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六方面寻找长期治理之策

冬病夏治 定格蓝天

本报记者 寇江泽

2016年02月19日06: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冬病夏治 定格蓝天

  如何看待我国的环境问题?怎样真正做到企业守法,地方政府履行环保责任?大气污染治理有哪些新举措?2月1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中外媒体记者见面会,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介绍有关情况。

  拐点出现比发达国家早

  整个“十二五”期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非常明显的进步。“很少有哪个国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实施这么多大的工程来解决污染问题。”陈吉宁说,最突出的变化就是酸雨污染状况明显减轻。此外,劣Ⅴ类水质断面比例大幅减少,由2001年的44%降到9%左右,降幅达80%。

  据介绍,环境学中有一个“库兹涅茨曲线”,又称倒U型曲线。根据这一曲线,随着经济增长,污染物排放量逐渐增加,而在完成现代化之后,污染物排放量会到达顶峰,并随后出现下降。

  我国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2007年出现拐点时人均GDP为2460美元,氨氮和氮氧化物2012年出现拐点时人均GDP为6076美元。美国二氧化硫峰值出现在1974年,人均GDP为7242美元;氮氧化物峰值出现在1994年,人均GDP将近2.8万美元。陈吉宁说:“我国出现拐点比发达国家要早很多。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我国是追赶型国家,有后发优势,可以用更好的经验、更好的技术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宏观治理持续努力付出的结果。”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环境质量与老百姓的要求和期盼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陈吉宁说。

  环保执法硬起来

  “环保不守法确实在中国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陈吉宁表示,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过去的环保法太软,没有什么硬的措施,企业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二是存在地方干预。

  去年1月1日开始,我国实行了新的《环境保护法》,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解决软的问题。“通过过去一年的执法,守法情况开始发生积极的变化,企业感到有压力,地方政府有压力。” 陈吉宁说。

  如何应对地方干预?陈吉宁表示,我国在制度设计上存在着地方重发展、轻环保,干预环境监测、监察和执法,环保责任难以落实等现象。“十三五”有一个非常重大的环境制度改革——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建立环境监测监管的统一性、权威性和有效性,解决现在分块式管理的问题。

  “通过一系列具体工作的落实和制度上的改革,现在环境执法中一系列不守法问题会逐步解决。” 陈吉宁说。

  针对社会关注的“红顶中介”问题,陈吉宁表示,去年年底前环保部8家环评机构已经全部脱钩。全国各地完成了140家环评机构脱钩工作,不仅是环保部环评机构脱钩,地方各省市县环保部门环评机构也都要脱钩。今年还有200家类似的环评机构需要脱钩。

  研究可否错峰生产

  去年11月底到12月份,多地连续发生重污染天气。重污染天气该如何应对?

  据介绍,今年供暖期,重点做五件事情。一是做好重污染天气的应对工作,环保部启动“2+4”工作,北京、天津两个城市帮助周边保定、廊坊、唐山、沧州四个城市。二是强化监测信息的共享。今年1月底之前,所有京津冀地区的污染监测数据已经实现了共享。三是高架源监管。高架源通过烟囱向高空排放污染物,几个小时可能就从南部进到北京,会长距离地传输,影响范围很大。环保部要求京津冀所有国控企业的监测数据,在线监测必须跟环保部联网。四是严格机动车监管。五是组织开展大气专项检查,京津冀地区有大量的小散污染企业,要打掉一批违法排污和不能限期达标排放的小企业。

  针对大气治理长期问题,陈吉宁表示,冬病夏治主要做六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修订重污染天气的应急预案,包括统一预警分级标准,整个京津冀要统一预警标准,采取各自更有针对性的行动。二是抓好重点城市的污染控制。去年年底启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工程。三是强化工业企业污染治理,包括研究可不可以实行错峰生产,可不可以实行季节性、差异化的排污收费。用经济手段来减少冬季等特殊气象条件下的污染排放。四是解决燃煤的问题。最终通过用电替代煤的直接使用和气替代煤来解决问题。五是加强面源的污染控制。六是加大投入,保障资金到位。

(责编:崔东、刘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