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留成: 对海南人民的承诺,基本都做到了--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卫留成: 对海南人民的承诺,基本都做到了

2012年10月19日08: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卫留成

  9月,卫留成在北京接受了我们的专访,这是他卸任后首次回忆海南执政岁月。他说:“当初想做的事,对海南人民承诺的事,基本都做到了,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什么留恋。”

  细节中的“老卫”

  当年他空降到海南岛担任省长,被舆论解读为中共干部人事工作上的重大变化。在他之后,不少央企一把手走上了地方主官的岗位。2006年1月,我曾专访卫留成。

  老卫初到海南,企业家省长的特色毕现。他给全岛官员送书《把信送给加西亚》,倡导政府的执行力,并破天荒地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他让海南率先在全国实行义务教育免费,倾情于只出隐性政绩的教育领域。中国官场从来新官不理旧账,但他偏偏还旧账,彻底清算了海南地产泡沫时期的阴影,重塑政府的诚信力。这些不回避矛盾,甚至触碰旧有利益的举动,让海南岛沉闷多年的官场,一时风气激荡。

  他当时的省长办公室也就十几平方米,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他还笑着说,省长工资比企业家差太远,每个月也就4000多元。他尽可能体谅记者工作的辛苦,因第一天采访未完,架不住我们的要求,第二天早上7点,赶在下乡调研前又在办公室等我们。问及他幼年的成长经历、他的父母以及他那早逝的结发妻子时,他数度哽咽,几番落泪。

  他没为采访拍照做任何形象准备,说素来不修边幅,随意就好;采访过程中,他没有其他官员陪同,以便采访中得到补充或提醒;他也没嘱托同事刻意录音或录像,手里除了提纲,没有任何材料。他甚至记不得交代下属陪记者们吃个饭。成稿后,他对上万字的稿件只作寥寥几处常识错误的修改,并嘱托,最后由我们来审定。

  那次采访,大家曾约定,等将来他退休了,重新做一次采访,也算是一次媒体的检验。他答应了。6年后再见,他还记得当年的承诺。

  默默关注,不发一言 

  去年8月卸任省委书记后,老卫说自己一直在“倒时差”,除去地方调研之外,他剩余的精力多用来练字,他喜欢自然随性的行书体,要临摹《兰亭序》100遍,迄今已毕70余遍。高尔夫球杆也终于可以摸摸了,前8年水平掉得厉害,这一年恢复了不少。

  卸任后,卫留成作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几乎淡出了公众视野。这一年里,他没有参加海南省党代会、人代会,对海南默默关注,但不发一言。这样的分寸感,也体现在《行知天涯》的成书过程中。人民出版社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专属著作出版单位,为卸任省委书记出书并不多见。但两年前,他们就将目光锁定了海南,该书编辑阮宏波说,这是基于海南近几年的大变化和作者留在当地的口碑。老卫觉得出书也好,说话也罢,难免涉及当地问题,产生不必要的解读。后来人民出版社的总编辑亲自登门劝说,他才勉强应允。但新书发布时间一再推迟,避开海南班子交接、海南人代会,避开海南党代会,直到2012年9月。

  但在海南,他留下的痕迹无法抹去。在他任内,海南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个欠发达的小岛在为定位争论多年后,重新找到了方向。在他任内化解了海南泡沫经济时代留下的经济阴影,给海南引进了数个百亿规模的大项目。这让小岛的复兴之路有了相对坚实的经济基础。海岛通了高速铁路,跨海大桥写进了未来五年规划,农垦改革尝试着走出藩篱,“省管县”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艰难破题。

  他四处募款,资助岛内官员出岛、出国学习经济管理。他力主推动当地思源学校的建立,2012年这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孩子开始上大学了。

  2011年8月19日,离任前最后一次全省市县委书记座谈会上,他说,“我到海南8年,尽力干了点事,做了点工作,也体现了我人生的价值。离开了这个岗位,如果有很多老百姓还念叨,说老卫这个家伙还不错,干了些事,我觉得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当年采访过他的央视评论员白岩松感慨,有多少地方官任内所言,可堪白纸黑字“留此存照”?如果都知道卸任后将被白纸黑字“存照”,是否任内会多些敬畏,履职更好?

