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部地级市的“人才回流”实验

2017年09月15日08:3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原标题:一个中部地级市的“人才回流”实验

  从1988年分配到武汉工程大学制药工程系担任助教,到2016年回到家乡江西抚州参与创办主产他汀类药物的博雅欣和,中国工程院院士、“50后”陈芬儿用了近30年。

  从2006年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到2014年回到抚州创办主营半导体材料和超纯材料的德义半导体,“80后”易德福用了8年。

  从2014年7月湘潭大学毕业,到8月回到抚州创办“一杯(E-bank)众创空间”,“90后”蓝天虹只用了1个月。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滚滚热潮中,在外打拼的抚州才子返乡创新的步伐,迈得越来越快。不断缩短的返乡时间,正是近年来抚州大搞“人才回流”的一个注脚。

  引回自己的“孩子”

  抚州算不上一个知名城市。在电脑上用拼音输入“fuzhou”,首先打出来的是“福州”。

  抚州也不是一个发达城市。长期以来,抚州在江西的经济排名被形象地称为“八九不离十”。“江西11个设区市,抚州经济常常是第8名到第10名之间。”抚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吴茶香在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时说,“工业基础、财政资金基础都比较差。”

  为了促进发展,抚州也曾大力开展招商引资,一门心思盯着工业大项目。“不过,从全国经济版图看,产业分工已经基本完成,抚州并没有太多传统产业发展空间了。”抚州市委书记肖毅对记者说,“过去的招商引资不是没有效果,但是现在如果还是按照这个老思路,抚州永远是一个追赶者。”

  党的十八大后,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在五大发展理念中排首位。对抚州而言,要想实现弯道超车,做好发展动力转换,实现从追赶者到引领者的转变,唯一的可行路径就是创新,走上绿色发展之路。这也是抚州近年来提出的“三大重点工作”之一。

  无论是科技创新,还是业态创新,都需要引进保质保量的人才。“都是引进人才,引回我们自己的‘孩子’不是更好吗?”吴茶香说。

  吴茶香所说的‘孩子’,正是抚州最得意的“第一资源”——才子。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临川是抚州市区所在地。千百年来,临川才子闻名遐迩,“名儒巨公,彬彬辈出,不可胜数”。晏殊、晏几道、陆九渊、王安石、曾巩、汤显祖……历代才子的笔墨足迹,让抚州的文化气息十分浓厚。

  当地又有“临川才子金溪书”的说法。明清时期,金溪县浒湾镇是著名的雕版印刷产业所在地,成为哺育抚州、江西乃至江南才子的重要源泉。

  抚州重视教育的传统,延续至今。“每年高考,江西省排名前100的,抚州差不多能占1/3。今年江西理科状元就是临川一中的。”抚州市科技局局长顾顺和说,“抚州老百姓之间,相互攀比的不是谁家官大、谁家钱多。来自临川区的白勇是浙江大学教授,他们一家三兄弟都是博士。这样的家庭,才最有面子。”

  考出去的才子不计其数,发展良好的也为数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在外的抚州人才中,1000多人具有副高以上职称。

  他们,便成为抚州开展招才引智工作的最重要标的。

  12下一页 12下一页

(责编:刘梦妮(实习生)、申亚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