、婚紗攝影景點等多項設施。不少滿懷著文藝、浪漫情懷的游客紛紛“聞香”而來,33歲的湖南姑娘田群芝在這裡找到了心靈的歸宿,選擇留在蘆草溝鎮生活。

“我去年三月到這裡旅游的時候,在半山腰和朋友搭帳篷住。每天落日時,往山下望去好一片妖嬈的紫色花海。當時就心想一定要留在這裡。”看起來文文靜靜的田群芝沒想到做起事來雷厲風行,當年底就在蘆草溝鎮四宮村買下了一處院子,開始打造自己的“薰衣草”民宿。

守著湖南鳳凰古城這樣的旅游寶地不做民宿,非要把寶押在千裡外的霍城縣,田群芝卻這樣解釋:“新疆未來最有發展潛力的就是旅游業,因為這裡的旅游資源太豐富了。我的選擇沒有錯,民宿開張后的三個月就接待了100多旅客,說明這裡的潛力非常大。我下一步還打算在賽裡木湖、喀那峻草原等景點開設自己的民宿。”

“霍城縣是2010年開始,逐步引進、發展薰衣草產業。經過近十年的發展后,霍城縣薰衣草種植規模已經佔到了伊犁河谷的90%以上。” 霍城縣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對本網記者說,除了民宿外,霍城縣出產的薰衣草精油也香飄海內外。據他介紹,霍城縣出產的薰衣草精油品質高於保加利亞,緊隨法國普羅旺斯之后。“我現在可以很自豪的講,按照我們目前趨勢的發展,霍城縣出產的薰衣草精油很快將會成為亞洲第一。”

蓬勃興起的新疆特色旅游產業,不僅令越來越多的游客融入美景、感受別樣風情,更讓哪些追求文藝夢想,憧憬美好生活的人們在這裡找尋到向往的“詩和遠方”。

抱緊“石榴籽” 民族團結唱響共榮曲

夏季的新疆,夜幕會來得晚一些。網約車司機王師傅告訴記者,來了烏魯木齊一定要去大巴扎體驗下。尤其是到了晚上,人們都喜歡在大巴扎裡喝點兒烏蘇啤酒,吃上幾串羊肉串。

王師傅口中的大巴扎意為“集市”,類似於北京王府井步行街,是個集餐飲、娛樂、購物為一體的場所。談起大巴扎安不安全,他笑道:“現在的烏魯木齊是全中國最安全的城市。我們老百姓過日子就圖個平穩,下班到人民廣場跳個舞,開個網約車掙點錢,再去大巴扎裡吃個大盤雞,快活的不得了。誰也不希望有鬧事兒的。”

如今,新疆安全形勢持續向好,連續30個月無暴恐案件。這樣的大好環境得益於新疆持續開展嚴打專項斗爭,有效開展反恐怖主義斗爭和去極端化工作,也是黨政軍警兵民協調聯動,各民族珍視團結,共筑反恐維穩鋼鐵長城的結果。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新疆的問題最長遠的還是民族團結問題。”“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民族團結,像珍視自己的生命一樣珍視民族團結,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自2017年起,隨著“民族團結一家親號”列車開通,走在結對認親路上的干部職工絡繹不絕,先后有112萬干部職工與169萬戶各族基層群眾結成超越血緣的親人,民族團結之花開遍天山南北。

塔城市哈爾墩社區就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做出典范。該社區生活著漢、哈薩克、維吾爾等14個民族的群眾。“百家宴”是這個社區的標志性活動,不管是婚慶、小孩兒滿月還是各民族的傳統節日,社區居民都會端著自家拿手菜擺放在“百人長桌”上一起享用。

夕陽西下,音樂老師道吾然·對山漢彈起手風琴,大伙兒伴隨著的輕快的節奏跳起了舞蹈。這時的你可能來不及咽下對面哈薩克族阿姨夾來的糕點,就會被身后熱情的維吾爾族姑娘拉起身來跳舞。你方唱罷我登場,不同樂器彈奏出各類樂曲,與歡笑聲融為一團,熱鬧非凡。

