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王书金愿意接受山东高院问询

2015年02月13日02:3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王书金愿意接受山东高院问询

朱爱民律师

  2005年1月,河北男子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在被移交河北警方后,王书金交代了包括1994年8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在内的一系列强奸杀人案。因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已经结案,且案犯聂树斌已被执行死刑,而引发“一案两凶”事件,轰动全国。

  朱爱民律师是王书金的辩护人,他坚持王书金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真凶的观点。近日,朱爱民再次会见王书金。昨天上午,朱爱民向记者披露了王书金近况,称他在里面受到优待,并通过新闻联播获知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的消息,表示希望接受山东高院的问询。

  □披露

  受王书金“媳妇”委托做辩护

  京华时报: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会见王书金的情况。

  朱爱民:2005年1月,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获,移交给河北广平警方。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在这十年里,王书金先后被关押在邯郸市的多个看守所。目前,他被关押在磁县看守所。2013年9月,王书金领到二审判决,结果是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在进行死刑复核,但到现在还没有结果。从进入死刑复核到现在,我已经会见过王书金五六次。

  其中从2014年12月12日,聂树斌案被指定到山东省高院复查到现在,我会见了王书金两次。最近这一次是在2月2日。

  京华时报:王书金被抓后,如何获知本案进展这类信息的?您是怎样代理本案的?

  朱爱民:王书金犯的是好几起强奸杀人案。他被抓后,家人获悉了他所犯罪行,之后和他断绝了来往。以我掌握的情况,他的家人对他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毕竟他犯的不是打架斗殴、小偷小摸的事情,而是犯强奸罪,在当时乃至现在的农村,都是非常丢人的事情。王书金的家人承担的压力也非常大。

  2005年4月20日,我接受了与王书金有事实婚姻的女子马某的委托,担任了王书金的辩护人,到现在也是十年了。王书金和马某有一个孩子,我多次和马某交流过,如果王书金到了被执行死刑那一天,她是否愿意带着孩子会见一下王书金。马某明确表示不会,她害怕这样的经历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打扰。

  □现状

  得知聂案异地复查不再焦躁

  京华时报:王书金现在在看守所里的状态怎么样?

  朱爱民:在这十年里,除了办案人员,我肯定是见过王书金最多的人。王书金关押到磁县看守所以来,从我跟他会见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王书金在关押期间的生活得到了保障。王书金也提过,看守所的领导、管教民警和医生对他都非常好,有时还可以吃些小灶。王书金刚被抓时,整个人显得十分黑瘦,现在已经明显白胖了很多。最为关键的是,在会见王书金时,王书金说过他在看守所内可以看电视,主要就是看《新闻联播》。通过看新闻,聂树斌案由山东省高院复查、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最终获无罪判决,王书金对这两件大事都知道。由于王书金所涉及的案件特殊,看守所对他也是特殊对待了。

  京华时报:在这10年里,特别是二审宣判和进入死刑复核以后,王书金的心理是否有变化?

  朱爱民:是的,王书金的心理是发生了很大变化的。2013年9月底,案子二审维持了死刑判决,进入最高法的复核阶段。从那时开始,不管是我会见他的时候,还是看守所民警向我介绍情况,王书金的心态透出的都是一种焦躁。

  在会见时,他总是跟我说,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被枪毙的那个小伙子(聂树斌)的案子怎么办?我总觉得一旦死了,即使到了“那边”,那个小伙子都会找我来打架。看守所民警也希望我能会见王书金,跟他谈谈心。王书金知道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心态应该是转好了,他留给我的印象是,他觉得聂树斌的案子总算是有人管了,他好像也踏实了很多。

  心态有变化是一方面,在会见的这几次,我能明显感觉出来,王书金已经在交代后事了。他说过很牵挂家里人。我也跟他说过,快到春节了来看看你,这个春节前看了你,不知道下一个春节还能不能看到你。王书金现在面临的就是一把刀子悬在头上,刀子随时有可能落下来,但是王书金说他对此并不害怕,因为事情已经定了,杀人偿命这种观点他也认同。

  京华时报:王书金对于做过的这些案件持什么态度?

