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转型路 跨过几道坎(人民眼·改革开放40周年)

本报记者  张志锋  郝迎灿

2018年08月03日04:4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占地50万平方米的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
  崔 振摄

  上世纪80年代末的白沟箱包市场。
  资料图片

  T台上,模特队里,46岁的常艳平很抢眼。

  人到中年体态稍显丰盈,款款走来却是落落大方,十几米长的T台,此刻就是常艳平的小世界,而小世界的焦点,是她右手扶定的天蓝色拉杆箱。

  今年春天的第123届广交会上,河北省保定市白沟19家箱包生产企业的女业主们来了一次特殊亮相,为自家箱包代言。下得台来,常艳平展示的4款旅行箱新品接到107万美元订单,远超预期。

  春风解人意。踏着改革开放的鼓点,常艳平成为白沟众多草根创业者中的一员。

  一台缝纫机、一张案板,从家庭作坊起步,原本不产皮革的白沟,如今被誉为“中国箱包之都”,年产箱包8亿只,约占全国产量的28%;也是拥有14个专业市场的大型综合商贸集群,去年市场交易额达1147亿元。

  “南义乌,北白沟”。改革开放40年来,箱包产业爬坡过坎,正是小镇白沟栉风沐雨、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面对机遇和挑战,白沟人自强不息,求新求变,推动转型升级,迎来柳暗花明。

  

  模式转型

  从马路市场到商贸集群,从手工作坊到产业集群

  “原始积累过后,商业资金开始向加工制造业延伸”

  土地贫瘠的白沟,自古重商。70岁的白沟总商会副会长宋凤鸣说:“明清时,白沟是京城通往南方的水陆码头和商品集散地,有‘燕南大都会’之称。”

  改革开放的春风在东南沿海掀起春潮时,也在这个京南小镇激起阵阵涟漪。

  上世纪70年代末,白沟人开始走南闯北倒腾各种玩具、泥人、针头线脑等小商品,在大街上摆摊叫卖。

  老白沟人都记得,当时,高桥村八队的几个农民从缝制自行车座套起步,进而转向制作手提包,这是白沟箱包的起源。一个带一个,像滚雪球似的,附近农民纷纷动了起来。

  有买有卖成市场,“家家倒商品,人人搞推销”一时风行白沟。

  宋凤鸣说,人们先是在石桥坑摆摊,后来延伸到附近8条街巷,“一坑八街”红火10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白沟的今天。”

  白沟镇市场管理服务中心招商部主任孙宏建,小时候常去光顾市场里一家汽水店。“生意最火的时候,店主雇了10个人专门帮顾客开汽水瓶。眨眼工夫,地上就是厚厚的一层瓶盖。”

  那时候,熙熙攘攘的白沟大街上,骑自行车不如走路快。宋凤鸣说:“市场旁边的停车场,每天停满上百辆大卡车,外来采购商品的人不下十几万。”

  1984年,白沟首家专业市场白芙蓉市场建成,这是白沟市场发展的第一个里程碑。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白沟已经发展成为全国知名的小商品集散地。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发表南方谈话,东方风来满眼春。当年3月,河北在全省范围开展“白沟现象大讨论”。一家中央级报纸发表社论称赞白沟农民“在商业史上写下重重的一笔”。

  市场无形之手翻云覆雨,尝到商品经济甜头的白沟,也一度出现追逐财富的乱象:欺行霸市,强买强卖,一些丑恶现象浮出水面。

  1994年8月,河北省对白沟开展“扫黄打非”攻坚战,一次性收缴非法录像带2.2万盘。在一次执法行动中,公安部门在白沟收缴仿真手枪1580支。

  白沟市场何去何从?经历这次整治,一些白沟人开始琢磨新的出路。当时手提包、旅行箱在大城市逐渐兴起,敏感的白沟人迅速跟进,开始生产箱包。

  “原始积累过后,商业资金开始向加工制造业延伸,以市场化促进工业化、工业化带动市场化,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宋凤鸣说。

  由“门店市场”转向“前店后厂”,白沟由此启动经营模式的转型升级。

  1993年5月,白沟箱包交易城破土动工。

  “当年白沟市场的混乱,很大程度上缘于市场管理的失范。”白沟新城宣传文化局局长胡继红1986年就到白沟工作,“建设箱包交易城,提升市场管理水平的同时,更深的用意是鼓励当时已经萌芽的箱包制造产业发展。”

