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与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对话交流实录--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高层动态

  

李克强与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对话交流实录

2014年09月12日03: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9月9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与出席第八届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企业家代表举行对话交流。实录如下:

  李克强:尊敬的施瓦布主席先生,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应施瓦布主席的邀请,出席在天津举办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并同企业家们对话交流,借此机会我向新老朋友们表示问候。

  据介绍,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与会者达1600多人,中外记者有500多人,是近年来最多的,这表明了大家对中国经济的关心、参与和支持,我很愿意和大家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讨论和对话。

  美国铝业公司董事长柯菲德:我们许多企业家都是跨国公司的负责人,很关注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是7.4%,我们对中国经济的这一表现感到高兴。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依然面临着严峻挑战。中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使中国经济保持健康持续发展势头?

  李克强:首先很高兴你和我们一起分享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的成就,这说明你和你的公司与中国经济发展紧密相连,而且有着共赢的理念。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经济增长率达到7.4%的同时,就业也比去年上半年有所增加,物价涨幅控制在2.3%,应该说都是在合理区间运行。七、八月份我们有一些指标,比如用电量、货运量、新增贷款出现一些波动,引起国际上不少关注,但是我们认为这些依然在合理区间。

  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过程中出现短期波动是难以避免的,因为现在世界经济复苏仍很艰难,一些主要经济体经济出现低迷,中国国内经济发展也有一些深层次矛盾有待解决。另外,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基数比较高。因此,同比发生波动也是预料之中的。我们要保持宏观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也就是保持定力,同时继续有所作为,今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是能够完成的。

  大家都关心中国经济增长的数据,但是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最关注的还是就业情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企业家对话会上,你就问过我关于就业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今年前8个月,中国城镇新增就业已经接近1000万人,接近我们全年的目标。我曾经说过,我们的经济增长目标是7.5%左右,所谓左右就是说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的,都属于合理区间。只要是有就业、增收入、没有水分、又有效益、节能环保的发展,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也是我们愿意保持的。

  下一步,我们要继续坚持区间调控,实施定向调控,实际上也是结构性调控,从根本上讲就是靠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同时努力增加公共产品的有效供给,并且大力促进实体经济、新兴产业发展。有关政策明天我将在大会演讲时作进一步阐述。

  法国阳狮集团首席执行官利维:听到您刚才的回答,我非常希望您能够与欧洲国家领导人分享一下中国创造就业的秘诀。去年11月,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掀起了全面深化改革新一轮浪潮,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我想了解一下改革取得了哪些进展?中国在全面深化改革方面还面临哪些挑战?未来继续深化改革重点领域是哪些?

  李克强:首先我想告诉你,我已经向欧盟新当选的领导人发去了贺电,预祝他们取得新的成就。你所在的公司参与中国现代化建设已经多年了,看到中国的改革是在一步步地推进,虽然不是跳跃式的,但一直是不间断、不停顿的。

  去年以来,我们加大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力度,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本届政府把简政放权作为“先手棋”,从去年新一届政府成立到现在,取消和下放的审批事项已达600多项。记得我就任国务院总理后,在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就表示,中央政府现有的1700多项审批事项,在五年内至少要砍掉三分之一。现在看这个目标不仅可以实现,而且可以提前实现。这是政府自我削权,也可以说是自我革命,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曾经用“壮士断腕”这样的话来形容,实际上这的确要有勇气和智慧来推进,而且是大家一起,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要有力地加以推动。

  当然也有人担心,这些改革部署和决定是不是真的落到实处了,有什么效果?我可以给你举一个例子:今年我们进行了商事制度等改革,1至8月,新注册市场主体超过800万家,带动了上千万人就业。就新注册企业个数来说,自商事制度改革开始到现在不过半年时间,同比增幅超过60%,有人形容这是“井喷式”增长,也就是说,一个大众创业的态势正在形成。

  我们也正在探索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坦率地说,这对中国是一个新事物,需要一定时间,目前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行试验,会在条件成熟时逐步在面上推开。去年以来,我们还推进了财税体制改革,对服务业及新兴产业减税,给小微企业让利,这都有具体的政策措施。同时我们还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推进了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并放宽金融市场准入,下一步会在这些重点领域继续推进。财税、金融、国企、开放型经济等方面的发展,都需要靠改革来推动。

  当然,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因为要触动利益格局,正像中国经济发展也会有短期波动。但我们决心已定,只能这样往前走,一些坑坑洼洼、磕磕碰碰的情况在局部可能会发生,但改革一定会促进中国的发展,要相信这个大方向。

  全球移动通信协会总干事鲍沃特:今年11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在中国举行。您怎么看待中国在国际社会所发挥的作用和承担的责任,特别是在国际经济治理方面,您希望看到有什么样的变化?

  李克强:时隔13年,中国又成为APEC的东道主,我们将尽力办好这次会议。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同时我们也是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首先,中国是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的维护者。没有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周边环境,中国实现现代化就没有良好的条件和必需的环境。同样,我们的周边国家也面临着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任务。中国希望发挥负责任的作用,向国际社会继续发出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安全的信号,并且同各国携手努力,做实实在在的工作。比如:在朝核、伊核等地区热点问题上,中国发挥了自己特有的作用;在其他地区热点问题上,中国也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例如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是派出维和部队最多的国家。第二,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虽然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但已经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根据测算,去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近30%,进口商品近2万亿美元,占世界的10%。如果我们继续保持这个势头,可以说为世界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也就是说,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第三,中国是当今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维护者和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参与者。中国一贯主张要有一个更加公平合理、均衡普惠的全球治理体系,并在其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在政治上,我们主张国与国之间应该遵守二战后的基本政治秩序,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用和平方式、政治手段来解决国际间的争端,避免武力冲突。在经济上,我们支持国际贸易多边体系,促进贸易的自由化、便利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对贸易中出现的纠纷和争端,我们始终主张用平等合作、互谅互让、相互协商的方式来解决,不打贸易战,促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能够均衡地增长与繁荣。我们希望,APEC不仅有利于区域国家,也有利于世界。

  沙特石油公司总裁法利赫:在中国经济保持增长势头的同时,您表示要下力气治理污染,提高经济发展的效能。今年3月份,您提出要向污染宣战。我想了解一下,中国政府在治污方面采取了哪些具体政策措施,这些措施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在执行过程中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和障碍?另外,私营部门能够做些什么,同中国政府一道应对污染挑战,对如何在保持经济增长与治污之间取得平衡,您有什么看法?

