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冻土难题,造福高原儿女,奔向智能运行

青藏铁路走过35年(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来自一线的蹲点调研)

本报记者  刘成友  姜  峰  原韬雄  琼达卓嘎

2019年06月19日05: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初夏,从青海格尔木市南行,辗转跋涉,终于踏上海拔4484米的青藏铁路望昆站。四下环顾,玉珠峰覆雪,万仞山耸立。

  这里距离拉萨站999公里,标记着青藏铁路千里冻土地段的起点。再往前走,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和长江之源唐古拉。

  半个月里,从青海西宁到西藏拉萨,记者走进青藏铁路沿线主要站段,探访老关角隧道这座用生命铸就的“登天梯”,倾听察尔汗盐湖腹地工区35年的坚守,目睹清水河特大桥下的藏羚羊迁徙,见证建设中的“数字天路”跑出“中国加速度”……

  从西宁至格尔木段通车算起,青藏铁路已走过35年历程,“世界屋脊”上的这条钢铁大动脉,见证了跨越式发展的时代足迹。

  克冻土,保生态,雪域高原不再远

  从西宁向西延伸至格尔木,再向南取道,青藏铁路犹如一只粗壮的臂弯,将青藏高原拥入怀抱——1984年,青藏铁路西格段(西宁至格尔木)通车运营,2006年,格拉段(格尔木至拉萨)建成通车。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管内铁路运营里程从297公里到3035公里,增长近11倍。

  青藏铁路老关角隧道附近的青海省天峻县境内,有一方小小的烈士陵园。老铁道兵张生林每年都要来几次,这里埋着50多位铁道兵兄弟。

  1974年,张生林随部队来到关角山,啃西格段最硬的骨头——关角隧道。这里高寒缺氧,年平均温度在零摄氏度以下。“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不少战友献出了生命。”张生林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5年前,老关角隧道完成了历史使命,新关角隧道正式通车。“过去的4.01公里我们修了25年,如今的新关角隧道32.6公里只用了7年。”张生林感慨,“列车通过关角山的时间从2个小时缩短到20分钟,放在过去真不敢想。”

  2001年,格拉段动工。多年冻土是格拉线建设中遇到的世界性难题。“冻土就是冰藏在土壤里,温度一变,冰的体积也跟着变。”青藏集团公司科技与信息化部科研计量所副所长汪要武说,“我们是在流动的大地上修铁路。” 

  通过监测,青藏铁路格拉段冻土区段最大沉降量控制在50毫米以内,96%的路基年沉降量在20毫米以内。列车在冻土区段保持每小时100公里的时速,这是世界冻土铁路列车运行的最高速度。 

  每年5、6月,“高原精灵”藏羚羊就会迁徙至可可西里卓乃湖。张文是格拉段的第一批火车司机,“青藏铁路在建设过程中设置了多处野生动物迁徙通道,火车桥上跑,动物桥下穿行,互不影响,和谐共处。”

  物流忙,眼界开,生产生活大变样

  洛松次仁的母亲第一次坐火车,眼睛就没离开过窗户,“真快!这景我都看不过来!”同行人笑着告诉她,“你儿子开的火车比这还快呢!”这位藏族阿妈激动地拍起了手。 

  洛松次仁是青藏铁路唯一一名藏族动车司机,“铁路让我走下高原,改变了人生。” 

  2006年,火车第一次开进拉萨,色玛村村民尼玛次仁忘不了火车经过家门前的那一刻,“全村老少都出来迎接。” 

  “以前色玛村是纯农业村,全村800多农民守着不到1000亩土地,种青稞、土豆,靠天吃饭,一家一年有5000元存款就算富裕。”尼玛次仁回忆。 

  2007年,色玛村利用毗邻拉萨货运西站的优势,成立色玛振通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搞起了物流,跑起了运输。不到3年,物流公司红红火火,超市、旅馆和修车铺等生意也如雨后春笋,色玛村从“农业村”变成“物流村”。 

  “现在公司里年收入多的村民能拿到7万多元。”尼玛次仁高兴地说,全村以入股方式加入物流公司,去年公司从987万元收入中拿出850多万元给村民分红。 

  如今色玛村却要搬走了——西站要扩建。祖祖辈辈的地,舍得搬?尼玛次仁哈哈一乐,“搬!车站扩建,物流越来越发达,生意肯定越做越红火!” 

  青稞啤酒、高原矿泉水、牦牛奶产品、民族手工艺品……西藏特色产品走出高原深处。“我们合作社的酸奶在拉萨、格尔木都有市场,铁路运输成本比公路低,损耗也大大减少。”西藏那曲小有名气的金领羊贡宗农牧民经济合作社负责人贡曲说。

  新技术,新里程,智慧天路展新颜

  乘上西宁至拉萨的Z6801次直达特快列车,来自美国的迪克一边欣赏沿途风景,一边用手机拍个不停。列车配备弥散式和集中式供氧系统、自动调压式车窗,让旅客舒适出行。 

  安全舒适的旅途背后,是数字化现代铁路运输系统在处理各种复杂状况。青藏集团公司调度所副主任杨敏炯说:“设计之初我们就决定打造一条数字化铁路,格拉段是中国铁路人力投入最少的区段。” 

  西格段哈尔盖的无人值守变电所,有一台智能牵引变电巡测机器人,配备了可见光摄像机、红外热成像仪和声音采集等检测设备,并具有无轨化定位导航功能,可代替巡检人员进行日常和应急巡视工作。 

  走进青藏集团公司西宁调度中心,13个工作台上,数十名工作人员正在指挥3035公里的铁路运输。这个“大脑”连着“千里眼”和“顺风耳”,青藏铁路全线装有近3000个摄像头,铁路运行状况一览无余;52个大风监测点自动实时上传信息,提示调度员及时采取相应措施;道岔融雪装置自动检测降雪和环境温度,远程控制加热融雪。 

  格尔木,意为“河流汇集之地”。今天的格尔木,是西部四方客货汇集的天路“旱码头”。正在修建的格尔木至新疆库尔勒铁路,全长1213公里,将成为进出新疆的第二条大通道。 

  在格库线拖拉海车站通讯机械室,一排排崭新的传输线路整齐码放在透明玻璃地板下。“这些信息传输设备直通西宁,工作台账入网,维修人员一扫二维码,所有信息记录一目了然。”中铁电化局格库工程指挥部通信专业经理李江泉介绍。 

  到2020年,青藏集团公司营业里程将达3980公里。“人尽其行、货畅其流”的开放新通道正在铺就,满载幸福的列车滚滚驶来。


  《 人民日报 》( 2019年06月19日 01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