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观察

杨焕宁被降级 十八大以来还有哪些省部级干部受此处理?

2017年08月03日10:58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8月3日电 (记者景玥)近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第十八届中央委员,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焕宁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通报显示,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杨焕宁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由监察部报国务院批准给予其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所得。给予其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断崖式”降级后生活待遇和政治待遇均受影响

从正部到副局,连降3级,给予其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这两项惩罚对杨焕宁有何影响?我们来查阅一下权威资料:

先来看党纪处分,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条至第十一条规定,留党察看处分,分为留党察看一年、留党察看二年。留党察看期限最长不得超过二年。党员受到留党察看期间,没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党员受到留党察看处分,其党内职务自然撤销。对于担任党外职务的,应当建议党外组织撤销其党外职务。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党员,恢复党员权利后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其原任职务的职务。

再来看行政处分,据正义网资料显示,一般情况下,正部级65岁退休,在人大政协工作的副部级63岁退休,正局级以下60岁退休。被“断崖式”降级后,也就意味着杨焕宁将提前结束仕途退休。退休后生活待遇和政治待遇也自然会受影响。

十八大以来至少有25名省部级干部被降级 18人来自地方

梳理发现,十八大以来,至少有25名省部级干部被“断崖式降级”,其中,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礼祖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赖德荣被给予的处分最重,从副省级连降七级至科员。另有10人被降为处级,1人被降为科级。

在这25名遭遇断崖式降级的高官中,60后官员有5人,其余20人均为50后。18人来自地方,5人来自国家部委,2人来自国企。

翻看违纪通报可以发现,被断崖式降级的高官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违反组织纪律,如违规提拔干部;二是违反工作纪律,如干预执纪审查工作;三是违反政治纪律,如对抗组织审查;四是违反廉洁纪律,如利用职务之便谋利,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五是违反群众纪律,如在接待群众来访工作中弄虚作假;六是违反生活纪律,如生活奢靡、贪图享乐;六是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如公款消费或接受公款宴请等。

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的,像对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魏宏的通报中,就提到了他插手司法活动,湖北省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贺家铁则是在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泄露巡视工作秘密,而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赖德荣的违纪表现之一则是多次到境外赌博。

关于“对涉嫌严重违纪的官员采取降级处理”近几年来在中纪委网站新闻里多有阐述:

2015年3月22日,中纪委网站刊文称,有干部不把违纪当回事;纪检干部“发现违纪就要及时处理,该处分的予以处分,该降级的予以降级,这应成为纪律检查工作的重头,而立案审查、移交司法则应是少数”。

201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福建调研时指出,从严治党要靠纪律管全党,把纪律挺在前面,要靠坚强的党性和责任担当。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做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少数。必须改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的状况,真正体现对党员的严格要求和关心爱护。

2016年1月中纪委网站专门刊文解释“何为断崖式降级”,文章指出,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为了防止不出事都是“好同志”,一出事就成了“阶下囚”。其中每一种形态对应问题的严重性层层递进,而所涉范围层层递减,既彰显铁腕反腐、惩前毖后的坚决态度,也体现严管厚爱、治病救人的良苦用心。“断崖式”降级即“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对应了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第三种形态。

针对降级处罚的意义,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八大后,降级处罚使用的频率更高了。这种处理能触动其切身利益,比警告、记过要严厉,但比“双开”更人性化,能很好地起到惩戒作用。

十八大以来受到降级处理的省部级干部:

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付晓光被降为正局级

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被降为科员

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颜世元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韩志然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中国农业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云由中国农业银行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安排工作

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刘礼祖被降为科员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刘志勇被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东风汽车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朱福寿由东风汽车公司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

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国家税务总局原总经济师范坚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魏宏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湖北省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贺家铁被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力夫按照副科级确定退休待遇

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孔令中被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赖德荣被降为科员

天津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尹海林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被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

民政部原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原会长陈传书被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中央纪委驻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纪检组原组长曲淑辉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国资委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张喜武被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

天津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王宏江被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