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督察"回頭看":10省區無一幸免 河南江西問題最多

人民網記者 楊成 夏曉倫

2018年06月26日10:57  來源:人民網
 

最近,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動真格的,成果令人吃驚。

記者從生態環境部了解到,截至6月25日,從5月30日中央第三環保督察組進駐黑龍江開始,第一批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已通報32起環境違法問題,所進駐的10個省區無一幸免,而通報結果更是令人大跌眼鏡、觸目驚心。其中,河南省被通報6起,江西省被通報5起,成為本次“回頭看”過程中違法違規問題高發的重災區。

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通報案例匯總(截至6月25日)。(制圖/陳心茹)

黨的十八大以來,過去那種“高投入、高污染、低產出”的發展道路已經行不通了,要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加大環境保護督察的力度是非常必要的,而此次環保督察“回頭看”則是對個別地方政府與企業存在僥幸心理的一種嚴厲警示。中國政法大學環境法教授王燦發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建議,應建立長效的環保督察機制,並完善公眾投訴渠道。

經梳理,此番通報的違法違規問題,大多表現為各地政府部門的不作為、亂作為,對於已發現問題採取敷衍整改和虛假整改等行為。此外,有的地方政府和企業為追求一時利益鋌而走險、屢罰不改,甚至有個別政府部門帶頭弄虛作假、偽造文件公然對抗督察組。

一、敷衍整改 雲南昭通等地方政府不作為、亂作為

從此次“回頭看”通報的問題來看,“表面整改”“假裝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態環保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仍然存在。

“雲南省昭通市至今尚未建成規范化垃圾處理設施,這在全國地級市極為少見。”生態環境部在對雲南昭通的通報中使用了極其嚴厲的詞語。早在2016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有群眾投訴:昭通市垃圾處理站將生活垃圾運到昭陽區舊圃鎮三善堂村、黑營村煤礦開採后形成的礦坑中,時間長達十余年。

該投訴被轉辦后,昭通市政府承認,這一垃圾堆場作為臨時垃圾處理場所,未經規范設計和建設,也無相關無害化處理設施和滲濾液防滲工藝,確實存在環境污染,並承諾採取多種措施進行整改。

三善堂臨時生活垃圾堆場邊緣裸露的垃圾。(來源:生態環境部)

然而兩年過去了,上述問題依然沒有解決。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昭通市承諾的舉措均未能如期實現,存在明顯敷衍整改問題。焚燒發電項目至今尚未開工,水泥窯協同處置直至2018年5月21日督察組進駐前才正式啟動實施﹔卡子村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雖然於2017年12月建成投運,但設計日處理能力僅為110噸,遠不能滿足昭通市每天產生400多噸垃圾的需要,且未同步建成垃圾滲濾液處理設施。

還有一個觸目驚心的例子發生在內蒙古。6月6日17時,中央第二環境保護督察組對內蒙古“回頭看”舉報電話開通。到6月7日12時,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裡,32件有效舉報電話中有兩件反映了同一家企業的問題:呼和浩特市和林格爾縣西溝門移民新村木器加工廠噴漆味道濃重,噪聲污染嚴重,而且沒有任何環評手續。

早在2016年環保督察組進駐內蒙古期間就收到對該木器加工廠的舉報,當時該廠已取締,但兩個月以后重新開工,並逐漸擴大生產規模。舉報人多次向當地有關部門舉報,一直未得到解決,上周該廠已暫時停產,規避檢查。

最后經過調查,這家工廠在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中被舉報、被查封之后,根本沒停產。最近停產一周,也是為了“迎接”督察組。“這正是應付整改、敷衍整改的典型做法。”中央環保督察組如此評價。

