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舍家为国,追寻红色的远征

2019年08月20日08: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在闽西长汀中复村的钟宜龙老人家中,一副门联格外显眼:“要想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门联向内,是一个简陋的红色家庭展——3年前,已近九旬的老人将大半生积累的红军故事打印成纸,贴在瓦墙上,以此勉励后人。
  中复村是当年红九军团长征的“零公里处”。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很难想象,85年前,从这里出走的一代人,带走了行囊和生命,却留下信仰,至今照耀着后人。
  在“记者再走长征路”活动中,第一路小分队沿着江西、福建和广东三省,探寻当地和长征有关的记忆。不同于血战湘江的残酷、四渡赤水的快意,闽赣两省是当年红军长征集结的出发地,发生在这里的许多故事缺少惊心动魄的细节,但它们无不提示着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选择追随红军?
  行走在闽西红色故土,这个问题如影随形。在中复村的红军桥头,有一条高约一米五的刻痕,这是红军招兵的最低门槛:一支长枪加一柄刺刀的长度,可以确保新兵背得起枪、走上战场。当年,为了够到这条刻痕,有人往草鞋里塞纸,有人踮起脚尖,更有人干脆半夜起来,偷偷将线改矮,“骗”进红军队伍……
  后人赋予了这条刻痕一个悲壮的名字——生命的等高线。据记载,在参加长征的8.6万中央主力红军中,有2.6万闽西儿女,然而到达陕北时,这支队伍仅存2000多人,长征每一华里就有一位闽西儿女倒下。
  事实上,选择誓死追随的人,多数心里都还有牵挂。当年红军桥上,来自中复村的17位热血青年一同报名参加红军,他们在出发前跪地起誓:谁活着回来,谁就要为他们的父母尽孝。
  即使知道越过这条线即完成了向死而生的选择,为何仍有人舍家为国,前赴后继?
  中复村的红色文化讲解员钟鸣同时也是一名红军后人,他告诉我们,当地百姓向来不懂“主义”二字,但当看到穷苦的人分到了田地,备受欺辱的人得到撑腰,他们便萌生了最朴素的信仰,那就是跟着共产党找出路。“尽管知道会有牺牲,但对于当地百姓来说,幸福时光是红军用牺牲换来的,值得用生命去捍卫。”钟鸣说,大家都懂得,这是要千千万万人付出牺牲的事。他说,这就不难解释,如今走进长汀一些村庄,为何几乎家家户户都能翻出一本烈士证。
  随着主力红军出发的青年农民,最终将信仰变成武装。湘江战役中,6000名闽西子弟组成的“绝命后卫师”红三十四师为掩护主力红军突围,与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殊死搏斗,几乎全数牺牲。
  而留在这里的人则将信仰铭刻进石碑。当我们回到位于闽赣交界的长汀县四都镇红都村,郁郁葱葱的山林中一眼可瞥见一方青石碑。那是1933年福建省委为58名烈士立起的墓碑,是目前发现的时间最早的苏区烈士纪念碑。1935年,主力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展开疯狂报复,村庄被洗劫一空的同时,墓地也被损毁。匪徒走后,当地百姓含泪扶正墓碑,重新安葬遗骨,并种上茅草、荆棘,最终将墓地保存下来。
  在一旁作为讲解员的四都镇文化站原站长赖光耀告诉我们,几十年来,他一直在努力确定烈士身份和他们的生平事迹,为此四处奔波采访。在长汀,许多红军后人坚守祖辈的信仰,继续发扬着红色文化。
  站在红土地上,望着青石碑,人们的思绪会不由自主飘到85年前。当年,一代人踏上追寻信仰的远征,而如今,一代人在这片土地继续书写着信仰。(记者 吴剑锋)

(责编:陈千禧(实习生)、刘融)

推荐阅读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西藏   阿里地区噶尔县扎西岗乡典角村海拔有4200米,是边境一线村,也是民族团结示范村。长期以来,当地群众与驻军部队一起守卫国土,建设边疆。在这里,村民活动广场、篮球场、健身器材等一应俱全,全村51户人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行走在西藏的任何一个村庄,都能看到家家户户屋顶上悬挂着的鲜艳的五星红旗。各族群众用悬挂国旗的方式,表达对伟大祖国的热爱,对做好神圣国土守护者、幸福家园建设者的决心。 【详细】

湖南:区域协同 合力崛起 | 贵州:后发赶超 勇闯新路 | 云南:民族团结一家亲

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印发通知: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   近日,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认真学习党史、新中国史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把学习党史、新中国史作为主题教育重要内容,不断增强守初心、担使命的思想和行动自觉。 【详细】

四部门边学边改,真抓实干解决问题 | 中央企业:结合发展解决问题 | 国家民委:努力做好新时代民族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