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消防员与战友的生死之约--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一名消防员与战友的生死之约

2012年10月22日04: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10月7日,发生在桂中新城来宾市的一场火灾,让人们记住了一个年轻英雄的名字——周轲。

  当天清晨6时,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合山路东一巷24号6间店铺发生火灾,在实施破拆搜救过程中,22岁的消防战士周轲被垮塌的横梁砸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第二天下午,记者在火灾事故现场看到:沿街的那排平房被大火烧得只剩下几堵裸露的砖墙;马路边依然有不少居民在议论徘徊。

  60岁的韦阿婆每天早上4点起床卖货,她记得7日早上6点左右,火苗从房顶上窜出,附近一家宾馆的保安马上报了警。消防员赶到后,立刻用水枪灭火。

  火势蔓延很快,警戒带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群众,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可能还有人被困在美发店里!”

  几名消防员闻讯后马上对那家店铺的拉闸门实施切割破拆,切割机刚把铁门划开一道半米长的口子,突然屋檐上方一根20多米长的混凝土横梁“轰隆”一声落下,把冲在最前面的兴宾消防中队战斗二班班长周轲压在下面。

  “快点过来救人!”浓烟中,二班副班长张学刚嘶声呼喊着,十多名战友急忙赶了过来,可大家铆足了劲住上抬,横梁却纹丝不动。中队指导员梁琮马上向警戒带外的人群招手,街道右边跑来十七八名群众过来帮忙,可还是搬不动,梁琮赶紧又招手呼唤街道左边的人。

  男女老少也不知来了多少人,大家齐心协力喊“一二三”,终于把混凝土横梁抬起来一点缝隙。周轲被战友抱出来时,已陷入昏迷。

  “我看到那个小伙子伤得很重,一动不动的,也不知救不救得回来?”听到韦阿婆的叹息,旁边一名30来岁的妇女眼圈有些发红。

  火灾发生时,这名女士也在现场,她和丈夫还帮忙抬梁救人。但那句“可能还有人被困”的呼喊,让她内心特别地纠结:如果不是这句话,也许那个年轻的消防员就不用去切割拉闸门,更不会被横梁砸中。

  看到受伤的消防战士被送走,她回家后一直坐在电视前,守候着消息。“当时也不知道他被送去哪里,伤得这么严重应该在人民医院吧,我放心不下,一整天一口饭也没吃,特别想去看他。”

  当天傍晚6时,来宾电视台播放了周轲因抢救无效牺牲的新闻,她一下愣住了。丈夫说当兵的一般都是18岁到22岁。“这么年轻,我心里好疼啊!”

  10月8日上午,消防部门的专家在事故现场展开火调,这名女士在街边犹豫了一会儿,走上前问道:“我就是想不通,当时大家说里面没有人了,可他为什么还要去割那个门?”

  “就算里面没有人的话,我们也会去破拆的。这个职业要求我们始终把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火灾发生时,如果搜救的速度越快,抢救的财产就会越多,人民群众的损失也会越小。”听到消防人员的解释,她点头激动地说:“我明白了,他这样做是为了负责任,为了大家。”

  和这名女士一样感到难过纠结的,还有周轲班上的两名战友,中队战斗二班副班长张学刚和队员韩攀攀。7日早上的火灾救援现场,当切割第二间门面的拉闸门时,他们就在周轲的身后协助他作业。高速运转的切割机划开铁门时火花四溅,张学刚还记得,周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退后点,别被火花给伤到了”。前后不到5秒钟,他俩刚退后两米远,屋檐上的横梁就毫无征兆地砸了下来。

  “是班长的那句话救了我们!”张学刚哽咽道。

  在兴宾消防中队的车库里,还保留着周轲救援时使用的那台切割机和随身佩戴的防护设备。看着被砸烂变形的切割机,张学刚告诉记者,周轲是队里的业务尖子,曾代表来宾市消防支队参加总队的“铁军比武”。平时训练时,消防员要练习用切割机切断紧贴在玻璃灯泡上的铁丝,而不能把灯泡震碎。周轲是全队切割速度最快,也是稳定性最高的。“班长能力最强,每次救援也总是冲在最前面。”张学刚说。

  在来宾市消防支队副支队长何流的印象里,周轲初到部队时是个瘦小、迷茫的年轻人,却成长为体能和消防业务全支队没有几个人敢叫板的铁军尖兵,靠的是他比别人加倍的勤学苦练。每次晚上何流加完班回宿舍,经过训练场时,他都能听到训练场上器材碰击发出的声音,循声望去,那个独自练习的身影就是周轲。

  在兴宾中队战斗二班,周轲仿佛从不曾离去——宿舍里,他的被子整齐地叠放在床头,衣柜里挂着他笔挺的军装;走廊上的执勤力量一览表上,周轲的相片依然贴在战斗二班班长的位置上,照片里那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人目光坚定地注视着远方。战友们一想起他,就会想起那个带队训练时总板着脸,要求大家做到最好的班长;生活中亲切随和,经常夜里起床给大家盖被子的兄弟。

  因为开通了移动在线,周轲的QQ头像依然是亮着的,看到这个永远不会再有回复的QQ头像,他的生前好友有种说不出的悲痛。在周轲的QQ空间里,记录了他入伍这几年里很多内心的想法和感受:“情人节吗?好像它从来不是为我而准备的”,“好想回家探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很多同龄人一样,这个勇敢坚强的90后也常常会在内心默默地憧憬爱情、展望生活、思念亲人。

  韩攀攀是跟周轲同年入伍的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老乡。从前聊天谈到生死话题时,他们曾开玩笑地说,如果你死了,你的爸妈交给我;如果我走了,你要是敢不照顾我爸妈,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没想到,大家最不愿意见到的事却发生在自己最亲密的战友身上。10月11日,韩攀攀和周轲生前关系最好的5名战友轮流向周轲父母敬茶,举行了简单的认亲仪式。

  “周轲走了,我们要把他的精神留下来。”韩攀攀决定,明年服役期满后,他还要继续留在部队,帮兄弟周轲完成未竟的事业。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