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费更坚决 企业有感觉(“放管服”改革回头看·督查进行时)

——国办开展“放管服”改革专项督查综述之七

本报记者 赵展慧

2017年06月18日04: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工作,把降低企业成本,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内容。今年以来,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降费清费政策措施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企业的感受究竟如何?近日,本报记者随国务院办公厅“放管服”改革专项督查组赴多个省份探访了有关情况。

  力度大措施实,降费打出“组合拳”

  “过去,按大工业用电标准收费,我们企业的电价大约每度电4毛9。2016年,通过平台交易,平均电价降到了3毛3,一年算下来,能省2800多万元。”内蒙古通辽市用电大户伯恩露笑蓝宝石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给企业降成本的“礼包”确实切中要害,企业受益明显。而且,这样的“礼包”还在源源不断送到企业手上,今年5月国务院公布将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扩大发电企业和用户直接交易规模,6月初国务院公布清理能源领域政府非税收入电价附加,取消其中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降低25%。这几项措施预计每年减少企业负担逾千亿元。

  电价降低,是一系列降费政策“组合拳”的缩影。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593项,地方取消收费770项以上。

  能少收的尽量少收。去年国务院第三次督查中,有企业反映,当前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标准过高,加大了企业负担,应该予以降低。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今年3月财政部发布公告,从4月1日起,在扩大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免征范围的同时,设置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标准上限。除了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标准调低之外,取消或停征了35项中央设立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将商标注册收费标准降低50%。据督查组了解,北京、山西、辽宁、广东等地在落实中央减轻涉企收费政策措施的基础上,还取消了本地区设立的全部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

  不该收的坚决不收。2016年,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先后两次通报部分地区和部门乱收费的典型案例;国家发改委组织各地价格主管部门对全国住建、国土、环保、交通、税务、食药监、质检、海关、银行等30多个行业1.02万家单位进行检查,对乱收费行为实施经济制裁4.1亿元。

  一系列政策“组合拳”到底为企业减轻了多少负担?仅去年一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就降低企业税负5736亿元;实施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输配电价改革、落实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政策等,企业用能成本减少2000多亿元;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失业保险费率,降低企业人工成本1050亿元;规范和阶段性适当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减少企业缴存金额超过150亿元;清理退还建筑业企业各类保证金496.5亿元……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于7月1日施行新一轮减税降费措施,预计每年可再减轻企业负担2830亿元,加上今年已出台的4批政策减税降费7180亿元,“全年为企业减负超过1万亿元”的政策“礼包”已提前发放。

  建机制管长远,涉企收费亮清单

  广东制造企业格兰仕集团向记者展示了企业的财务清单: 2016年主要缴纳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性收费,支出项目不过10多项。广东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广东省在2014年底公布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目前已取消、免征了130多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实现了省定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零收费’和部分国家定由地方收取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零收费’,每年免征收费金额达130亿元。”

  对涉企收费项目实行清单管理,给企业一本明白账,是本届政府降费建机制、管长远的重要措施,也是为企业减负的核心环节。保留的收费事项要列入收费清单,并向社会公开,清单上没有的,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一分钱也不能收。

  收费清单实现全覆盖。目前,各地区、国务院相关部门都公布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目录,以及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服务收费和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收费清单,为规范涉企收费奠定了基础。从已公布的收费清单情况看,全国政府性基金有21项,中央层面设立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3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批准设立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平均不到15项。

  收费清单迈向法制化。“税收法定,收费也应当法定。降费要进一步规范化,该取消的要取消,该保留的也要说明为什么保留。”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减轻涉企收费需要加强法制建设。财政部已着手研究起草《政府非税收入管理条例》,为进一步规范政府收费行为提供法律依据。

  在本次“放管服”改革专项督查中,记者发现,随着清单制度的完善,企业普遍认为涉企收费的透明度增加了。2016年全国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也显示,90%左右的企业对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制度表示认可,认为收费依据、收费标准和收费范围在涉企清单中明晰易懂。

  企业“被自愿”交费仍存在,收费清理面临硬骨头

  降费措施一轮接一轮,收费清单制度不断完善,为何仍有一些企业抱怨缴费项目过多、负担仍然太重?

  从娃哈哈集团的缴费清单中或许可以看出原因。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对娃哈哈的收费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娃哈哈集团实际缴费项目212项,其中政府性基金2项,行政事业性收费26项,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1项,政府收费项目已不多,并且大部分经营服务性收费都放开了政府定价。但是212项缴费项目中,经营服务性收费、协会商会会费等项目合计183项,占比高达86%。这些项目名义上不属于政府的收费项目,却有不少是企业“被自愿”交的费,成为企业“不得不过的门槛”。

  督查中,有些企业反映,行政审批不收费了,但行业协会开始收了,政府部门收费少了,但中介服务收费多了;个别收费项目取消只是改头换面、卷土重来,严重影响清理涉企收费的实际效果。

  “涉企收费花样翻新、屡打不绝,甚至清理一批又冒出一批,既有个别地区和部门重视不够、落实不力的原因,也与体制机制上一些深层次矛盾有关。”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郑立新指出,经过近年来的清理规范,降费改革进入深水区,更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逐步凸显。督查发现,行政类收费项目明显减少,但依托行政职权向企业征收的中介服务收费有增多趋势;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收费项目明显减少,但依托垄断地位实施不合理收费的现象在一些领域有所抬头;政府收费给企业带来的负担相对减轻,但一些不合理的罚款、检查、保证金等给企业带来的负担仍较重。

  “现在收费清理改革面临的问题都是‘硬骨头’,要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国办督查组相关负责人表示,很多不合理的经营服务性收费、协会商会会费,根源是其依靠的行政权力或垄断地位,要打好降费的攻坚战,还需政府进一步自我革命,从体制上打破隐性垄断。

  目前,有针对性的清理规范措施已跟进。比如今年初,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通知整治“红顶中介”,重点清理规范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收费,包括各类技术审查论证、评估评价、检验检测、鉴证鉴定等,坚决杜绝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

  6月13日,全国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再次就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作出部署,要求全面落实结构性减税政策,切实减少涉企收费,不折不扣落实今年出台的使企业减负1万亿元的措施,为各类市场主体减负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8日 02 版)

(责编:崔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