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总理喊话让停业两年的梦花街馄饨复出吗?

2017年01月23日21:38  来源:人民网
 

  总理为梦花街喊话和这碗馄饨的复出故事意味深长:法治不可动摇,安全必须保障,和谐亦要达成。这一切,要制度创新,也要管理者具备同理心,更需要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助力。

  喜大普奔!上海滩那碗用猪油下的小馄饨又能吃到了

  被坊间誉为“上海滩十碗最好吃的馄饨”之一的梦花街馄饨,在历时近两年停业后,终于将重新开张。1月20日至22日,梦花街馄饨试营业三天,计划于2017年元宵节后正式开门迎客。

  馄饨店搬了新址,在上海市黄浦区中华路光启南路口,黄浦区人才中心楼下,离梦花街不算远。新店面装修的颇有艺术感,毫不逊色于当年《梦想改造家》节目组改造后的梦花街19号。

梦花街馄饨新店面 记者 屠知力摄

  还是熟悉的猪油打底,还是金黄的蛋丝、碧绿的香葱、大馅薄皮、量大份足……就是上海小囡从小吃到大的“妈妈的味道”。虽然换了新址,价格倒没有水涨船高,招牌鲜肉小馄饨7元14个。

  以前,梦花街馄饨只做早市,搬到新店址改成全天营业。试营业期间,顾客的热情简直“井喷”,早市7点开始,中午不到,一天的馄饨就已卖光。毕竟积攒了20多年人气,不少老顾客都馋了两年了。

  宋家下岗三姐妹,用20年做了一碗百感交集的小馄饨

  梦花街馄饨,为啥停业近两年?

  上世纪90年代,在梦花街19号出生的宋家三姐妹,在实施产业结构大调整的背景下加入上海百万下岗工人的大军。没学历没技术,如何把日子过下去?为了帮女儿们渡过难关,父母将客堂间破墙开店卖馄饨,三姐妹告别了在灯具厂、仪表厂、塑料厂当先进工作者的日子,开始和馅熬汤煮馄饨。

  说不上有什么独门秘方,她们只是厚道地做着小本生意,20多年下来,馄饨铺从最早每天两三块钱的流水,到后来一不留神成为“网红”,不少人不辞辛苦专程跑到上海老城厢捧场。

  宋家三阿姨宋惠玲说,“挣的是份辛苦钱,说不上生意,就是份生计。”

  不过,名气给宋家带来的,并不只是喜悦。

改造前的梦花街馄饨铺 资料图片

  改造前,梦花街馄饨铺的环境确实糟糕。包馄饨在黑乎乎的客堂间,拿东西得侧身相让;煮馄饨在家门口,搭着五彩的塑料棚子弯着腰下锅;吃馄饨的在小巷子占道支出几张台子。梦花街是一条蜿蜒曲折老旧小巷,灰扑扑的外墙,裸挂着纵横杂乱的电线,灶台水池搭在屋边……

  2015年夏季,梦花街19号雀屏中选,上海广播电视台《梦想改造家》节目延请来自台湾的大牌设计师,让这间老屋焕发新生。三姐妹第一眼看到父母的新家,又哭又笑,“装修得太灵了,馄饨都不舍得做了。”

梦花街宋家三姐妹在装修一新的梦花街19号包馄饨 记者 屠知力摄

  馄饨铺更红了,树大招风。

  这么多年,馄饨铺并不符合申请营业、卫生等执照的条件,又是典型的违规“居改非”,环保、消防标准都不达标,一直属于非法经营。结果,从刚装修到即将恢复营业,梦花街19号在一个月里被投诉6起,特别是在装修时影响到居民的相邻权。无证无照的馄饨铺,依法停业已成定局。而换址重开,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对于小本薄利的梦花街馄饨铺而言,几无可能。

  从2015年夏天开始,这碗埋在不少上海人记忆深处的老城厢馄饨,成为不少食客心中的遗憾。

  一碗惊动了李克强总理的馄饨

  对于基层社会治理这一课题而言,这碗下了20多年的馄饨,浓缩着一个两难局面。

  一方面,梦花街19号一家人,在下岗后自行创业,用一碗馄饨解决了3个困难家庭20余年的生计,也算大众创业的一种形式;另一方面,无证无照经营触碰法律底线和城市安全红线,依法取缔,保护的是大多数人的合法权益。法不容情,无可厚非。

  人情和法理,正是基层社会治理经常面对的矛盾和冲突。如何破题,需要勇气,更需要化刚为柔的智慧。

  小馄饨铺引发社会治理的大课题。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11月视察上海时为此喊话,举例梦花街馄饨和阿大葱油饼,说小食店可能确实存在证照等问题,“但我们基层政府部门也应更多从百姓角度考虑一下,尽量寻求更多人的‘共赢’。监管也不一定是冷漠的,要多带一点对老百姓的感情。”

  法治不可动摇,安全必须保障,和谐亦要达成。这一切,要制度创新,也需要管理者具备同理心,更需要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助力。

梦花街一家人 资料图片

  上海基层政府为此做了不懈努力。在总理喊话之前,便“以小窥大”,做了各种方案,希望以主动服务的精神,让梦花街复出,激发市场活力。上海,花了近两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只“市场的手”。

  知情人士透露,梦花街馄饨重开的背后,是市场化波涛的推动。“由政府部门牵线搭桥,企业积极和市场监管部门互动,大家一齐努力来留住这碗上海老味道。”

  这家企业,便是创立于上海的网上订餐平台“饿了么”。“大半年里,政府陪着我们,前前后后沟通了几十次,我自己跑了也有十几次了。”负责这一项目的总裁特别助理姚臻对记者说。

  姚臻自己小时候就吃过梦花街馄饨,“馅大汤鲜、皮子比较硬,我们从小吃到大,希望能努力把这个味道传承下去。”打包把生馄饨带走在上海常见,他们考虑用互联网思维,让顾客能在网上订餐平台独家买到梦花街馄饨,通过市场化运作让品牌做得更好。”

  于是,企业出资帮助梦花街馄饨找到新址,进行后期设计装修,配齐厨房设备,并承担一半左右房租。梦花街馄饨得以再度亮相,宋家再度“全家总动员”,和馅、熬汤、煮馄饨……

  带着从总理到基层政府的关切,从企业到食客的人情味,并浓缩着上海滩各方情谊的“梦花街馄饨”新生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长三角工作室出品)

(责编: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