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棉花临时收储政策被取消 棉农及企业何去何从?

2015年01月03日09:40    来源:半月谈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棉花临时收储政策被取消 棉农及企业何去何从?

  2014年,我国取消了连续实行3年的棉花临时收储政策,代之以目标价格新政(目前只在新疆棉区试点),棉价逐步回归市场,棉花产业环境发生重大变化,进入到“后收储时代”。内地棉区由于收储政策停止,目标价格新政又未实行,面临不小震荡。棉农和加工企业何去何从,是一道亟待求解的难题。

棉价掉到近年最低谷

  从空间布局上看,我国棉花分为新疆棉区和内地棉区,其中内地棉区又以黄淮流域和长江中下游流域为主。

  素有“鱼米之乡”称号的洞庭湖平原,横跨湖南、湖北两省,是我国重要的商品棉基地。正值当地棉花的收购季节,本刊记者却看不到太多收获的喜悦。湖南澧县澧东村的种棉大户王焕金一脸愁容,他指着稀稀落落的棉花地告诉记者:“正常年份棉花亩产有600斤左右,今年顶多也就320斤。”

  不独王焕金如此。湖南、湖北、江苏、山东、江西等多个棉花主产区均反映,2014年棉花单产下降明显。湖南省棉花种植第二大县安乡县的供销社等部门做过调查,当地2014年棉花单产比正常年份下降了40%左右。

  祸不单行,棉花在亩产跌到近年来最低点的同时,价格也跌到了近年来的最低点。记者在长江中下游多地采访了解到,目前棉花贩子进村的收购价是每斤籽棉2.6元至2.9元,是近6年来最低的价格。最近3年,这一价格平均为每斤3.8元。

  洞庭湖平原的棉农李文林算了一笔账,每亩地的种子、化肥、农药、基膜、土地流转、雇工捡棉花等各种成本加在一起,要685元。自己在每亩地至少投3个工,按每个工日100元算,投工300元。“算下来,一亩棉花成本985元,按现在的价卖,每亩收入才945元,等于我干了一年,还要倒贴钱!”李文林说。

  价格掉到近6年来的最低谷,棉农普遍存在惜售心理。在湖南华湘棉业小渡口分公司,往年这个时候,记者总能看到从公司大门到仓库,排着上千米的长队,仓库前半个足球场大的广场,车辆拥挤,人声鼎沸。此次记者前往,看到偌大的场地内竟然空无一人。

  小渡口分公司的业务经理庞海清告诉记者:“老百姓嫌价格太低,不愿意卖棉花。”他们公司去年开秤收棉以来,总共也就收了30万吨,往年同期,至少已经收购600万吨。

  “新政”阵痛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往年一旦棉农惜售,加工企业会坐不住,会主动上门收购。令人奇怪的是,棉农不愿卖的同时,企业也不愿收,出现了收购的僵局。

  湖北松滋银丰棉业的负责人王家龙介绍说,整个松滋市6家大型棉花加工企业,4家前不久才开秤收购,但收得不多。“都是象征性地收一点,收购量也就往年同期的5%。”

  这些加工企业为什么宁愿仓库空置、机器闲置、工人休息,也不愿意买来棉花加工?

  王家龙算了一笔细账:棉花贩子送到加工厂的价格在3.05元至3.15元之间,按衣分率为38%(即100斤籽棉轧出38斤皮棉)、棉籽价格为每斤1元的标准折算,一吨皮棉的收购成本约为1.33万元,加工费用、营销办公费用、贷款财务费用约1200元,一吨皮棉的成本约为1.45万元。“按现在的市场价,一吨皮棉卖1.4万元,等于我每加工一吨皮棉,就要亏500元,这种生意谁还做?不如闲下来休息啊。”王家龙说。

  之所以出现“农民不愿卖,企业不愿收”的收购僵局,是因为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取消后,新棉价格完全由市场决定,国内棉价要与国际棉价基本接轨。目前,国内棉价虽然比前几年下降了,但与国际棉价相比,仍然处于高价位。我国棉纺企业属于外向型制造企业,要“走出去”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按照目前的价位,肯定不敢大量购买国内棉花。处于棉纺企业上游的加工企业自然也不敢放开购入。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收购与加工企业观望慎收、棉农观望惜售、纺织企业压缩库存,等到了年底,农民不得不大量卖棉时,很可能出现“棉市乱”,棉农收益更成疑问。目前来看,这或许将是政策调整中难以避免的“阵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认为,在过去3年中,我国实行棉花临时收储,稳定了棉花市场,但也持续遭遇棉花品质下降、棉纺业亏损面不断扩大的尴尬。为了摆脱这一尴尬,我国实施棉花“新政”,希望以此促使长期低迷的棉花产业实现转型升级,提高国内棉花的质量,缩减国内外棉价差,增加国内纺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转型已成必然 政策还需跟上

  我国棉花产业加快转型已成必然,但相对于实行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新疆棉区,内地9个棉花大省尚未推行这一改革,目前只享受每吨皮棉2000元的定额补贴,其转型之路无疑会更加艰难。

  据中国棉花协会调查,预计2014年全国植棉面积6340万亩,比上年下降9.4%。其中,长江流域棉区和黄淮流域棉区受生产成本上升、植棉比较效益下降以及取消临时收储政策等影响,面积下降较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告诉记者,新疆棉区更容易实现机械化,成本相对要低,内地棉区多为小农种植模式,成本高,效益低,随着棉价逐渐回归市场,内地棉区的竞争力下降,部分成本高、效益低的小农种植户、加工企业将退出生产加工领域。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低迷的棉价挫伤了棉农的积极性,很多棉农表示,如果后期棉价没有回升,2015年将考虑减少棉花种植面积,甚至不再种植棉花。记者综合多方数据分析,按照目前的市场走势,棉价很难回升,内地棉农2015年的种植意愿无疑会下降得更明显,国内的棉花种植格局因此将面临一场大调整。

  然而调整之路并不容易,部分尝试转型的棉农损失较重。在湖南棉花第一生产大县华容县,不少棉农今年改种南瓜,结果到了收获季节,南瓜严重滞销,大量南瓜烂在地里,农民血本无归。在公安县,棉农杨俊反映当地水源缺少,水利设施破旧,灌溉困难,以前种棉花不需要经常浇水,还能应付,去年改种水稻和蔬菜,遭遇了严重缺水的问题。

  湖南省棉花协会副会长贺跃钢说,2014年还只是部分棉农改种其他作物,就出了这么多问题,鉴于目前的“卖棉难”,2015年肯定会有更多棉农改种其他作物,到时候再出今年的问题,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更大。多名基层干部告诉记者,收储政策取消了,棉农遇到很多困难,但又不知道怎么帮。“最近下到乡里,最怕棉农问:明年种什么好?”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建议,要综合各部门的力量,为棉农的转型做好配套服务,比如加强水利设施建设、机耕道建设等,为棉农改种其他作物提供基础设施条件。也要为棉农提供市场指导和技术培训,防止棉农“一窝蜂”改种某种作物,导致供过于求,最后物贱伤农。(记者 周楠)

(来源:半月谈)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