  李克强:我说向污染宣战,就是我们要用决战决胜的信心、措施来治理污染。对中国来说,治理污染最突出的问题是水、大气和土壤污染,它直接关系到人们每天的生活和健康,也关系到食品安全。所以中国政府必须负起责任。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治理这些领域的污染并不是一天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不仅要进行社会动员,而且要完善治理污染的法规体系,加大执法力度,让违法者付出高昂的代价,同时还要激励企业通过创新等多方面措施来实现节能环保。

  你刚才提到如何处理好治理污染与稳定增长之间的关系,这之间确实有矛盾,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更是如此。但我们必须走出一条新路,就是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关键是要淘汰落后产业,发展新兴节能环保产业,争取让新兴节能环保产业能够跑赢淘汰落后产业。希望在座的各位企业家能够积极参与中国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这是中国未来一个巨大的市场。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我想借此机会也问您一个问题,我相信这可能是在座许多企业家脑海中一直盘旋的问题,也许他们没有足够的勇气在这个场合问出来。自今年年初以来,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加大了反垄断调查力度,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在若干场合曾经公开表示,这些反垄断调查并不是针对外国企业的,但这还是让许多外国企业对于中国经商环境产生了担忧。我想在这个场合,您能不能让他们放心呢?还是说他们应该继续对这个问题感到惴惴不安?

  李克强:我欣赏施瓦布主席的勇气,代表在座企业家们提问。但另一方面,我也确实感到担忧,就是你们为什么要为此而担忧?我希望,在华外资企业遇到什么问题,需要向中国政府表达的,可以直截了当提出来,我们愿意为各国企业在中国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环境。

  说到反垄断调查,中国2008年就已经立法。近一年多来,我们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目的是要给企业松绑,营造一个宽松和公平竞争的环境。在开展反垄断调查的同时,我们还加大打击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窃取商业秘密等违法行为的力度。这些措施绝不是有选择性的。据我了解,反垄断调查所涉及到的企业,外国企业只占到10%,这说明并不是针对某个方面企业的。我也注意到,国际上一些媒体对此问题表示关切,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事中事后监管加大了透明度,被外界予以更多关注,有的甚至被炒作。实际上,我们推进的包括反垄断调查在内的事中事后监管是依法、透明、公正进行的。这些举措有利于中国扩大开放,让更多外资、外国产品愿意和敢于进入中国。

  中国开放的大门打开了,而且在不断加大开放的力度,我们欢迎更多外资以及合格、有竞争力的外国产品进入中国。我到国外特别是到发达国家访问,向对方提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的限制。中国的进口最近几个月出现负增长,意味着出口将来也会受到影响。中国希望进出口保持平衡,我们不愿意、更不会刻意追求贸易顺差。

  我们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包括放宽服务业准入、一般制造业准入等等。当然我们也希望来中国投资和开展贸易的企业能够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公平买卖,给消费者合理的价格,使消费者权益得到应有的保护。我再强调一句,希望各位对中国的开放不要担忧,也希望你们有什么问题和建议,可以坦率地向中国政府提出。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李瑞麒:去年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种新型货币政策,有些人把它叫做“微刺激”货币政策。我想了解,您本人对这一政策落实情况有什么看法?对带动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将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李克强:中国去年以来一直实施的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没有依靠“强刺激”来推动经济发展,而是依靠“强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这里我可以用一个数据来证明,去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13.6%,在我们预期目标之内。因为池子里货币已经很多了,我们不可能再依靠增发货币来刺激经济增长。今年8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速只有12.8%,在控制范围之内。我们还会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稳定总量的同时要进行结构性调控,也就是实行定向调控。把已有的存量货币和增量货币向农业、小微企业、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倾斜。因此,我们实施了定向降准措施,扶持这些领域的发展。因为不是扩总量,而是调结构,所以是可以持续的。

  与此同时,我们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推进结构调整,也就是说在运用货币政策的同时要进行金融改革,比如放宽金融市场准入,发展中小银行、民营银行。同时,我们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努力控制和降低企业的杠杆率。这些结构性改革的措施持续产生效果以后,对于我们控制总量、防范风险都会有着重要作用,甚至是关键性作用。

  对那些需要支持的企业、产业,它口渴了,我们还应该给它点水喝,这也谈不上是刺激,但要把这杯水给企业喝,还需要改革。我宁肯用“改革”这个词来强化我们推进结构调整措施的理念。

  最后,我再次欢迎你们来到中国。我希望你们不仅到这里参加论坛活动,而且在中国开展更多贸易投资与合作。中国的大门打开了,会越来越大,绝不会再关上。我相信,你们在中国的投资和贸易可以自由往来,中国会成为你们投资和开拓市场的沃土。

  谢谢各位。

  (新华社天津9月9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4年09月12日 03 版)

(责编:王吉全)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时政要闻
人民日报重要言论库
重要理论
时政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