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去行政化阻力巨大 多数职工怕改革丢编制--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红会去行政化阻力巨大 多数职工怕改革丢编制

魏铭言

2012年10月29日04:3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红会去行政化阻力巨大 多数职工怕改革丢编制

  今年8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介绍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的有关情况。

  ■ 点睛

  10月中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公开选拔干部,拉开酝酿一年多的改革序幕。

  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国家发改委社会领域综合改革唯一试点的社会组织,其改革格外受到瞩目。

  社会组织改革也是转变政府职能,打造服务型政府的措施之一,改革意义重大。

  中国红十字会作为副部级单位,列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它的改革“试水”也将对其他类似组织起到借鉴作用。

  10月中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第二次向社会公开选拔部分领导干部。

  与第一次公选的4位中层干部相比,这次职位数量共12个,范围也更广,包括总会的部长、处长等核心岗位,还包括多个直属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

  其中,“组织宣传部部长”一岗,备受关注。不仅是部门正职,而且主管公共关系和红十字品牌管理。这个职位对饱受“郭美美”网络事件影响的红十字会来说,尤为重要。

  这次人事公选,是红十字会9月末公布六大改革方面的其中一个,人力资源改革。

  在持续一年的红十字会改革的争议中,“去行政化”是舆论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次对外招聘,也是红总会破除行政编制限制,增加实干人才的一个举措。

  舆论倒逼

  郭美美事件,引发中国慈善公益领域的信任危机;同时揭开中国慈善公益体制中“行政化”和“政府主导”的积弊

  去年6月,“郭美美炫富事件”将中国红十字会拉向舆论漩涡。

  “毫无公信力”、“劝捐积极但善款从不公开透明”……短短一个月时间,这些公众的质疑从红十字会蔓延到所有官办慈善机构,引发整个中国慈善公益领域的信任危机。

  今年10月中旬,中国慈善总会有关负责人回顾当时的危机时说,受到个别舆论引导,部分社会公众的捐赠热情一度下降,影响了慈善组织的募捐工作。

  据民政部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数据显示,当年6至8月,全国慈善组织共接收捐赠8.4亿元,与同年3至5月的62.6亿元相比,降幅达86.6%。

  另外,2011年,全国红十字会系统接收捐赠28.67亿元,与2010年该系统接收67.29亿元社会捐赠相比,降幅近6成(57%)。

  去年10月10日,国家人口计生委原副主任赵白鸽,当选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她一上任就表示,红会改革,增加透明度,重塑形象。

  “舆论倒逼”,是社会各界对红十字会改革的直观感受。

  同时,在很多学者和政策界人士看来,“郭美美事件”揭开了中国慈善公益体制中“行政化”和“政府主导”的积弊。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拥有副部级行政级别,列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

  与之相应,遍布全国省、市、县的各级红十字会,均被纳入行政或事业编制,接受全额财政拨款,负责人多由同级政府任命,在编工作人员享受公务员待遇,参公管理。

  红会内部人士称,多年来,“参公管理”确实造成红会系统的“官僚化”倾向,组织缺乏活力,应急救护、人道救助等核心业务,存在压力和动力不足问题。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说,“郭美美事件”让人们更加明白,慈善的体制和机制必须变革,不变革无路可走。

  今年北京7·21特大暴雨,红十字会再次接受公众的检验。

  然而,募捐仍不顺利。

  北京一家企业号召员工向红十字会捐款,两天时间,只有几人捐款。尽管捐款绝对总额超过千万,但是绝大多数捐款来自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国有企业,以及其他省市的红十字会。

  对于7·21暴雨募捐,网络上甚至出现“捐你妹”这样的调侃。

  “捐你妹”,体现出公众对整个“官办”慈善的信任崩塌。作为“官办慈善”的代表,中国红十字会如何重拾公众信任,成为改革路上最紧迫的任务。

  “绝大多数怕改革”

  红十字会改革与发展课题组组长杨团说,改革阻力很大,推进维艰。特别是“去行政化”的体制改革,“要侵犯太多人的既得利益”

  今年7月1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明确中国红十字会是法定机构,是人道领域的政府助手,进一步提出各级政府应“着力推进红十字事业改革创新”。

  国家《意见》的发布,意味着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方案,已经获得政府高层认可,即将启动全面改革进程。

  而《意见》背后,是公众呼声、专家意见,中国红十字会与政府,总会与地方红会,地方红会与当地政府之间长达10个月的“谈判”和博弈。

  去年11月初,赵白鸽邀来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北大、清华、北师大的20多位学者,组建“中国红十字会改革与发展战略课题组”。

  身为课题组组长,杨团说,改革阻力很大,推进维艰。特别是“去行政化”的体制改革,“要侵犯太多人的既得利益”。

  杨团介绍,在红十字系统内部,从总会到地方红会,“绝大多数怕改革,怕摘掉公务员的帽子”。

  据统计,截至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系统编制工作人员为11228名。

  除了中国红十字总会是副部级社会组织外,各省、市、县、乡镇的红十字会,均纳入行政或事业编制,接受全额财政拨款。负责人由同级政府任命,在编工作人员享受公务员待遇,也就是“参公管理”。

  课题组曾提出,从基层红十字会和行业红会开始,逐步与行政脱钩;剥离红十字会的日常慈善功能,将公募权转交基金会;红会的组织体系应是协同、垂直管理,既要保持地方红会的独立性,又要加强红总会对地方红会的治理和指导。

  但这个改革方案,首先在红十字会内部,就引起很大争议。

  业内人士甚至指出,改革是红十字总会“一头热”,地方红会的危机感并不强。

  9月份,红十字会计划先找8个省级红会做改革前的评估,然后从8个省里找试点。当时主要靠地方红会自己报名,而后来,主动报名接受诊断评估的省级红会寥寥。

  最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运用公招和外聘等形式,公选干部。但多数地方红会仍未突破“编制”,长期以来“只能有多少人干多少活”。

  另外,有地方红十字会虽也在探索扩充人员,但招聘的人员与编制人员之间采取“双轨制”管理,招聘人员的劳动合同需一年一签,工资、户口、加薪、未来晋升空间等问题,与在编人员有很大差别。

  最终,“去行政化”,并未直接列入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任务中。

  “改革需要勇气,需要时间,更需要技巧”,杨团解释。即将开始的红十字改革,选择的是“曲线路径”和“双轨制”。

 

 


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正式交付海军

盘点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带书下乡

温家宝与体育爱好者共度国庆佳节
揭秘毛泽东最欣赏的十位女性最终结局

省级常委换届全部结束:“60后”近三成

原央视主持人张政任中共黔西南州委副书记
铁道部:刘志军收受巨额贿赂、玩弄多女性 王立军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


本网记者随访 感受李克强外交风采


北大校长回乡为母祝寿 长跪膝前痛哭


“微笑局长”杨达才被双规

红墙“公主”:第一代领导人的漂亮孙女们

分享到:
(责任编辑:苏楠、段欣毅)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