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為政府”讓晉江經濟大有作為

2018年07月19日12:33  來源:中國青年網
 

政府和企業間的關系是市場經濟的一道大題。這道題答得怎麼樣,直接考驗一個政府的理政能力。習近平總書記總結的晉江經驗裡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既要到位又不能越位”,這是晉江市政府在服務經濟過程中找准的定位,由此,晉江才有了全面的發展。

----------------------------------

2017年的一天夜裡,許志突然接到晉江市領導的一個電話,告訴他今晚可以和菲律賓總統的特使見面,當時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

許志是福建海峽石墨烯產業技術研究院的首席科學家。2016年,石墨烯研究院落地晉江,許志曾經說,要讓石墨烯技術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顯然,晉江的官員聽進去了。

那天晚上,許志和特使見了面,一直聊到后半夜。這也讓他對晉江的官員有了一個更直觀的印象,“服務效率高,工作時間長”。

2002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提出了“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的“晉江經驗”。其中,“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的引導和服務”“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這兩句話,為政府處理與企業間的關系定了調。

把專業問題交給專業的人

政府的有形之手怎麼發揮作用?在晉江,政府有明確的“定位”——不“越位”,也不“缺位、錯位、不到位”。

近些年來,經濟進入新常態,傳統產業迫切需要轉型升級,該怎麼幫上一把?這是晉江市政府一直思考的問題。為此,他們探索出“搭建第三方平台,政府購買公共服務”的模式,中國皮革和制鞋工業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皮院”)晉江院就是這樣的嘗試。

中皮院是我國唯一的國家級皮革和制鞋行業綜合性科研機構,2017年改制為公司,它和晉江的結緣頗有戲劇性。

當時,在晉江一家皮革企業上市路演的會上,市長發問,皮革是個有污染的行業,憑什麼上市呢?這家企業就向市領導介紹了北京的中皮院給他們提供技術服務,幫他們提升標准的情況。

市領導一聽,特別感興趣:“把他們拉到晉江為我們整個產業服務多好,不僅是為了你們一家企業服務。”后來,向中皮院的楊院長進一步了解了情況后,市領導當場拍板,“太好了,趕緊來吧”。

當時,楊院長以為這只是客氣話,畢竟有很多人都這麼講過,最后都不了了之。然而,1個月后,再遇上時,市領導又問起這件事,楊院長才知道人家是認真的。當場,晉江市就委派一位副市長專門對接中皮院在晉江落地的事。

從簽協議到租廠房,一路合作下來,中皮院的人見識到了晉江的誠意與速度。2013年,中皮院晉江院挂牌。兩年后,他們不僅給鞋業升級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撐,而且年產值過千萬元。

“把專業問題交給專業的人。”晉江市發改局副局長李文宏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政府解決不了企業具體的技術問題,但要為企業提供能解決的措施。除了中皮院,晉江這座縣級市,還引進了中科院、中紡院的專家,為當地鞋服等實體企業,量身打造技術方案。目前,這些機構先后與企業合作實施產學研合作項目超百個。

2016年,晉江市要重點發展集成電路產業,力爭打造千億集群。為了能讓集成電路項目順利落地晉江,晉江市政府抽調全市80多名干部,專門設立了“福建晉江集成電路產業園區籌備組”。籌備組成立后,晉江市市長張文賢每周親自主持召開協調會,聽籌備組匯報工作,“有問題就當場解決”。“五加二、白加黑”,籌備組人才工作組組長黃建華和同事,在這種節奏下,忙活了兩個多月,直到項目落地。

“敢拼愛拼”是晉江人的“精神內核”,晉江市的官員更是“拼勁兒十足”。2013年,中皮院晉江院院長王文琪第一次和晉江市領導開協調會,結束時已是晚上八九點,但市委領導又跑回辦公室繼續加班。

“一個縣級市的政府怎麼這麼‘拼’?”時間長了,王文琪發現這在晉江是常態。

企業家很少找政府“刷臉”

2016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用“親”和“清”兩個字概括新型政商關系。“政企良性互動”也一直被晉江市政府放在重要位置。

連捷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許清水在一些地方投資時,發現當地干部把自己當“官”,認為企業家過去投資,是有求於他,這讓他很失望。

但晉江不同。這裡的官員不擺官架子,時不時會找企業家了解情況。幾年前,許清水的一位朋友想把公司的銷售總部設在晉江。晉江市領導知道后,立馬召集稅務等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和企業家對接。“晉江市政府不僅辦事效率高,還很懂企業要什麼。”