此外,各督察組也在多地發現虛假整改的情況:石家庄市無極縣敷衍整改,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時群眾舉報的問題依然存在,地方反饋查處整改結果與督察組現場核實情況大相徑庭﹔江蘇省泰州市長江邊傾倒數萬噸污泥,兩年未整改還變本加厲,政府承諾成一紙空文﹔寧夏石嘴山平羅太沙工業園有關企業環境違法問題嚴重,政府依然敷衍整改,甚至假整改、真銷號﹔鄭州市金水區養雞場藏身鬧市,污染問題多年多不到解決,地方政府卻放任不管,不了了之﹔廣西梧州市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環境風險突出,政府十年不作為,整改未完成卻公示申請銷號……

環保政策形同虛設,處罰變一紙空文,“表面整改”、“假裝整改”、“敷衍整改”等現象在這20天的督察反饋中頻頻出現,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對此,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鄧海峰首先從政府層面進行了剖析:第一,在生態文明建設由理念到行動的轉化過程中,部分地方政府存在著落實中央決策部署不到位的情況﹔第二,有些政府官員尚未意識到中央執行環保政策的決心,以環境為代價獲得經濟利益的僥幸心理依然存在﹔第三,在客觀層面,一些地方環保行政主管部門的人員編制、執法能力與物資保障等方面還存在相對滯后的現象。

二、弄虛作假 江西崇仁等地應付督察組

2016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就曾明確指出:河南全省沿黃河有5處國家級和省級濕地自然保護區,均不同程度存在生態破壞問題。由此,河南省督察整改方案承諾:要全面排查沿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的生態破壞問題,列出問題清單,建立整改台賬,明確責任單位和責任人,按期完成整改任務。

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臭味熏天、簡陋破敗的糞便收集池。(來源:生態環境部)

然而,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下沉三門峽市期間,對三門峽境內的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整改情況開展了現場抽查。抽查卻發現:一些整改措施和工作部署成為紙上談兵,有關部門對存在的問題有意放任縱容,甚至在現場督察中出現指東向西、欺瞞編造、干擾調查的情況,情節惡劣。

對於三門峽的通報,則再現了部分政府工作人員欺瞞編造的場景:當督察人員詢問養殖規模和糞便處理情況時,當地政府一位負責人看似協助,實則搶在企業人員回答前欺瞞謊報生豬存欄量﹔另外一名負責人用方言“指導”督察人員找來的企業工作人員,企圖錯誤引導督察人員的檢查路線,直到嚴肅警告后方才停止。

個別地方政府弄虛作假、欺瞞督察組並非個例。在江西,崇仁縣政府於2018年6月7日收到中央環保督察組關於“崇仁縣三山鄉長仁磚廠廢氣直排”的群眾舉報轉辦件后,縣政府主要領導、分管領導專程到現場開展調查處理。2018年6月8日縣環保局對長仁磚廠開展了執法檢查,並依法作出“立即停產整改”和“罰款4000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在沒有對該磚廠關停到位的情況下,崇仁縣政府於6月12日上報材料明確:目前長仁磚廠已關閉停產,這與實際情況不符。經撫州市環保局指出問題后,崇仁縣於2018年6月13日再次上報材料明確,已停止生產,縣環保局已將這一情況反饋至信訪人,信訪人對處理意見表示滿意。

但根據調查,長仁磚廠實際於2018年6月14日至15日才實施停產整改措施,崇仁縣政府上報內容仍與實際情況不符。特別是轉辦件中沒有信訪舉報人相關信息,縣環保局無法直接向信訪舉報人反饋,上報情況明顯存在弄虛作假的問題。

三、屢禁不止 河南洛陽等地“管不住”違法企業

6月3日,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剛剛進駐寧夏回族自治區,就接到群眾投訴舉報,反映“寧夏宇光能源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光能源”)白天停產,晚上生產,環保設施未運行,污染物直接排入大氣污染環境”。

