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平山团(铭记·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寻找平山团(铭记·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程雪莉

2015年08月10日04: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制图:张芳曼

  向前走,别退后,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同胞被屠杀,土地被强占,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

  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

  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七十七年前,十七岁的平山团二营战士范明堂唱着这首歌走向了抗日战场。今天,这歌声从九十四岁范明堂的胸腔再次发出,依然清晰、铿锵、明亮!在歌声中,我们走进了那段烽火烟云的岁月……

  当兵打鬼子

  1937年10月3日,在晋冀交界洪子店镇,一支戴大草帽,穿草鞋,背着步枪,斜挂着空瘪子弹带的部队长途跋涉而来。他们是八路军359旅的“战地救亡团”。

  救亡团结合冀西特委、平山县委,迅速组成多个扩军小组,张贴扩军布告,把“抗日救国、人人有责”“参加八路军,赶走小东洋”的口号喊彻了平山的深沟大梁。

  在平山,有一支号称“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第108支队”的队伍,在栗再温、姜占春等人的领导下,坚持着极为艰苦的武装斗争。此刻,衣衫褴褛、隐蔽多时的队员们,终于盼来“真正”的红军……

  很快,一些农家子弟一队队结伴而行,流向了洪子店。“当兵打鬼子!”是他们的誓词。

  猫石村,地处深山,仅有几十户人家。县委委员梁雨晴带头报名,全村党员全部参军,一下子走出了三十四名青壮年。梁雨晴成为后来的平山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排长。

  霍宾台,这里是平山党组织创始人于光汉的家乡。李法庄是于光汉发展的平山县第一个农民党员,第一位农村党支部书记, 六十多人的队伍被李法庄带到了洪子店,全部参军。

  紧邻平山城西回舍镇的几个村庄里,几天就组成了一个营。苏家庄小学教师韩勋从本村开始,在郭苏河一条沟里就动员出了一个连……

  北贾壁村的医生刘光锡,已经四十二岁,是平山县有名的医生,开着一家医院。他去兵站报名,报名处的干部看他岁数大,身体羸弱,不敢要他。他打听到陈宗尧团长的行踪,辗转四天,跑了几百里山路,终于追上了陈宗尧。刘光锡表示要把自己的医院一起捐给部队,作为随军医院。陈宗尧答应了。刘光锡匆忙返回,动员医院全体人员,加上子侄共十四人,一起参军。

  南沟村外的山岭上,栗政通、栗吉子、李汉民、孙大文几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正在割草。他们看到哥哥、父亲们参军去了,小心眼里都在琢磨事儿。政通把镰刀砍在土中,说:“咱们要能亲手打死几个鬼子,才叫过瘾呢!”活泼的吉子说:“我爹都当兵了,还说不让我去,我偏要去!”他们在山坡上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现在就去兵站报名。李汉民忽然问:“咱们的镰刀、绳怎么办?”是啊,如果送回家,大人看见说不定就走不成了。政通果断地说:“大眼(孙大文的小名)太小,才十二岁,跑不动,不能参军,你把我们的镰、绳捎回去吧!”说完三个人不由分说把镰、绳交给大眼,飞快地向北冶镇兵站跑去了。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千七百名平山子弟齐聚洪子店(其中有两百多名党员,占全县党员总数的三分之一),组成了平山团。队伍中多是父子兵、兄弟兵、亲戚排,筋骨相连,血脉相通。

  当我寻找平山团来到洪子店时,那支穿着农家衣裳,呼喊着响亮口号,在滹沱河滩训练的队伍,已镌刻在百姓们心头,蜿蜒在历史长河中。

  一位乡亲告诉我,平山团和其他队伍不同:平山团是用村名点名的!

  果然,耄耋老兵范明堂,能一口气“点”下去:“东黄泥、西黄泥、南庄、北庄、西柏坡、朱豪、唐家沟、朱家沟、秘家沟、上文都、下文都,还有中古月、南古月、北古月、岗南、田兴,这些村多了,我说不完……”

  铁的子弟兵

  我们的寻找,从太行山西开始。

  1937年11月7日,平山团告别家乡,到达山西盂县上社镇,正式整训改编为八路军120师359旅718团。我查找了许多资料,抗战期间,一个县的子弟集体参军,并组成一个主力团的,仅此一例。

  1938年春节,沦陷后的华北,死一般沉寂,村落已不燃鞭炮。平山团战士们端起一碗白开水,加上几粒盐,再盛一碗红高粱米粥,就是大年初一的早餐,许多战士吃着吃着就哭了……