  常艳平聪慧,丈夫张永健勤恳。1993年,他们婚后一个月,大高村的农家小院里诞生了白沟第一批拉杆箱生产作坊。

  翌年,箱包交易城投入使用,常艳平率先租下一个40平方米的摊位。

  从家庭作坊起步,厂房历经两次搬迁扩大,年销售额从几万元到3000万元,常艳平夫妇创办的皮具公司,是白沟发展箱包产业的一个缩影。

  从单一销售到生产制造,逐步形成上下游全产业链,白沟箱包开始第一次跨越。

  从马路市场到白芙蓉市场,从2万平方米的箱包交易城到10万平方米的白沟国际箱包交易城,再到50万平方米的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白沟市场一路迭代升级。改变的是场地,提升的是营商观念和管理水平。

  发展至今,白沟已有14个专业市场,经营面积450万平方米,年交易额超1100亿元。箱包生产、销售市场主体3.4万余家,年产箱包8亿只,辐射周边从业人员共150万人,形成特色产业集群。

  品质转型

  从仿冒贴牌到培育品牌,从低端低价到提档升级

  “再难不走回头路”

  市场刚刚焐热,白沟再次遭遇挫折。

  2002年3月,一次箱包企业农民工苯中毒事件将白沟推向风口浪尖,7名务工人员2人死亡、5人住院。

  当时,白沟镇所在的高碑店市下派1000多名干部进驻企业,一天早中晚三次入户排查。70天后,白沟通过国家八部委联合验收。

  “苯中毒事件从表面看是安全生产意识不强,实质上是箱包企业低小散问题突出。”白沟新城工业和信息化办公室主任马俊超说。

  “再难不走回头路!”惊魂甫定,白沟镇一手“放水养鱼”,以规范、宽松的市场环境鼓励企业扩大产销规模,一手推动企业品牌化经营,促进产品提档升级。

  “放水养鱼”,在白沟叫作“五统一”管理:政府与各专业商城运营者组织成立商城管委会,对入驻企业实行统一招商、统一规划、统一协调、统一管理、统一收费,严禁政府各部门进企业乱检查、乱收费、乱罚款。

  “经营工厂、专卖店20多年,没有遇到一次工商、消防等部门无端上门打扰。”常艳平说。

  花香蝶自来。市场环境改善,引得东北一个县600多家箱包商户组团进驻白沟。“当地县领导带队来白沟劝商户返回,在座谈会上被商户代表戗了一通。商户们决定扎根白沟。”孙宏建说。

  品牌培育绝非朝夕之功、一路坦途。

  过去一提白沟箱包,人们常说:便宜!原因也简单,做箱包的大多是农民,家庭作坊,呈现为低、小、散。

  彼时的白沟箱包企业大多缺乏品牌意识,谈不上研发设计。“很多箱包厂都没有牌子,哪个牌子好卖,就拿来借用。市场上一出新款,买个样品回来,稍微改改就投入生产。”白沟一位“老箱包”坦言,“当时市场上有人专门卖各种商标,要啥有啥。”

  以前,箱包店铺门口都拉个帘子,店主守着,老客户来了热情地往里让,新客户登门则要盘问三番,生怕别人“偷走”产品样式。

  进入新世纪,人们的消费水平提高,更加注重品牌、名牌。这也给白沟箱包提出了新的课题:培育自有品牌,走自己的路,不蹚低端低价、恶性竞争的浑水。

  早在1996年,白沟就提出“树品牌、创品牌”,统一注册20个商标,供当地加工户免费使用。后来,为避免良莠不齐,一些品牌通过竞价转让给箱包厂家。

  最初,常艳平与一家五金配件企业有合作,经对方授权贴牌“高富泰”。可箱包做得再好,打的还是别人的牌子,不是长久之计。

  2002年,常艳平申请注册“三只鸟”的文字、图案商标,并重金聘下两位设计师专事研发。丈夫张永健离开销售一线,下到车间,严把30多道工序的质量关。

  十年磨一剑。“三只鸟”图案商标历尽曲折,终于在2013年获批。如今,“三只鸟”展翅高飞,已成为河北省著名商标。

  在申请图案商标期间,常艳平曾尝试用一朵“五月花”替代鸟的图案,“客户说,这么多年就认那个老标识,订单量降了两成。”这也给常艳平上了一课,拥有响当当的自主品牌多么重要。

