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干群来信,就如何为基层减负、切实反对形式主义提出建议——

基层减负 力促实干(来信综述)

本报记者 金正波

2019年04月22日04: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少数干部调研只是到基层“打卡”完成任务,有的先出报告再下基层寻找例证,还有的甚至打着调研的旗号进行旅游。
  朱慧卿作(新华社发)

  一些地方凡有活动必有“专属”笔记,凡是笔记必要“严格”检查。而所谓“严格”检查,无非是看字迹、数页数,走过场。
  朱慧卿作(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3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通知》印发以来,引发广大基层干部强烈共鸣。近日,不少基层干部和群众来信纷纷点赞的同时,也反映了他们身边仍然存在的形式主义问题,并就如何切实为基层减负,防止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提出了建议。

  

  一些地方“减负”喊了多年,却未见实效,有的部门还“任性”抽调基层人员,变相增加基层负担

  “不是去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 会议名目繁多,大事小事都离不开会,导致一些基层干部怕开会。

  “3月份,我参加县里召开的大大小小的会议12个,参观典型学习活动3次,几乎天天来回跑县城,简直成了镇里的‘飞行干部’。”河北唐山市一位乡镇干部抱怨,名目繁多的会议,各式各样的报表,让基层疲于应付,有时为了整材料、做报表,连双休日和节假日也不消停。

  一些领导或部门开会,会议时长可能短下来了,可是不必要的短会依然浪费时间。江苏宿迁市读者谢庆富说,不少乡镇距离县城较远,开车通常需要一个多小时,往返要3个小时左右。有的干部没有私家车,只能乘坐公交车,时间更长,一来一回半天时间就没了。对偏远地区的乡镇干部而言,开半个小时的短会和开两个小时的长会并无本质区别。

  谢庆富认为,有的“短会”没有实际意义,参会人员签个到,主持人对着早就下发的文件照本宣科,领导强调几句“必须高度重视”“抓好落实”,就散会了。

  值得注意的是,有读者反映在一些地方“减负”喊了多年,却并未真正见效,还在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传达会议。比如,一方面强调要给基层减负,另一方面又要求会议小结实行半月报制度,上报内容须配图片……

  “表面上看考核是少了,但各种大同小异的‘检查’接二连三,还有的部门将考核指标‘打包’,看似数量少了,但其实考核任务仍旧没变。”湖南永州市读者蒋平说,基层干部反映,考核关系到各部门利益,一方面,一些部门担心不被重视;另一方面,实地走访少,便靠收集资料、整理报表,作为部门政绩。

  此外,四川三台县的读者来信提到,上级部门“任性”抽调也会增加基层负担。在下乡调研的过程中,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向他诉苦,上级部门因推进工作成立了一个临时机构,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以一纸公文将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抽调走了。如果能够规范抽调人员管理,防止“任性”抽调,不仅能锻炼培养干部,也不会给基层额外增加负担。

  一些基层干部手机上有十几个微信工作群,有的成为“秀场”,无论做什么都要拍照展示

  “很多基层干部说,对形式主义问题既深恶痛绝,又深陷其中,现在到了必须打一场力戒形式主义攻坚战的时候了!”

  不少读者深有感触,有的地方一边直呼形式主义害死人,批“庸、懒、散、浮、拖”;一边又在不自觉地成为形式主义的践行者。比如,近年来,一些地方为了提升工作效率,推出各类政务APP,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变了味。江苏泗洪县读者孙萌说,有的地方竞相比拼,推出各类政务APP和微信公众号,甚至层层摊派,县里给乡镇下任务,乡镇给村里下指标。一些基层干部手机上有十几个微信工作群,消息不断,如果翻看不及时容易错过重要通知。有的工作微信群成“秀场”,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拍照展示。

  有干部反映,每天花在回复处理各类微信群上的时间少则半个钟头、多则个把小时。湖北省荆州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乔太平表示,《通知》明确不得以微信工作群等上传工作场景截图或录制视频来代替对实际工作评价,各地各部门应该抓好贯彻落实。

  据青海一名扶贫干部反映,某些基层干部需要随身携带若干有关部门配发的专用手机,包括综治网格员专用手机、扶贫干部专用手机、纪检干部专用手机等,以安装相应工作APP、加入相应微信工作群。单是分清并保管好这些手机已属不易,更严重的是,这些手机表面看起来高档,实则内存小、像素低,里面还有运营商预装的各种软件,非但不能提高工作效率,反而经常误事。

  对此,安徽合肥市读者叶丰认为,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一些基层干部对这种发生在身边的形式主义没有察觉,思想上怠惰导致行动上懈怠,陷入了既深恶痛绝,又深陷其中的怪圈。可见,形式主义也有基层干部自身原因。

  减负是系统工程,要强化实干导向,反对形式主义

  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表明了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持之以恒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树立了为基层松绑减负、激励广大干部担当作为的实干导向。

  为基层减负,必须解决“文山会海”,少开会、开短会。比如,上级会议原则上只开到下一级,经批准直接开到县级的会议,不再层层开会。提高会议实效,不搞照本宣科,不搞泛泛表态。新疆石河子市读者程汉鹏认为,反对“文山会海”是指能不开的会不开,能合并的会合并;对没有实质内容、可发可不发的一律不发文。

  内蒙古通辽市读者马涤明提到,在精简“文山会海”时,要防止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近日,针对“文山会海反弹回潮的问题”,不少省份对文件、会议数量进行大规模压缩,但有的地方提出了“无会月”“无会周”。对此,有读者质疑,这是不是也有形式主义的嫌疑。会议本是统一思想认识,对重要事项进行研究、决策、部署的重要方式。“无会月”会不会影响当月正常工作?当月如有重要事项需要部署,怎么办?

  清理不必要的“文山会海”,减少名目繁杂的督查检查,但哪些是多余的?哪些又是必要的?这些问题看似是小事,但对基层干部来说却是关乎提升工作质量的大事。四川绵阳市读者唐加加认为,应该多走基层、勤访民情,才能把准“减负松绑”的方向,让基层干部的时间和精力回归到工作本身,为基层干部干事创业保驾护航。

  孙萌表示,领导干部应推崇多在现场的工作作风,沉到一线去解剖麻雀、解决难题。他举例说,某县部署建设村党群服务中心,县分管领导牵头召开了任务交办会,但一段时间过后进展缓慢。实地考察中了解到,原来是一些乡镇在选址、资金等方面出现困难,于是现场办公,针对存在问题加大协调力度,促使工作顺利完成。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纪委王明清认为,要鼓励基层干部说实话。如果上级部门听到的基层意见都是 “反响很好”“成绩很大”“效果明显”等套话空话,而听不到真实的基层呼声,不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形式主义突出问题更不可能有效解决。

  王明清来信说,一名基层干部因对上级汇报工作经常讲真话、提意见,被领导批评。无独有偶,某地一位县级干部,只因在宣传当地旅游时讲了一句“我们这里太穷了,广告费出不起”的大实话,被上级领导严厉批评,还写了检讨书。

  上海市宝山区委组织部肖光庆说,减负是系统工程,不仅要压缩文件、会议等看得见的负担,更要关注看不见的不合理要求,真正把不必要的负担减掉。同时,不可把减负做成“数字工程”,盲目追求大比例减数,忽视了基层实际需求。

  强化实干导向,关键看有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群众的评价怎么样,防止以文件落实文件。四川攀枝花市西区区委组织部胡佳说,各地各部门应该积极出实招,切实为基层干部松绑减负,更好激励广大干部崇尚实干、敢于担当。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22日 07 版)

(责编:李枫、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