  本质上更像企业家

  南方周末:一年前卸任时,有没有舍不得?

  卫留成: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我去年8月17日满65岁,我估计8月20日左右中央文件就会下来了。我提前两个月跟组织部说,干部问题不是特别紧急的话,我就不再研究了。在中央文件到达前一周,我就将办公室腾出来了,心理准备很充分,心态非常平静。

  南方周末:递出这个接力棒时,有没有担心?

  卫留成:老实说,快退前的一段时间确实也有担心,政策改了怎么办?半途而废,对海南影响就太大了。其实完全是多余的。首先,好的东西谁都会去呵护和继承。第二,话说回来,真是变了,担心不也是白担心吗?当年我离开中海油,当时就把关系转走了。退就要裸退,你越是操心说话,越可能适得其反。

  南方周末:国际旅游岛获批,被外界称为和海南建省同等重要的里程碑事件,过程顺利吗?

  卫留成:建设国际旅游岛综合性的文件,涉及22个部委的管辖。这些文件逐级到国务院,过程长而且复杂,历时3年,中间两次遇到挫折。最初报送的是海南国际旅游岛实验区,但那时全国各地已经有很多实验区,国务院不太支持。我们就报国际旅游岛,但这关系到什么概念、内容?什么政策、目标?当时我们也想得不很清楚,认识是在讨论、审批过程中不断深化完善的。

  南方周末:从央企到地方,身份巨变,现在如何评价当初的选择?

  卫留成:卸任后,我跟一些央企的朋友说,到地方当官,吃苦、操心、受累、担责任,少拿钱,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在企业里面单纯很多,也自由很多。但你在地方能为老百姓操点心、办点事,改变一个地方的面貌。最后你不在位了,老百姓还说你两句好话,这个多少钱也买不来。

  企业最讲究时效和实效。你今天要做这个项目,把钱投进去,明后年一定要见到效果。政府讲究程序,任何重大决策都要走程序,非常严格。很多事需要时间和耐心,可能会影响效率和效益。我后来觉得,把企业家讲效益、讲时效的执行力,和政府严格的程序有效结合起来,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方式。

  南方周末:现在社会处于转型期,各种矛盾时有爆发,你的维稳观是什么?

  卫留成:现在的群体性事件,很多都是历史沉淀下来的。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没有能力去解决,或者忽视了、错失了一些解决问题的机会,最终把一些小事弄成大事,大事弄成不可收拾。有人说是坏人煽动、捣乱。不错,确实有这种情况。但为什么坏人小旗一摇,那么多人就跟他走,我们的官员在那儿喊破嗓子没人理睬?我们应该思考这些问题。

  我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以民生促和谐,以和谐保稳定。倒过来光说稳定,不解决基本问题,很难。

  南方周末:很多人觉得教育是隐性政绩,看不见摸不着,怎么看待地方官员的政绩观?

  卫留成:相比现在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党和政府不要只盯着平均数字,数字可能很光彩,但背后可能还有很多特别贫困的百姓。我真正放心不下的是海南的教育。海南以前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海南的明天、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归根到底都离不开海南人民的素质。教育上不去,海南的明天就难以持续。

  南方周末:从企业领导到政府、党委领导,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不变的是什么?

  卫留成:领导干部对老百姓的感情,跟个人经历不无关系。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条件艰苦,这些年,我觉得自己对老百姓的本色感情没变。还有就是禀性难移。我可以不说话,但不容忍说假话,尽量少说空话、套话。我大会小会批评的人挺多,但我就事论事,会上可能点名批评,会后可能一起吃大排档,就是这个性格。

  要说变化。当了地方领导,很多事情你看多了,有时不是你发脾气就能解决的。贯彻上面政策,要结合本地实际和干部的适应能力,很多综合因素都要考虑进去。有的事很恼火,但生气也不解决问题。所以,本质上我可能还不是一个政治家,更像一个企业家。

  (朱红军 摘自2012年10月11日《南方周末》)

  卫留成,男,汉族,1946年8月生,河南泌阳人,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勘探系测井专业,1970年7月参加工作,197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12月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2003年9月任海南省委副书记,2003年10月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2006年11月任海南省委书记、省长。2011年8月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分享到:
(责任编辑:仝宗莉、段欣毅)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