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出租车、专车还是私家车:八问13亿人的出行方式变革

2015年03月03日18:21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出租车、专车还是私家车:八问13亿人的出行方式变革

  新华网北京3月3日电(“中国网事”记者李亚彪 刘林 孔祥鑫)2日晚,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媒体人员、学者、企业界负责人,就“衣食住行”中的“行”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两会开幕前,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从争论声中,梳理出了这一事关13亿人出行方式变革的八个问题。

  【问题一】专车安全吗?

  面对专车,百姓首先考虑安全问题。怎么看待女学生坐黑车遇害?遇到事故如何处理?司乘人员发生矛盾怎么办……全国政协委员、国浩律师(成都)事务所主任施杰认为,自驾车、出租车、专车都存在安全性问题,坐黑车被侵害只是极个别的例子。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认为,专车若正常运营,需纳入监管,保证乘客的出行安全。一家互联网专车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们从租赁公司拿车时,首先要求该车有第三方责任险、座位险、交通意外险等,基本上为18万元以上的新车;其次依托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全流程监控,确保了从下单到载客、下车的所有安全问题。在郑州市神州专车工作的一位司机说,他们新购的专车,服役期只有一年半,而后就变成公司出租用车,确保对安全性的投入。

  【问题二】谁在驾驶专车?

  有专车公司称,他们最基本的门槛是:司机要有五年以上驾龄;无不良或犯罪记录。驾驶员通过公司安排的路考与笔试。“我们不会让司机去砸自己的牌子,而不达标的司机也没有办法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两单投诉后就可以拜拜了。司机因为堵车说一句脏话被乘客投诉,这一单的服务费和这个星期的奖励就全没了。”快的打车公共事务高级总监叶耘说,“会开车的人很多,但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专车司机。”

  【问题三】怎么看待专车中的私家车?

  叶耘分析,中国汽车租赁行业确实存在不少私家车。一方面,订单如果上来太快,公司的运能是不够的;另一方面,为避免非高峰期的闲置,公司在上下班高峰时,无法增加运能。私家车的进入,可以利用闲置资源增加运能。“我坐过宝马、特斯拉私家专车,这就是分享经济的魅力。”叶耘说,解决运能有三条路:在放开牌照管制的前提下,租赁公司提供车辆,劳务公司提供代驾;政府推出电召出租车或高端预约租车,但无流量入口,还得公司间合作;共享经济,车辆在符合标准的情况下备案准入。“当政府提供的资源满足不了市场需求时,市场就一定会自己想出路。”叶耘表示。

  【问题四】出行改革同现有法规冲突怎么办?

  在特许制度下,专车合法性曾广受争议。施杰委员认为,特许经营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有关部门应顺势而为有所改变。蔡继明代表认为,要改革,就要在很大程度上突破现行的、不合理的法律法规。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可以依法授权相关地方作为改革试验区,在一定时间段内暂停、调整执行相关法律法规,以观其效,再考虑是否修订、废除。这方面已有先例,前不久,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33个试点县(市、区)暂时调整实施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关于农村土地征收等的有关规定。

  【问题五】专车对出租车行业影响究竟几何?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说,专车是对出租车的颠覆。出租车业有两个特点,一是最重要的资产掌握在员工手里,二是收入不直接进入公司账户,采取“份子钱”模式,发工资难以考核司机的工作积极性。专车则完全相反。蔡继明代表认为,只要取消特许经营,专车对出租车行业是没有影响的,现在冲击的是行业的垄断体制,倒逼出租车行业改革,否则一天干16小时,也不如专车干8小时。

  【问题六】出租车特许经营是否一放就乱?

  施杰每次到北京,最头疼的就是打车,3月1日刚到北京,就买了一张地铁卡。他说,出租车行业好比餐饮业。施杰表示,计划经济时代,一个县城开几家饭馆是要下批文的,一条街只有两家饭馆,服务态度、卫生条件再差,顾客也没有选择。市场放开后,饭馆上座率几何,与政府部门是没有关系的。施杰表示,“相关部门不要总想着替这些饭馆当老板,饭馆无钱可挣,就会去做别的生意。”“只要放开特许经营,不要担心空驶率,市场会自我调节。而且司机可以更自由地选择职业,更体面地赚钱。”王克勤说。

  【问题七】出租车“份子钱”是伪命题吗?

  出租车“份子钱”曾饱受诟病。傅蔚冈认为,有租车行为,就一定有租金发生,在美国,开出租车也要交“份子钱”。即使把“份子钱”降低,比如从5000元降到2000元,桌子下面的交易依然会把这个成本抬高到5000元,就像过去为当一个出租车司机,塞给公司的人几万元“茶水费”一样。垄断不除,消灭“份子钱”就是伪命题。“这好比一个被关到冷库中的人喊冷,不断给他加衣。可为什么不把他从冷库中放出来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出租车行业改革课题组成员王克勤说。

  【问题八】中国出租车司机收入合理吗?

  王克勤认为,日本出租车从业人员收入在蓝领中位居中下水平,而中国出租车司机收入接近白领,高出国民收入平均水平。蔡继明代表则认为,两国出租车从业人员的劳动强度不可同日而语。“每月扣除各类费用,只有三四千元,这就是北京白领的水平吗?”现在不让涨“份子钱”,公司又让每月交700元车辆保养费,还要交一个名头都记不得的176元保险费。“车辆哪用得着每月保养一次?再说,啥车每月需要700元保养费?过去‘份子钱’少,周末还可以休息,那才是白领的感受。”开了十七八年出租的舒奎(化名)说。

(来源:新华网)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