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邮战役:抗日战争最后一役(民族记忆·你不知道的抗战故事)--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高邮战役:抗日战争最后一役(民族记忆·你不知道的抗战故事)

王伟健 肖琼琼

2015年09月02日09: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中陈列的反映当年受降仪式的蜡像。

  王伟健 肖琼琼摄影报道

  在江苏高邮市中心的一座西式建筑内,粟裕穿着新四军的军装,挤在人群中,看着眼前的受降仪式,面带胜利的微笑。屋子中央,一张长条形方桌,一侧是日军指挥官,正把一本本的日军名册交到新四军指挥官的手中,表示无条件投降。

  这是发生在1945年12月26日凌晨4时的事情。当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但盘踞在高邮古城内的日军仍在负隅顽抗。1945年12月19日,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亲自部署指挥,发动了高邮战役,用一周时间收复了高邮城。这一战役被学界称为抗日战争最后一役。

  包围高邮城

  高邮是个古城,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南控扬州,北扼两淮,是苏中连接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被称为“运河大门的铁锁”,素为兵家必争之地。根据史料,高邮东面是一片水网和开阔地,成为天然屏障;西面紧靠高邮湖,烟波浩渺,北面土城横亘,南面背靠敌区,层层紧固的工事和复杂的地形,给新四军攻城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不仅地理位置重要,而且因为高邮古城墙地势险要,给新四军攻城带来更大的难度。“高邮城墙高9米、厚7米,城墙上有多个机枪掩体,还筑有两层或三层大碉堡8个,城垛之间有射击掩体,城外还有一条宽5—7米的护城河围绕四周。”参加这次战役的新四军老战士如今说起高邮城防的坚固,仍然记忆深刻。

  现年89岁的甄为民,时任新华社兼苏中《人民报》派驻新四军的随军记者,不仅参加了战前动员会,还随主攻连踩云梯登上了高邮城墙。

  “我参加了高邮战役的全过程。发动攻城的动员会在高邮东边的一个村子里召开的,会上粟裕司令员发布作战命令,张鼎丞进行战斗动员。”甄为民回忆,“战斗很激烈,登城的竹梯子只有电线杆子粗,一次只能几个人一起冲,城墙上的日军和伪军用钩镰枪戳中梯子,不少战士连人带梯跌落下来。但是战士们一个个不停地向上冲,最终登上城墙,然后与敌人拼刺刀。”

  在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中,一张作战地图清晰再现了当年的战斗部署:第七纵队以一部兵力攻打邵伯,其主力则部署在扬泰线以北、邵伯以南地区,准备打来援之敌;第八纵队攻打高邮外围后攻城;华中军区特务团攻打车逻。

  12月19日晚7点,新四军在南北40公里、东西20公里的战场上同时发起攻势。至20日中午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的净土寺塔外,均被扫除。21日,我军攻克了邵伯等日伪据点,切断了高邮城日伪军的退路,在邵伯、丁沟一线构成对扬州、泰州蒋军的防线,并为打援准备了良好的战场。

  攻下净土寺

  净土塔寺是一座阁楼式的七级八面塔,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算得上是一座古塔。远远望去,塔身发旧,灰色塔身上白泥灰修补的痕迹格外醒目,走近才发现,塔身东南角上的颜色较其他部位更深,呈灰褐色。

  由于古塔在城门之外,又是一个制高点,因此,日军占领高邮城后,这个塔便成为日军的瞭望塔和军事制高点。

  “净土寺塔的火力很猛,居高临下,非常难攻。”原新四军八纵68团参谋邢继刚依然记得当年的细节,“我们用湿棉被裹着方桌做的‘土坦克’当掩护,越过开阔地带,一步步逼近净土寺塔,消灭塔内和高邮城之间的供给,还用炮轰。最终塔内的敌人投降了。”

  至此,高邮城已处于新四军的包围之中,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城楼上的警戒大部分换上了日军,并不断加固城防工事。22日清晨,粟裕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的村子,与八纵司令员陶勇一同视察了高邮城外地形,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

  外围打下来以后就开始搞政治攻势,22号到25号发动总攻前,用话筒喊话、放日本民歌、用风筝和用迫击炮散宣传单,漫天都是宣传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总攻

  12月25日夜,天黑雨密,路面就像涂上了一层油。尽管天气不利于攻城,然而随着三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新四军第八纵队及高邮独立团共6个团从西北、东、南三个方向同时向高邮城发起了猛烈攻击。

  面对坚固的高邮城墙,为减少新四军战士的伤亡,粟裕司令员布置战士们在东面开阔地用麻袋装满土,筑起了“半月形”工事,架上轻重机枪,与城墙敌军形成平射,压制敌人火力以掩护攻城部队。

  26日凌晨,在新四军多路进攻打击下,日伪军纷纷缴枪投降。据相关文献记载:在高邮战役中,仅高邮一城,新四军就歼灭日军1100余人,生俘近900人;歼灭伪军5000余人,生俘3500余人;缴获各种炮60余门、枪支4308支,军用品无数,战绩居华中抗日战争之最。此役拔除了残存在华中解放区内的日伪军据点,将苏皖解放区连成一片。

  26日凌晨4时,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政治部主任韩念龙代表新四军,主持在日军“洪部”礼堂举行驻高邮日军受降仪式。至此,被日军侵占6年之久的高邮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时间已经过去了70年,和平的曙光一直照耀着这个古老的县城。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曾经被日军占领的高邮城,不仅恢复了和平,而且比当时更繁华。净土寺塔本来是在高邮古城的城门外,如今,城墙已拆除,这座古塔的位置早已成为闹市区,而塔门口也修起了市民广场。白天,老人们带着孩子来这里嬉戏玩耍;晚上,华灯流彩,附近的居民来到这里,和着欢快的曲子,跳上一曲广场舞。而举行受降仪式的“洪部”礼堂,也已建成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向世人讲述着当年的沧桑和荣光。

(责编:曾伟、盛卉)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时政要闻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重要理论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供稿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呼叫中心 | ENGLISH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