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3600多米、每年大雪封山半年多、数千平方公里仅9户人家

探访玉麦守边人(新时代·面孔)

本报记者  邓建胜

2017年11月03日10: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探访玉麦守边人(新时代·面孔)

  图①:巡逻官兵手拉手涉水而过。
  图②:走过水毁路段,官兵的军靴里全是水。
  图③:将要返程,巡逻官兵在国旗前留影。
  本报记者 邓建胜摄

  步行17公里,要花多长时间?如果是在平地,2个半小时足够了。但在海拔3600多米、每年大雪封山半年多的西藏自治区隆子县玉麦乡边境线上,这些年轻的公安边防官兵告诉你,至少得花6个小时甚至一整天。10月30日,记者跟随这群坚守边境的“最可爱的人”,体验守边的苦与乐。

  玉麦是我国人口最少的行政乡,方圆数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目前只有9户人家共32名户籍人口。这里地处峡谷高原地带,边境线长近百公里,有3条通外山口。由于独有的气候环境和地理特点,长期以来,玉麦基本属于进出全靠手脚并用、生活保障全靠驮的“世外桃源”。2011年这里设立了玉麦公安边防派出所。6年多来,边防官兵将维护边境的安全稳定视为天职,克服种种困难,全力守护这片神圣的国土不被侵占、不被蚕食。

  “有国才能有家。没有国境的安宁,就没有万家的平安。作为边防军人,我们的使命就是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幸福家园的建设者。”在水毁路段过独木桥时,边防派出所所长徐杨刚与战友次朗不小心跌入湍急的溪流里。上岸后,倒出军鞋里的泥水,徐杨刚深情地对记者说,“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们都要看好守好!”

  巡逻途中遇到这样的场景,对于徐杨刚他们来说,已成家常便饭,“没关系,习惯就好了”。

  徐杨刚告诉记者,成为一名边防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2008年他从四川警察学院毕业后申请加入了西藏公安边防部队。经过反复争取,2013年初,他终于如愿以偿,背着行囊来到了祖国边陲玉麦。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报到第一天,玉麦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隆子县城到玉麦乡的直线距离只有四五十公里,但我从县城出发,路上辗转2天才到达玉麦。玉麦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太冷清了’,偌大的乡只有9户人家,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因为老百姓基本上都到山上放牦牛去了。”徐杨刚说。

  边防派出所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边境及辖区的治安管控,因此巡逻护边就是官兵们的日常功课。在玉麦公安边防派出所,今年23岁的毛林已有5年多的兵龄。他清楚地记得2015年6月的那次巡逻。经过6个多小时的徒步巡逻来到所谓的“争议区”时,眼前的一切让他与战士们无比愤怒。

  “在我国领土上的一些巨石、树干上,居然涂有外国国旗和文字等。这是外方妄图蚕食我国领土的惯用伎俩。我禁不住冲着对方的密林大吼,然后从联防队员手中夺过藏刀,把树上、石头上的非法涂鸦全部铲除。在巨石上用油漆写上‘中国CHINA’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向祖国的方位敬上庄严的军礼。”说到这里,这位来自四川的小个子军人,眼里噙着泪水。

  来回30多公里的巡逻路上,高山峡谷内层林尽染,秋色迷人,但参谋次朗和战士李永明一直神情严肃。在与他们断断续续的交谈中,记者得知一个小故事:

  2014年冬大雪封山。过冬前采购的蔬菜由于保存不当,坏了一大半,到2015年4月,玉麦边防派出所就彻底断菜了,官兵们每天只能靠吃罐头和萝卜干度日。一直到5月底,日拉山的雪稍化一些,上级单位调拨的3袋蔬菜和1箱苹果才运到派出所。“那天下午大家欣喜若狂,但打开包装后都傻眼了,蔬菜全烂了,苹果全变成紫黑色,散发出酒糟味。但新兵伍先健不顾一切抢过苹果就啃,我们的‘头儿’徐杨刚看到这一幕,当时就大哭起来。”次朗平静地述说着,像在讲邻居家的一段往事。

  毛林说,从那时起,徐杨刚发疯一般钻研温室种植技术,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尝试。后来发现院子里的石块太多保不住水分,于是,派出所全体官兵一有空闲就挖石头,然后从乡里的伐木场拉来锯末、到山野捡来牛粪,一起拌到沙土里。幸运的是,从去年冬天起,派出所自己建的温室大棚里,终于长出了绿叶菜。从此以后,大雪封山的日子,小小的警营有了春的生机。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03日 11 版)

(责编:刘梦妮(实习生)、章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