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女儿:我要给父亲打100分--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莫言女儿:我要给父亲打100分

2012年10月20日02:4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莫言及夫人、女儿的合影资料图片

  在获得诺奖当天与瑞典连线时,莫言曾经说家里打算包饺子庆祝一下,这个愿望后来实现了吗?莫言说自己不是个好父亲,女儿笑笑会赞同这样的说法吗?写作之外的莫言还有什么爱好?这些问题你都可以在如下与莫言女儿管笑笑的对话里找到答案。

  莫言的女儿管笑笑,也是一名作家,曾经出版过长篇小说《一条反刍的狗》。管笑笑19岁考入山东大学外语学院,后被保送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硕士,现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文化传播实验教学中心指导教师,并在职攻读北京师范大学当代文学博士,她的博士论文以莫言的小说创作为研究对象。

  谈父亲获奖

  刷微博知道的

  新京报:你是在什么情形下知道父亲得奖的?当时你在做什么?

  管笑笑:结果揭晓前,我在咖啡馆里刷微博。然后就刷到了父亲得奖的消息。

  新京报:在诺奖颁布之前,莫言老师的赔率已经位居第二,你会想到父亲有可能得奖吗?

  管笑笑:当时有过这样的幻想,只是幻想而已,不抱什么希望。看到真的获奖蛮惊讶的。

  新京报:得知父亲获奖后,你见过父亲吗?怎么向父亲表达祝贺的?

  管笑笑:知道获奖后有通过话,跟他说祝贺你啊,很高兴,这是多年的辛苦,当然也觉得他很幸运。后来我13号才回高密,当面祝贺他。见面就是说:“恭喜你!爸爸!”然后拥抱了一下。

  新京报:目前为止,家里有没有为父亲庆祝一下?

  管笑笑:就是包了一顿饺子,葫芦馅的。很清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很疲惫,没有什么时间庆祝,就是很疲惫,非常疲惫,有太多的媒体,你看电视也知道,我父亲的状态很疲惫,所以《面对面》那个节目你也能看出来那种状态。非常谢谢大家的厚爱,大家的祝福,但是也希望大家能给他一点时间休息一下。

  谈父亲作品

  最喜欢《酒国》

  新京报:父亲的小说你都看过吗?最喜欢哪本?为什么?

  管笑笑:几乎都看过,可能会遗漏一二个早期的短篇。最喜欢《酒国》,因为它充满了黑色幽默,有趣而且犀利,时而惊悚时而柔情似水。

  新京报:如果对莫言的小说进行总体评价的话,你会怎么评价?

  管笑笑:很难用一段话来评价他全部的作品。因为每一部作品都有它自己的特色。

  新京报:听说你的博士毕业论文就是写父亲?能透露一下题目和主要内容吗?

  管笑笑:是的。关于文体方面的研究。一方面是觉得他有研究的价值,另外一个比较私人化的原因是试图通过文字来更深地了解他。

  新京报:在论文写作过程中有没有和父亲交流?他有没有给你什么意见?

  管笑笑:有过交流,但不多。他希望我可以写出新意来。

  新京报:根据你的研究,你认为现在学术界对莫言的认知和研究充分吗?有没有被遮蔽被误解的地方?

  管笑笑:已经阐释得很充分了。

  谈父女关系

  他对我太宽容了

  新京报:你有没有问过父亲,为什么给你起名叫笑笑?你平时喜欢笑吗?父亲喜欢笑吗?

  管笑笑:我最开始不叫“笑笑”,而是叫“筱箫”。小学老师觉得写起来麻烦,就帮我改了。

  我父亲是个很随和、幽默的人。

  新京报:从小到大,父亲有没有打过你?

  管笑笑:没有。

  新京报:你小时候父亲会很在意你的学习成绩吗?

  管笑笑:还是比较在意的。

  新京报:在成长过程里,家里是自在放养式还是家长权威式?

  管笑笑:两者兼有。

  新京报:作为莫言的女儿,你会感到有压力吗?

  管笑笑:会有。

  新京报:我曾看过一个报道,报道中你父亲说对你太严厉太苛求,是这样吗?

  管笑笑:不是的。他对我太宽容了。总是在检讨自己。他这样说,我有些心疼。我永远都报答不了他的爱的百分之一。

  新京报:莫言曾经在采访里说他不是个好父亲,你觉得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管笑笑:他对自己要求很高。所以才会这么说。

  新京报:以前你也提到过父亲不善于在口头上表达感情,但是行为举止对你都特别爱护,比如觉得你背有点儿驼的时候会轻轻推下你的背。还有什么类似的细节让你感受到这种父爱吗?

  管笑笑:很多,但一时又想不起很具体的事情。大概的情形是,我说过什么什么事情,他就记在心上,默默地帮我做了。

  新京报:如果让你来给父亲打分的话,你会打多少分?

  管笑笑:我想打100分,可以吗?

  谈父亲为人

  宽厚、真诚、谦卑

  新京报:有报道说,莫言得奖前在老家高密,要么就是写写东西,要么就是带带你的孩子,以前在采访他的时候,他也说过他特别喜欢小孩。你觉得他这个外公当得如何?

  管笑笑:他非常喜爱孩子,也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玩。他对外孙的爱甚至要超过我这个当妈的。

  新京报:你觉得在对第三代的感情上,你的父亲的表达和对你的表达有什么不同吗?

  管笑笑:就是所谓的“隔代亲”吧。

  新京报:父亲对你的期望是什么?是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吗?

  管笑笑:他希望我健康快乐,而不是其他什么。

  新京报:你读大一时,就出了第一本小说《一条反刍的狗》,你父亲看完后的反应是“还行”,可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他对你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管笑笑:这本书写得很幼稚。“还行”是一种鼓励。因为他知道鼓励对一个年轻人是多么重要。

  新京报:你用“坚强的温柔”形容父亲,你觉得他的“坚强”和“温柔”分别体现在什么地方?

  管笑笑:“坚强”是内心比较强大吧。“温柔”是他对人很宽容,可以包容很多。只有坚强的人才懂得真正的温柔。

  新京报:你觉得父亲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好几个采访对象提到莫言,他们第一个评价就是“好人”,你认为这个“好”有哪些内涵?

  管笑笑:宽厚、真诚、谦卑。他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宽厚的人。

  新京报:父亲现在还会在家里没事来段京剧吗?父亲还有什么其他兴趣爱好?

  管笑笑:他更喜欢唱一段茂腔,高密的一种地方戏曲。书法,是他的爱好和快乐!

  新京报:你最想对父亲说的话是什么?

  管笑笑:保持身体健康!

  采写/新京报记者姜妍实习生黄盼盼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