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回应社会监督委傍名人:大多是普通学者--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红会回应社会监督委傍名人:大多是普通学者

2012年12月11日05:00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日前,中国红十字会邀请迟福林、白岩松等16位社会人士组建了社会监督委员会,有网民质疑称,红十字会是否过于强调“名人效应”?昨天,中国红十字会召开发布会介绍,选择这些成员主要是侧重专业性和影响力,委员会将保持独立性来监督红会的财务、捐赠等工作。

  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名单

  1.王永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

  2.邓国胜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3.王振耀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

  4.白岩松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

  5.吕红兵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

  6.刘姝威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

  7.陆正飞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会计学教授

  8.张勇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长

  9.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研究员

  10.杨团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学会社会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长

  11.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12.郑静晨中国工程院院士、武警部队后勤部副部长兼武警总医院院长

  13.俞可平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

  14.袁岳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

  15.黄伟民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合伙人

  16.翟晓梅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社会科学系主任、教授

  成员遴选

  不重名人重专业性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组宣部部长姚立新介绍,有网友认为委员很多都是名人,“实际上我们的选择是有所侧重的,我们没有强调名人,更多的是强调专业性”。

  姚立新说,按照国务院要求,红会要建构一个全面的监督体系,包括政府监督、法律监督、社会监督和自我监督。“此次所组建的社会监督委员会就是社会监督的一部分,和其他的监督方式互为补充。”

  “一定要有专业性。”姚立新表示,此次组建的监督委,能够从专业方面对红十字会的工作,无论是计划、项目、流程、机构等等方面都要能提出相关意见,委员是一个行业的顶尖人物,保持很强的专业性,也就能够很好地行使监督职责。同时,这些专业的委员也能够把自己的专业资源以及背后的资源带到红会来,更好地促进社会的发展。

  开展监督

  监督独立于红会外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秘书长黄伟民介绍,在上周的成立大会上,委员们讨论的焦点集中在职责范围、工作程序等方面,独立性也是委员们非常关注的。

  “在整个监督过程中,独立监督是非常重要的。”黄伟民表示,受聘为委员,身上即肩负着社会的重托,“所以,独立是我们开始工作的基础。没有独立性就不易成事。”

  由于委员们都是分散到各地,都有自身的本职工作,“我们要尽快形成一个工作制度,有了行之有效的规则才能按章办事,行使监督职能。”他表示,委员会初步确立了一个章程,根据委员们的意见,章程已形成了修改稿,不过还要进一步征求意见,最终会形成一个非常细化的监督红会工作的方案。

  目前,委员们的监督范围大致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对红会战略发展计划提出意见;第二个是对红会的财务、捐赠、项目以及整个的流程进行监督,需要进行公开的,要督促红会及时公开披露,重大项目的进展情况也在监督之列。另外,还要负责征集全方位的社会意见和建议。

  委员会还将设秘书处,成为委员会的日常办事机构,由秘书处负责反映搜集各方面意见、安排传达工作等。

  接收民意转交红会

  黄伟民表示,仅仅靠委员会的十几个人干不了什么事,“主要是通过我们这几个人,征集社会上的各种意见,反馈给红会,给红会一些意见和指导。”

  按照章程,每年委员会要开两次会,每年要发布社会监督报告,如果遇到突发情况,还会召开临时会议,及时跟进。黄伟民说,今后,在征集社会对红会的意见,有可能是常态化,也可能是针对某些事情,这些意见在整理搜集后也会正式交给红会。

  目前中国红基会已经成立了社会监督委员会。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组宣部部长姚立新表示,与红基会监督委员会相比,此次红会成立的委员会除了特别重视过程监督、源头监督外,红会也特别重视委员会的桥梁作用。

  退出机制

  委员实行末位淘汰

  黄伟民介绍,成为委员会的委员,监督与被监督是相辅相成的。一方面红会让委员们来监督工作,另一方面这些委员的一言一行也是受到社会各界的监督的,受社会各界的评判。

  “我们不能看红会的眼色,我们的身后是民众。”黄伟民说,委员三年一届,对于委员们来说,两次不参加会议就视为自动退出。而任期满后,三分之一的委员要实现末位淘汰的轮换,不能尽心尽力忠于职守的,肯定要退出。

  委员们如何更好地行使监督权?对此,黄伟民表示,在成立大会上,“白岩松也说了,让我看财务报表我也看不懂。”

  黄伟民说,事实上委员会里有两位委员是财务方面的专业人士,其他委员则涵括经济、公益、媒体、紧急救援等多个领域。今后,委员会会适当分成工作组,根据委员们的专业特点来开展工作以提升工作效率。

  三问红会

  1

  为什么不在网上海选委员

  委员关键要有时间有能力

  针对网友们“为什么不在网上海选委员”的问题,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说,红会有战略层面的一些考虑,比较注重专业性和影响力,委员对红会的人道事业要有认同,要能贡献他的知识、资源、时间,“我们是确定标准后,网上搜索,关键的问题是,不管是哪个领域来的委员,要有时间有能力。”

  “实际上,网上的一些舆论领袖我们也联系过,比如潘石屹。”赵白鸽说,虽然潘石屹认为这件事非常有意义,但他不能保障时间,“因为我们有个规定,两次缺席视为自动退出。”

  她表示,委员会现在是16个委员,今后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为25个。

  2

  委员工作有无报酬

  委员个人不拿红会一分钱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秘书长黄伟民称,委员在从事监督活动中的费用和后勤保障等,都会由红会来提供。不过委员会会尽可能减少费用的发生。

  委员们都是红会聘请来的人员,但不是红会的员工,都是外部人员,委员只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在开展工作。而且每个委员都有自己的工作,我们个人不会拿红会的一分钱,也不在乎他们的钱。红会给委员会提供的只是经费保障。同时,如何保持独立性将纳入到章程中,并会尽快讨论决定。

  3

  为什么委员全是知名人士

  大多数委员都是普通学者

  作为委员之一,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永在微博上说,媒体热议“红会监督委员会委员全是知名人士”,这其实是误读。其实我们16名委员中,社会公众知名度高的只有白岩松、迟福林、王振耀等少数几个人,但王汝鹏秘书长的微博只列了这几位名人委员,并被媒体广泛报道,所以被外界误以为监督委员会里面都是名人,而事实上我们大多是普通学者或志愿者代表。

  (京华时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崔东)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