  有了品牌,尚缺名牌。白沟箱包产业整体规模大、单位规模小,在研发设计、创意创新等方面还比较薄弱,单个企业创新成本高、难度大。如今,白沟年产值过亿元的箱包生产企业仍屈指可数。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平台来做。去年金秋,和道国际箱包交易中心成立“星合工坊”,打造和道创意小镇。这是白沟镇政府和运营商共同打造的工业设计创新平台,一头连着设计师,一头对接商户。

  “星合工坊”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开展合作,成立设计师联盟。4家专业设计机构已经进驻,现正打造高端人才孵化、创新成果转化和品牌展示交流基地。近两个月,有20多个原创设计转化生产并上市。

  从无牌到冒牌、贴牌,再到培育自主品牌,从低质低价到中高端原创引领,一路走来不寻常。如今,白沟箱包累计培育自主品牌1500多个,打造河北省著名商标37个、河北省名牌11个。

  业态转型

  从线下店商到线上电商,从稳定内需到扩大外贸

  “风起了,重要的是紧紧跟上”

  马路宽阔笔直,14个专业市场拉开城镇骨架,商铺林立,这是现实中可见的白沟。

  11万人交替活跃在线,2.3万户电商卖家每日发出货物36万件,这是网络上可触可感的白沟。

  10多年前,当电商、网购逐渐在大城市兴起时,地处华北内陆的白沟人,还守着传统的店铺经营。

  面对“互联网+”大潮,白沟人的嗅觉似乎失灵了。2006年,阿里巴巴集团曾派人来白沟免费开展电商培训,结果应者寥寥。

  直到3年后,宫夫等年轻电商先行者的到来,如石投水,在白沟激起涟漪。

  陕西小伙子宫夫,大学毕业后在天津卖箱包,后来遭遇同行不正当竞争,忍痛关了店铺,背负10万元债务,拖着一大堆尾货来到白沟。

  在白沟甩完尾货,宫夫发现,电子商务在这里还是一片空白。他找回上大学时注册的淘宝店账号,2009年10月,一个专注卖箱包的淘宝店铺正式开张。

  跑箱包市场找货源,商户见来了陌生人,照例盘问。

  “在哪卖货?”

  “网上。”

  一听这话,不等宫夫解释,对方不再搭理。态度差的,眼睛一瞪,“是来偷样的吧?”

  费尽口水,宫夫同一位商户谈妥两款主打产品。凭借价格优势,第一个月宫夫就做出一个爆款,登上淘宝网首页,卖出8万多件。

  一年多时间,宫夫还清外债。第二年,他把店铺开进多个电商平台,日均发单量5000件,“双11”促销期间甚至达到6万件。

  销售额攀升到2000多万元,这个小伙子只用了短短两年。

  当地商户们坐不住了,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上,白沟箱包店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更有部分企业办起了自己的网站。2015年,白沟出台《关于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及电子商务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彼时白沟已有电商1.8万多家、从业人员近4万人。

  专事双肩背包生产的司旭触网,纯属偶然。“2011年,办公室的一个文员跟我要身份证注册网店,当时并未在意,谁知小半年就做到日均50件的发单量。”司旭觉得有搞头,专门抽人组成两个团队,分别在阿里巴巴“贸易通”和“诚信通”平台上开展批发业务。

  “去年公司销售额几千万元,八成以上就是通过线上渠道出的货。”把公司交给经营团队去打理,司旭通过竞选,当上白沟电子商务协会会长,办沙龙、做培训,忙得不亦乐乎。

  电子商务在白沟遍地开花,也催生出一个新行业——网供。

  厂商生产是批量,网店经营是零售,对接不畅咋办?网供服务应时而生,这些网供店一头服务电商卖家,一头连接箱包生产厂商,同时为网店提供款式开发、美工设计等保姆式服务。

  白沟老镇政府后边窄窄一条街,从东往西,不足一公里分布着上百家网供店,形成“网供一条街”。宫夫粗略估计,白沟的网供店在1800家以上。

  借力“互联网+”创业,就要站在风口上,不断转型升级。宫夫如今已不再打理网店生意,招募100多名年轻人,做起箱包营销的视频直播。

  一场直播长达五六个小时,平均销货千余件,这对宫夫来说算不上大生意,但是,“风起了,重要的是紧紧跟上。”