  3月的一天,晋西北的风依然寒冷,小雪零星。田家庄村外的旷野,分外宁静。

  原来日本的一个运输中队拂晓前从原平开往崞县,陈宗尧团长决定打一个伏击战。两个连已经和敌人接火了。须臾,陈团长奔上一个山头,指挥三营一个新兵连投入战斗,他边说边挥手:“上去,上去!新兵靠在战斗中锻炼。没有枪,到敌人手里去夺呀!”拿着大刀、红缨枪的战士们,上阵搏杀,消灭了鬼子两百人的一个中队。烧毁汽车十辆,缴获重机枪四挺、轻机枪十五挺、大批枪支弹药,以及白面、大米、罐头等生活物资。战士们面对大批物资,兴奋地唱起了“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当地的老百姓慰劳战士们,送来了烙饼、馒头,吃了三个月高粱的平山团战士第一次吃到了馒头。但是,栗政通含着一口馒头,久久难咽。在胜利的最后一刻,拿着木枪冲向战场的栗吉子,被一个老鬼子击中胸部倒地。栗政通和几个战士惊慌地拆卸鬼子汽车的门做担架,但是,吉子的全身迅速变得冰凉。他赤裸的脚面上冻裂肿胀,黑红的血液渗出,脚板上刚刚磨破的皮肉,鲜血正在一点点凝结。在晋北的寒风里,一个还没有弄清死亡是什么的孩子,一个当兵却没有穿上军装的战士,过大年都没有穿上新鞋的栗吉子,没有来得及见到同在部队当兵的父亲,就匆匆离开了……

  鲜血的浇灌,枪林弹雨的洗礼,平山团在创建晋察冀根据地的战斗中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成长。那一年,359旅的战史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平山团的战绩,岢岚、浑源、大同、应县、广灵、灵丘,晋西北的群山中,活跃着他们奋勇杀敌的身影。

  贺龙师长经常在队伍前亲自动员。王震旅长几乎每次亲率平山团出征。在看家楼阻截日寇时,王震让人从老乡家里借来一口棺材,站在上面,大声喊:“日本鬼子没什么可怕的,我王震领头向前冲,要死我先死。死后就钻到这个棺材里边!”他的脚把棺材跺得咚咚地响,令人十分震撼!也恰恰在那一仗里,王震被日军毒气所伤,差一点真的躺在棺材里,幸而被赶来的白求恩大夫精心救治过来。

  白求恩大夫的手术室多次跟随在平山团后面。白求恩在日记中时常提到“八团”(平山团)。他喜欢这些能战斗的农民战士,称他们是“朴实可爱的孩子”“穿着军装的劳动人民”。他这样描述:“他们平均年龄是二十二岁……通常是些大个子,六尺高,强壮而黝黑,一举一动又沉着,又有明确的目的性。有一种果敢的风度。为他们服务,确实是一种幸福……”

  平山团淬火成钢,变得勇敢而机智。邵家庄阻击战中,日军以千余兵力向平山团猛烈进攻,平山团顶着日军炮火,激战了两昼夜,阵地岿然不动!其中7连两个步兵班,在主佛寺阵地前的树林和古庙建立隐蔽阵地,等日军向主阵地进攻时,突然出击,从侧后近距离杀敌。用伤亡九人的代价,换得了毙伤日军两百余人的战绩……

  1939年5月,五台山的春天到来了,灯盏花刚刚露出萌萌嫩绿。

  日军一部,从8日开始,向台怀镇一带活动的717团包抄而来。陈宗尧率领平山团急行军,奉命行进至神堂堡附近,援助717团突围。到达上下细腰涧,这条沟的地形狭窄、地势复杂。陈宗尧报告王震旅长,决定诱使鬼子钻进口袋,啃掉这支装备精良的日军,遂和已经跳出包围圈的717团分南北两头堵击日军。日军如困兽,出动飞机,施放催泪瓦斯,疯狂突围。但是,地助我,敌人的重武器一时间失去了威力;天佑我,飘起了雪花,鬼子的大皮鞋如同脚底抹了蜡,跑起来打滑,顿失往昔威风!

  上下细腰涧一片战火硝烟,敌人的尸体堆积如山,平山子弟的鲜血也染红了皑皑白雪。激战七昼夜后,我军完胜,歼敌一千五百余人,战利品摆满了神堂堡祝捷大会的十二亩土场。此战创造了359旅对日作战以来最光辉的范例。

  捷报迅速传回家乡平山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臻挥毫书写嘉勉令,号召全区“永远保持并发扬平山团的光荣”。5月20日通令嘉奖。今天,我们依然能在《抗敌报》上读到那激昂的段落:

  平山团全体指战员同志们!你们无限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在我晋察冀军区的抗战史上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荣的一页。你们不屈不挠,流血战斗的光荣胜利,已经证明了你们是八路军的模范部队之一,是中华民族最忠诚的后裔。你们是平山的子弟,边区的子弟,生长在太行山脉上,你们执行了捍卫家乡、捍卫军区、边区的任务。这特别证实了你们是平山子弟的优秀武装,边区子弟的优秀武装,你们是“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

  人民子弟兵的称号由此而来。平山团之外,灵寿营、阜平营、曲阳营、回民支队,以及冀东、冀中、冀南无数子弟兵团队奋勇杀敌在抗日战场,悲歌慷慨的故事层出不穷……

(责编:王吉全)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时政要闻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重要理论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供稿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呼叫中心 | ENGLISH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