張長命一家是百家宴的“主力”。他家有成員34人,分別來自回族、俄羅斯族、哈薩克族、維吾爾族、達斡爾族、漢族6個民族組成,每次社區舉辦活動,張長命一家“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為社區鄰居們帶來豐富歌舞表演和美食。張長命家“發言人”大姐夫付明向記者解答維系家族“戰斗力”的主要原因。

“我家老一輩就是漢族和哈薩克族的結合。他們在世時經常教導我們夫妻間要互敬互愛,家庭成員間要彼此尊重對方的風俗習慣。”付明還告訴記者,家裡有一個使用了80年之久的柳木盆,是奶奶一輩傳下來的。小木盆經歷了時間的考驗,也串起了一家人心手相連的情誼,“這個盆裡什麼都能裝,面粉、雞蛋、米……拌在一起能做各種美食,就像家裡的每位成員,融合在一起就是幸福的味道。國家一直倡導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民族關系,就是開啟我家幸福生活的密碼。我們也非常享受將我們家的和諧、幸福的氛圍帶給左鄰右舍。”

張長命一家的幸福生活,只是新疆民族融合的縮影。近年來,新疆廣泛開展民族團結進步教育,推動建立嵌入式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把民族團結貫穿到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各族青少年從小玩在一起、學在一起、成長在一起,營造出穩定和諧的社會氛圍,釋放出巨大的發展潛力。

王師傅就坦言,明顯感覺到這兩年從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來烏魯木齊經商的人越來越多了。而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的繁榮景象印証了王師傅所言。

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是中國與其他國家建立的首個跨境邊境合作中心,也是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區域經貿合作的示范區。合作中心實行“一線放開、二線管理”的監管模式和“境內關外”的優惠政策。兩國公民和第三國公民,無需簽証即可憑護照或出入境通行証等有效証件入出合作中心,進行面對面商貿洽談和商品交易。

合作中心內的聚豐免稅品商城裡人滿為患,顧客們扎堆聚集在韓國化妝品熱賣區,導購們忙得是不亦樂乎。“我們這的商品都是從韓國進口的,化妝品是最暢銷的。”總經理劉賀驕傲的對記者說,在哈方境內聚豐可以算是最有人氣的商城了,商品都是從韓國進口的“網紅”產品,很多顧客都是帶著清單來選購的。

劉賀不是新疆本地人,2015年初到霍爾果斯的他心裡還有些發毛。“當時主要是看這裡的政策好,潛力足。但家裡人還是會擔心安全問題,我自己心裡也沒底兒,”劉賀的顧慮很快被打消。他首先在合作中心中方境內先租了一個20多平方米的小店,主要銷售韓國進口的商品,是合作中心內第一家以銷售韓國商品為主的店面,也因此迎來了不少顧客,“中心內的雇員大多是本地人,來我店裡購物的顧客也是本地人居多。但我覺得他們都很友善,后來好多顧客都成了我這兒的回頭客、老熟人。”

劉賀的生意越做越大,截至今年,他已在合作中心共開設了5家免稅店鋪,1家批發商城。規模最大的一家就是哈方區域內的聚豐免稅品商城,共銷售商品達5萬余種,月銷售額約80萬元,“我的朋友圈擴大了,國內外的企業都拋來合作意向。公司現在除了擁有成熟的線上業務,線下網絡已擴展到哈薩克斯坦、韓國。”

2018年,霍爾果斯口岸進出口貨運量貿易額實現“雙增”,進出口貨運量3574.26萬噸,同比增長23.3%﹔進出口貿易額1352億元,同比增長22.2%。數字背后,是穩定的新疆迸發出的勃勃生機。

6天的新疆之行,留下了對美的記憶。

這種美,不僅是多姿多彩的自然稟賦,還有道路平坦、房間明亮的真、各民族安居樂業、親如一家的誠,更有著到處洋溢生機,未來無限美好的榮。   

(責編:王政淇、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