督察組按程序轉交自治區辦理,中衛市接到轉辦件后,很快回復督察組並在媒體公開辦理結果,稱群眾舉報屬實。收到轉辦件后,市環保局會同中衛工業園區管委會立即到現場進行核查,6月5日市委主要領導、市政府分管領導進行現場督辦,要求企業加快整改進度,整改未完成、未到位不得恢復生產。

為了核實整改情況,督察組結合下沉督察於6月15日下午對宇光能源進行了暗訪,發現企業正在生產。於是6月16日,督察組對宇光能源進行現場檢查,發現該企業長期違法生產,環境問題突出。

更令人不解的是,2017年9月以來,中衛市環保局曾先后4次叫停宇光能源違法生產行為並予以處罰,此次“回頭看”轉辦群眾舉報后,中衛市領導和有關部門進行現場督辦后,該企業依然我行我素。企業膽大妄為的背后,暴露的則是監管的軟弱無力。

相較於寧夏中衛的4次叫停,河南洛陽的33張罰單仍未能阻止新義煤礦違法排污,更加令人詫異。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進駐河南省開展督察“回頭看”,再次收到群眾投訴,反映該企業違法排污,污染河流。這引起了督察組的高度重視,隨即組織對義煤集團新義煤業有限公司開展現場檢查。

這次“回頭看”督察后才開始清理河道總排口煤泥。(來源:生態環境部)

經查証,該企業作為省管國有控股公司下屬企業,2016年以來,先后被當地環保部門下達整改督辦通知、停止違法行為決定等文書33份(2017年至今累計29次),對該企業環境違法行為行政處罰6次(2017年至今累計5次),罰款30余萬元,移送公安機關行政拘留3人。但該企業始終無視基層環保部門執法監管,對多次處罰無動於衷。面對首輪中央環保督察群眾信訪舉報,以市場不好停產為由未落實治理要求,督察結束后又繼續開工。

針對上述“屢罰不改”的現象,鄧海峰也從企業層面進行了剖析:第一,部分企業還不能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深刻改變的社會發展環境,沒能通過主動調整產業、產品和服務結構適應新形勢下的社會需求﹔第二,部分企業依然停留在傳統環保督察“以罰代管”的錯覺中,存在僥幸心理,沒有認識到中央現在嚴厲打擊環境違法行為的力度與決心﹔第三,部分企業自身環保意識不夠、社會責任感不強,存在短視的經營行為﹔第四,部分企業在面對經濟波動、企業利潤下行壓力大的情況下選擇鋌而走險,選擇以環境違法的方式轉移壓力。

環保追責決不能不了了之

頂風作案的官員要依法問責,不能帶病提拔。地方官員不能當太平官,面對環境問題不作為。

此前,一則中紀委的通報在網絡上流傳。這則通報曝光了6起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典型問題,涉及天津、河北、江蘇、安徽、重慶和甘肅六省區,被通報人數達40多人。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中央紀委首次就該領域的責任追究典型問題進行通報。

也正是在此次通報之后,中央啟動了第一輪的環保督察“回頭看”。在發現上述環境違法問題后,各環保督察組均在第一時間約談了當地的黨政負責人,並表示還將根據要求,進一步核實問題、調查取証,依法依規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同時,為了確保環保督察的高壓態勢,打好防治污染攻堅戰,中央紀委駐生態環境部紀檢組也於近日公布了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及環境執法專項行動作風紀律監督舉報方式。紀檢組表示,如發現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成員、生態環境部專項攻堅執法行動的工作人員,存在違反相關紀律規定情形或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作風方面的問題,請向中央紀委駐生態環境部紀檢組和生態環境部直屬機關紀委反映。

王燦發認為,希望在未來繼續保持環保督察的高壓態勢,必須建立一種長效的環保督察機制,其中最關鍵的是建立健全公眾的投訴渠道,相關環境保護部門立刻跟進並解決公眾的投訴問題,否則就要對其進行問責。另外,檢察院也應完善其行政干預訴訟體系,為環境保護保駕護航。(實習生陳心茹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編:白宇、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