  朱爱民:从2005年1月被抓开始,王书金始终就没有否认过所犯过的一系列案件,包括1994年夏天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那起案件,他坚持承认这起案件就是他所为。王书金的这种心态应该是比较难得,就相当于“一人做事一人当”。现在有的部门,甚至是公权力部门明明做错了事情,还不肯承认自己错了。如果整个社会和成员都能做到敢于认错,那也是善莫大焉了。

  □观点

  山东省高院应该询问王书金

  京华时报:2013年6月和7月,王书金案的二审在邯郸中院开庭审理期间,王书金坚持承认自己是石家庄那起案件的真凶,您也向法庭陈述了这些观点,而河北的检方则否认。这个情况曾经被称为司法史上罕见的情况。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次庭审,有什么感受?

  朱爱民:王书金的案件二审,我作为辩护人,就王书金所提的他就是石家庄玉米地案件的凶手问题履行了职责。根据案件的情况,我在庭审时陈述了我的观点,也和检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

  从王书金的供述以及相关的证据上看,可以认为他就是石家庄玉米地案件的作案人。当时河北检方对案件陈述了4个观点,媒体也都做了报道。

  京华时报:王书金始终坚持他才是石家庄玉米地案件的凶手,在最近的会见时,他就案件说了哪些想法?

  朱爱民:王书金在看守所里知道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我问过他,山东省高院有没有对他就案情进行询问。王书金说还没有,但他是希望山东省高院可以询问他。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山东省高院应该有必要询问一下王书金,毕竟他也交代了一些案件的情况,作为“真凶出现”这样的特殊情况,应该听取一下王书金的交代。

  案卷的公开是一个重要问题

  京华时报:现在聂树斌案已经由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您对这起案件的后续进展怎么看?

  朱爱民:引用其他一些专家的看法,我觉得应该持谨慎的乐观。王书金案件的死刑复核一直没有下来,就判决认定的其他一些强奸杀人的案件,证据充分,事实也很清楚,王书金本人也不否认。但就这些案件来说,用通俗的话讲,杀王书金几次都够了。但王书金的死刑复核一直没有下来,我想这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相信法律界对此案都有一杆秤。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到现在聂家委托的律师还没有见到案卷,进展不是特别快,也许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我相信,从王书金被抓,出现了“一案两凶”的情况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还没有最终的定论,我不相信还会再持续十年。

  京华时报:除了办案人员,您是唯一见过聂树斌案案卷的律师,聂案案卷大概是什么情况?

  朱爱民:聂树斌案的案卷一共就134页,就一起死刑案件来说,这个页数所承载的内容和信息量,自然要受到质疑。我之前没有详细说过聂案案卷的情况,但是我还是对里面的一些内容有我的看法。比如说,2013年6月那次开庭时,检方出示了聂案案卷里所附的物证图片,也就是勒死受害者的花衬衣的照片。既然花衬衣是勒死受害者的作案工具,属于相当重要的物证,是否对上面的组织进行过提取?这也没有得到解决。此外,王书金曾经交代过,在案发现场是有一串钥匙的,这串钥匙属于受害者。这个交代应该是很关键的,但是案卷里所附的勘察现场的记录,没有出现关于钥匙的情况。

  京华时报:法律界有这样的观点,即使王书金被执行死刑,也不会影响聂案的后续。只要聂案被最终认定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就可以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得到纠正。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朱爱民:我当然也是认同这个观点的,这是一个基本的法律精神,一个刑事案件,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当然不能定罪量刑。不能单凭“亡者归来”“真凶现身”才判断一个案件搞错了。除此之外,我还很关注程序问题,证据足不足是一个方面,在案证据是如何取得的,是否有非法取得的证据,这些也很值得关注。程序合法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现在聂案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案卷的公开问题,证据是否充足、合法,事实是否清楚,都要由案卷的情况说了算。聂树斌家人委托的律师还没有见到案卷,一切还都不好说,我们大家静等后续的进展吧。

  京华时报记者张剑

  京华时报漫画任梦真

(来源:京华时报)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