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治理问题突出 环保部约谈北京大兴等7地政府

2017年04月01日14:13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4月1日电 据环境保护部网站消息,1日,环境保护部对北京市大兴区,天津市北辰区,河北省石家庄赵县、唐山开平区、邯郸永年区、衡水深州市,山西省运城河津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集中约谈,督促落实大气污染治理措施,夯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进一步向基层传导环保压力。

约谈要求,大兴区,北辰区,赵县、开平、永年、深州,河津等7区(市、县)应提高认识,深化治理,狠抓落实,不断改善大气环境质量。要按要求制定整改方案,并在20个工作日内报送环境保护部,并抄报相关省级人民政府。

约谈会上,7区(市、县)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均作了表态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深刻反思,强化整改,压实责任,确保大气治理工作落到实处,不断改善环境质量。

据悉,环保部约谈间认为,上述7个区(市、县)大气环境治理突出问题有5方面:

一、环境质量形势十分严峻。北京大兴区2016年PM10、PM2.5浓度均为北京市各区中最高,今年截至3月26日,全区PM10、PM2.5浓度仍不降反升,大气环境质量形势严峻。天津北辰区今年以来大气环境质量恶化明显,截至3月26日全区PM2.5浓度较2016年同期上升36.5%,浓度均值为天津市各区县最高。2017年1月1日至3月26日,石家庄赵县PM10、PM2.5浓度均值较2016年同期分别上升55.6%和66.7%。唐山开平区2016年大气环境质量在河北省143个县(市、区)中排名倒数第一,今年以来继续呈明显恶化趋势。邯郸永年区目前已成为邯郸市大气环境污染最重的区县。衡水深州市今年截至3月26日,全市PM10、PM2.5浓度均值分别高达183μg/m3和127μg/m3,大气环境质量形势十分严峻。运城河津市2016年PM10浓度同比上年不降反升,今年以来大气环境质量仍呈恶化趋势。

二、重点环保措施落实不力。机动车污染治理工作不力。大兴区是北京市重要货运物流通道,机动车污染问题较为突出,但对大型货运车辆环保监管执法力度不够,相关部门也未建立有效监管协作机制。督查发现,凤河营、榆垡等检查站未按有关要求对进京重型柴油货车排放情况进行环保查验。虽然配备较强机动车环保监管执法能力,但没有发挥应有作用,榆垡检查站固定式机动车遥感监测设备长久闲置,区里配置的移动式遥感监测设备使用率较低。

“散乱污”企业清理工作滞后。大兴区安定镇后安定村、金都建材城、澳华产业基地、旧宫镇德茂庄村等聚集大量“散乱污”小企业,多数无大气治理设施或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目前未按要求清理到位。

错峰生产措施没有得到落实。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天津北辰区富莱德有色金属制品、千鑫有色金属制品、金天马冶炼、国刚铸模、津西北园机械铸造等5家铸造企业未落实错峰生产要求。衡水深州市河北凯普达汽车部件制造公司、河北瑞丰动力缸体公司铸造车间未落实错峰停产要求;深州嘉信化工公司、衡水宏森五金制造公司在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期间,未按要求落实减排措施。

三、企业违法排污问题多发频发。大兴区北京金尚德源工贸,嘉华家具厂、道康明家具厂,北臧村镇西大营村加工砂浆和腻子粉的小作坊等均无大气治污设施,粉尘未经处理直排;北京金盛彩色印刷设计公司废气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烟尘无组织排放明显;北京金属回收车辆公司、北京天交报废汽车回收处理公司近年新建的拆解生产线无环保手续,拆解过程VOCs无组织排放严重。天津北辰区天津市隆兴伟业喷涂房和表面处理车间无处理设施,酸雾逸散环境;森雷电器、恩特装饰、城利达发泡制品、富尔欣车料、莱利斯特科技等企业,无组织排放污染突出;金运龙金属制品、三泰建筑、成远金属制品等企业违规使用劣质散煤。唐山开平区腾达石灰厂治污设施未运行,车间内粉尘污染严重;隆源新型制砖厂无环保手续擅自违法生产。邯郸永年区永洋特钢、永兴钢铁、永年县水泥公司、七星山水泥厂等企业或环保设施老化,或大气治理设施简易,或厂区管理混乱,烟尘无组织排放明显。衡水深州市顾家家居河北公司家具喷漆车间收集处理措施不到位,漆雾无组织排放严重;河北泽安丝网制造公司一条浸塑生产线在除尘设施尚未同步完工情况下即擅自投入生产。运城河津市华鑫源钢铁公司私设暗管,多次向厂外渗坑排放未经处理的含铬废水;中国铝业山西分公司氧化铝厂区雨污不分,多次通过雨水口外排碱性生产废水,污染涧河水体,导致下游涧河水质pH值高达9-12。

四、“散乱污”企业污染整治不力。大兴区北京南郊农业生产经营管理中心,青云店镇北辛屯村多家废品收购站和小服装加工厂,青云店镇杨各庄黑猪宴饭店,黄村镇狼垡四村世纪华联超市等使用无治污设施的燃煤小锅炉或生物质燃料锅炉,污染排放突出。天津北辰区刘家码头村、青光镇羊圈村、泽涌路等周边地区集聚数百家废塑料回收、家电拆解回收、废旧电器回收、废油桶油壶回收等作坊,以及大量小家具、小机械等企业,大量使用劣质散煤,环境普遍脏乱,大气污染严重。邯郸永年区裴坡庄村周边多家小型螺丝标准件加工企业未安装油烟净化设施,无组织排放明显。衡水深州市唐奉镇赵八庄村10余家小散乱污企业无任何审批手续和治污设施,环境污染突出。

五、不作为、乱作为问题仍然多见。大兴区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不实,北京蓝天开思班钢结构公司早已于2015年8月停产,但均列入应急响应停限产清单;经信部门工作不严不实,北京宏丰嘉都建材销售中心、北京建英亿发商贸公司、中原华宇(北京)贸易公司等企业,于2012年至2013年已搬迁,但仍被列入2017年“散乱污”企业清理整治工作台账中。天津北辰区发展改革委未按要求落实散煤清洁化有关职责,青光镇、西堤头镇洁净型煤需求计划分别为11354吨和17278吨,但实际配送仅6687吨和12268吨。石家庄赵县工信部门对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不力,不清楚企业停限产清单及其落实情况;发展改革、质监、工商等部门推广或监管的部分型煤煤质没有达到质量要求;住建部门未采取有效的扬尘管控措施,县域扬尘污染问题突出。唐山开平区商务部门在2016至2017年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时未按要求对油气回收设施开展应急检查;巍山区域环境整治不力,环境脏乱问题长期未有效解决,群众反映强烈。衡水深州市住建局和开发区管委会互相推诿,均未履行建筑工地扬尘监管职责。运城河津市有关部门对润升豆业未依法取缔关停等问题失察。经现场核查发现,该企业不仅未被取缔,反而顶风生产,废水未经处理通过暗管直排厂外农田。

(责编:仝宗莉、李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