  市场的拓展,不单局限于从线下到线上,还有从内销到外贸的转变。

  过去,白沟市场主要辐射国内华北、西北和东北等地区。2016年9月,白沟箱包市场成为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黄河以北,只此一家。白沟出口贸易的大门,由此进一步打开。

  “随着试点工作的推进,白沟市场内数万家没有自营进出口权的小微企业和商户,享受到出口的便利,海关快速通关,可以拼箱组柜、个人收结汇。”白沟新城经济社会发展局局长助理刘磊说。

  政策利好之下,白沟出口贸易额迅速增长:2016年完成1.42亿美元,2017年增至6.55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完成2.9亿美元,同比增长近2倍。

  业态转变热了白沟市场,也火了物流运输。“深圳一家快递公司进入河北市场时,按惯例将分公司设在省会石家庄,没过多久就发现,60%的单子来自白沟,于是在白沟再设一家分公司。”司旭说,去年白沟三大物流中心172个站点,货物吞吐量达1700余万吨。

  城镇转型

  从单打独斗到强筋壮骨,从一城一地到借势发展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宏阔视野中寻求发展机遇”

  2010年9月,白沟镇脱离高碑店市,与白洋淀温泉城开发区合并组建白沟新城,合署办公,扩权强镇。

  2014年春天,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战略。根据规划,白沟的功能定位更加明晰,首要的是建设“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

  当年底,3000名北京大红门商圈市场商户组团搬迁白沟,白沟迈出承接北京外溢产业第一步。不料,因大红门市场尚未彻底关停,八成以上的商户又陆续回迁北京。

  “究其原因,在交通物流、市场发育、生活便利等方面,白沟跟北京相比还是有较大的差距。”白沟新城京津冀协同发展办公室主任闫小飞说。

  商户的来而复返,深深刺痛了白沟人。“白沟的发展,要跳出一城一地的狭隘格局,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宏阔视野中寻求发展机遇。”白沟镇党委书记杨建军表示。

  接下来的几年,白沟累计投入3亿多元,着重优化道路交通、水电供应、生态环境、平安建设四个方面,发展环境改善,城市面貌改观。

  走进和道国际动批服饰广场,卖场宽敞明亮,空调凉爽宜人,舒缓的音乐让人不由放慢脚步,享受购物的乐趣。这里不是印象中喧嚣杂乱的批发市场,更像繁华都市的大商场。

  广场一楼入口处,范大东70平方米的店铺亮亮堂堂。他2014年就在白沟购房置业,去年第一批入驻,先行一步,占了个好铺面。

  店面10平方米,租金一年20万元,库房在2里地开外的民房半地下室,这是范大东之前在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时的境况。如今在白沟,铺面70平方米,头三年免租金。更让范大东满意的是这里的营商环境,“营业执照由政府和商场统一代办,我只需要提供材料,不用再往返跑。”商贸产业成熟度也出乎他的意料,“从白沟发货到内蒙古包头,最多两天,跟北京一个样。”

  “北京大红门童装经营户200家,北京天意小商品经营户200家,北京百荣玩具经营户50 家……”闫小飞掰着指头细数,目前白沟已承接北京外溢商户3000多家。

  更振奋人心的机遇,诞生在去年春天——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

  翻开行政区划图,白沟与雄安新区唇齿相依,距其核心区不到25公里。

  白沟电商创业者麦子,因其母亲不适应北方气候,打算转到杭州创业,已在那边买房。正准备举家搬迁时,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传来,让她兴奋得几个晚上没睡好,最后决定留下来。“我要和雄安新区一起成长。身边好几个朋友也准备继续留在白沟发展。”

  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老商户郑建甫的老家在浙江,离开北京后他原本有多种选择,最后也瞄上了白沟。“进入雄安,白沟是桥头堡。今天不来主动参与,明天怎么能分享发展红利?”

  分享雄安机遇,白沟迎来又一个春天。

  “小”白沟,大作为。前不久,白沟举行以“共享雄安机遇,深化产业变革”为主题的“首届京津冀商贸产业高峰论坛”等系列活动,助力白沟产业转型升级。“我们将与新区错位发展,借势提升,打造雄安新区高端高新产业的功能配套服务区,建设支持雄安新区建设的24小时‘雄安资源储备中心’。”杨建军说。

  北京南,雄安北,一个开放包容的新白沟正待崛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3日 16 版)
(责编:王仁宏、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