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万贫困人口两年要脱贫

解码虞城靶向扶贫

本报记者  吴兢  龚金星 王汉超  于洋  许晴

2016年11月13日04:0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0月底的一个周五,在河南商丘虞城县,记者旁听了一场被称作“日清周评马上办”的会议。

  全县、各乡镇主要领导近百人,加上委局负责人、群众代表,会场近400人。会上只有一个议题:24个督导单位在24个乡镇突击查看扶贫干部在岗情况。这项虞城原创的“日清周评马上办”制度,已成为虞城推进扶贫的“铁抓手”。

  3年前,虞城贫困人口高达14万;如今,贫困人口已减至7.4万;到2018年底,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要整体脱贫,任务依然艰巨。

  虞城县委书记朱东亚说,摸准穷根、精准开方,积极推进靶向扶贫,从优势中寻找突破,在难题中切中痛点,就能截断穷根,实现可持续脱贫。

  一问:扶贫谁来扶

  “制度倒逼”动起来

  把脉虞城,穷根在哪儿?120万人口,年产26亿斤粮食。基础设施差,群众等靠要,政府兜底弱。因病因残致贫就占三成,然后依次是因智、因老、因婚、因学等。

  开方虞城,优势在哪儿?毗邻5条高速、3条铁路,有3家上市公司,在全国钢卷尺市场占80%份额。尤其是开放的虞城人,有看天下的眼光、走四方的精神、闯世界的勇气。

  牢牢抓住“人”这一关键因素,“日清周评马上办”制度紧紧抓住“三个人”:部门负责人、乡党委书记、村支书,紧紧围绕全县带头的3.2万名党员。

  虞城扶贫,事多面广,千头万绪。扶贫任务被倒排、分拆,落到每一个具体责任人头上,当日事当日清,一周事一周评。一事一项,全部推进到一线,先实地查看,需要协调的在会上集中解决。每天完成分拆的事项,周末会上确定政策性、方向性问题,定了的事马上执行。经验推广、落后问责,一气呵成。

  针对扶贫中发现的一些懒作为问题,县委领导曾经一天约谈了10多个单位的一把手,督促扶贫工作驶上快车道。

  每周末的“周评”会,还是一个增知识、长本领的培训场、练兵场。专家授课,讲规划、讲金融、讲法治、讲扶贫,既讲题也答问,解疑释惑、精准指导。扶贫者脑袋富了,扶贫行动就准了、快了、新了、实了。

  全县148个贫困村,目前已全部下派驻村工作队,成立了县乡村三级“脱贫攻坚指挥部”,有机构、有场所、有人员、有设施、有经费,扶贫项目资金到村到户。

  二问:扶贫怎么扶

  “产业引擎”强起来

  虞城刘集乡孙楼村的孙凤林,因为儿女在外上学,全家被拖入贫困。

  2014年,乐为农牧业开发公司出面为孙凤林担保,贷款50多万元,助他建起3个鸭棚,养万余种鸭。

  身为贫困户,又欠50万元!一开始,孙凤林捏着一把汗,觉都睡不好。但公司有担保、供技术、管回收,好歹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一年半周期下来,他精心侍弄,把种鸭产蛋率最高保持到95%,挣了70多万元。

  在刘集乡,乐为牧业仅屠宰加工一项就解决270名员工就业,其中1/3是贫困户。

  细观虞城扶贫“施工图”,“产业引擎”最为突出。

  合作社+农户,公司+基地+农户,龙头企业+园区+合作社+农户,公司+基地+合作社+保险+贫困户,能人+家庭农场+贫困户……在虞城,装备制造、纺织服装、食品加工三大产业年底规模都能突破百亿。国际五金城正在成为名副其实的扶贫产业城。虞城产业集聚区就业49700人,未来3年将达到8万至10万人。

  产业跟着规划走,在详细的产业扶贫规划中,“十三五”全县将整合近20亿元资金,9.2亿元用于产业扶贫;资金跟着贫困户走,近两年,1.5万贫困户落实精准扶贫贷款7.6亿元;贫困户跟着合作社走,全县148个贫困村,组建专业合作社412个,带动发展农户17万人;合作社跟着龙头企业走,800多个合作社与48个龙头企业结对。

  围绕产业,虞城各板块都找准了优势定位。利民镇的食品加工,稍岗镇的五金装备,站集镇的纺织工业,界沟镇的传统制品,刘集乡的农牧品深加工,以及以产业集聚区、保税物流园区为中心的商贸物流六大区块初具雏形,年税收超千万的6家大企业总部已落户这个豫东小城。

  据统计,虞城目前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0%以上来自产业助力扶贫。商丘市长张建慧这样评点:产业路径是脱贫的重要抓手。衡量扶贫效果不仅看当下,更得看长远、看后劲。

  三问:扶贫咋见效

  “问题导向”实起来

  虞城县与中原农险“牵手”,不断推出扶贫新模式。在虞城,所有贫困户除新农合医保以外,大病不能报销的部分,县里拿出500万投保,高的能报销90%以上。“家有万贯,有毛不算”,搞养殖风险大,搞种植望天收。县里另拿出1500万,为全县种养业购买生产保险,种养由保险护航。

  金融助力脱贫也在提速。虞城组建扶贫资金池,政府出资1000万元,撬动银行投资1亿元投入脱贫攻坚,企业、种养大户、合作社每带动一个贫困户就业,按照规定就可申请不高于5万元的贴息贷款,不少厂门口贴出“贫困户优先”的招工启事。

  采访中,虞城县县长白超提出“理念超前才不走弯路”,全县贫困村的未来发展不是盲目跃进,而是都请专业团队,量身制定了规划。在城郊乡郭土楼村,村民与专家开了11次会,反复考察论证,决定发展城郊农家游。村子周边种起500亩的竹林,先期已带动村里93户、390人参与了有关经营。

  更多的创造力和活力被激发出来。稍岗镇韦店集村第一书记时圣宇带领村民玩起电商,作物没成熟,他们在网上的“预售”已经全部订满。就这样,今年村民种植的大樱桃,短短两周销售2000余斤,销售额4万余元。村里后续的农家酱、黑小麦石磨粉等纷纷上网。

  在虞城,苹果上网了,山药上网了,连豆芽都上网卖了。过去不敢想的,现在都做成了。

  最近,虞城还提了个大胆创意,在全国近3000家主板上市企业招募企业高管担任贫困村“名誉村长”,让他们认识贫困村,了解贫困村,深入贫困村,共建贫困村,让更多上市公司参与脱贫攻坚事业。

  在商丘市40.68万贫困人口中,虞城占比第一。商丘市域6个县均是贫困县,脱贫你争我赶。商丘市消除贫困的时间,基本脱贫2018年,全面脱贫锁定在2019年。商丘市委书记王战营说:“脱贫就是发展,发展是最大的扶贫。”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13日 02 版)

(责编:王政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