晉江力利玩具有限公司總經理許賓賓很少為公司發展上的事,找政府“刷臉”。公司的業務,涉及到哪個部門,哪個部門的負責人自己去找政府溝通。

“不叫不到、隨叫隨到、說到做到、服務周到。”這是晉江政府的服務理念。晉江市經信局局長郭浪滔告訴記者,主管部門的領導下鄉鎮,盡量不去找鎮上領導﹔去企業調研,盡量少打擾一把手。

“這裡的政府人員特別好打交道。”2015年,還在團福建省委工作的蘭明尚到晉江蹲點調研,剛到晉江沒多久,就和當地的干部群眾熟絡起來。

晉江政府官員很好“學”,把很多事都想在前面。在晉江4個月,蘭明尚見到時任晉江市委書記的李建輝把全市干部一波又一波地拉到深圳集中學習。“手機上交,還要寫總結。”為什麼選深圳?李建輝說,晉江要追趕國際型城市,就要尋找一個“對標”城市。深圳最初是個漁村,成長經歷和晉江類似。

晉江人“要強”,責任心刻在骨子裡。在晉江期間,蘭明尚曾遇到一個縣裡年輕干部,生了病還在堅持工作。“晉江干部最怕生病,因為生病就會耽誤工作。”

后來,到福建三明學院當校黨委書記后,蘭明尚在第一個學期,就帶著學院的中層和后備干部,來學習新時代的“晉江經驗”。

不當家長,要當引路人、服務員

在晉江,比起當“家長”,晉江政府更喜歡當企業的“引路人”“推車手”和“服務員”。

改革開放初期,晉江市陳埭鎮裡“冒出”了第一家“聯戶集資企業”。這種具有股份合作性質的企業是群眾自發成立的,政府知道了,非但沒有把勢頭往下“壓”,還公開發布文件支持。僅4年,晉江聯戶集資企業數就增長28倍。

企業需要什麼,政府就往哪發力。作為中國鞋都,陳埭鎮擁有3000多家鞋企,安踏、361度等品牌都出自這裡。眼看各家企業漸漸長大,成長的“煩惱”也出現了:企業涉及的經濟糾紛案件越來越多。

陳埭鎮政府看在眼裡,落到實處。2010年,晉江市陳埭商會商務人民調解委員會就在這種背景下成立了。為了能提高調解的成功率,委員會找來村裡的村支書、村主任和有威望的企業家做調解員。截至目前,調解委員會共受理經濟糾紛1562件,結案率90%。

除了幫企業解決經濟糾紛,陳埭鎮還在思考那些身在企業裡的“人”。怎麼保障外來人口的福利待遇,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是陳埭鎮乃至整個晉江市政府關注的重點。

“既要站在企業后面助推,也要站在企業前面引導服務。”晉江市發改局副局長李文宏告訴記者。

上世紀80年代,“假藥風波”曾將晉江市場卷入“質量漩渦”。難道企業就這麼完了?政府不甘心,決定在全國打造晉江名特優產品展銷會,重新贏得消費者的心。臨近本世紀之初,晉江政府還提出“品牌立市”戰略,鼓勵企業創建屬於自己的品牌。

可光有口號不行,得讓企業動起來。晉江市政府拿出了“真金白銀”,按照當時的政策,申請到中國名牌產品或中國馳名商標的企業,政府獎勵100萬元。企業發展壯大后,晉江市政府還要在企業上市、融資等方面,再幫上一把。目前,晉江市擁有上市企業46家,中國馳名商標42件。

良好的政府和市場關系,不是此消彼長,而是共生互補。在晉江,企業跨過的每個關口,都有政府的身影。而關鍵時刻,企業也通過支持公共事務,來支持政府。

2017年,晉江成功獲得2020年第18屆世界中學生運動會的舉辦權。在申辦的過程裡,晉江企業家積極參與支持,讓晉江人為之動容。

最終,晉江贏了!當國際中學生體育聯合會主席勞倫特·佩楚卡念出投票結果的那一刻,作為在場企業家之一的許清水,覺得自己變得更自信了。而在掌聲和歡呼聲中,晉江將邁向一個新台階。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寧迪 潘圓 見習記者 張曼玉 實習生 方玉瑤

(責編: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