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老家拟花千万种万亩红高粱 官方:赔本也要种--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莫言老家拟花千万种万亩红高粱 官方:赔本也要种

2012年10月18日07:2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原标题:诺奖后,高密的“莫言效应”

  10月14日,莫言的出生地高密市大栏乡平安庄。得知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村委会在村里挂起了30个灯笼。新京报记者陈杰摄

  14日,莫言老家平安庄挂起祝贺获奖的条幅。 新京报记者陈杰摄

  14日,莫言90岁的父亲管贻范在接受记者采访,由于听力不好,记者凑到老人的耳边说话。新京报记者陈杰摄

  14日,平安庄。诺奖公布后,莫言旧居前竖起了说明牌。新京报记者陈杰摄

  14日,莫言旧居。这是1979年他和妻子杜勤兰结婚的洞房。新京报记者陈杰摄

  当地计划投资6.7亿元,弘扬红高粱文化,包括莫言旧居周围的莫言文化体验区

  10月16日,范珲想好了该如何劝说莫言的父亲同意修缮莫言旧居。

  “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

  莫言成为了社会公共资源,“你不同意不一定管用”。

  作为莫言老家所在辖区的管委会主任,范珲对说服莫言家人很有信心。

  山东高密报道

  范珲发愁的是如何种出万亩红高粱。在莫言的家乡,由于收益太少,高密当地的农民已不种红高粱。如同血海一般连绵不绝的红高粱早已成为记忆中的景象。

  “我估摸着一年要投入一千万”,莫言老家所在辖区高密市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范珲说,“钱从哪里来?”

  不过,他说自己丝毫不会犹豫,“赔本也要种”。

  这一系列设想,都与刚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有关。

  高密的“腰杆”

  高密诗人李丹平说,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国的文学高地,国家的圣地”

  高密酒桌上有了一条新规矩。

  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说,最近高密人在一起聚会。第一杯酒,肯定是“先为莫言老师获奖干一杯”。

  这段日子,在他看来,早上高密人走在大街上,精神头都不一样,“带劲”。

  高密的出租车司机,也喜欢和记者谈起莫言。一名出租车司机迅速地背出莫言家几门几号,得意地说“他和我同学的老婆是一个村的”。出租车上的电台不时有人询问莫言旧居怎么走。

  在新华书店,莫言的小说专柜空了。小书店贴出了预订莫言书籍的牌子。一本从未听说过的杂志,因为最后一页有莫言的照片被放在了书架的显著位置。

  高密大街上挂了很多祝贺莫言获奖的横幅,在“莫言迷”张守云看来,这还远远不够,“应该从青岛机场一路挂过来”。

  文化馆的一条横幅颇有意味,“莫言获大奖,中国很高兴”。

  在高密,“中国”和“世界”这两天不断地被提及。在莫言获奖的文化界座谈会上,有人提出,要淡化潍坊高密,多说“中国高密”。

  以前出省不好意思说是高密的,“以后大大方方的,腰杆挺直了,俺是高密的”。

  高密一家旅行社的总经理杨连才说,以后描述高密的地理位置时,再也不用说是紧邻青岛,是青岛的后花园了。

  他开起玩笑,说不定以后青岛宣传语会成为,“紧靠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故乡”。

  高密变了。

  高密诗人李丹平说,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国的文学高地,国家的圣地”。

  莫言家的萝卜

  一游客从地里挖出一根萝卜,塞在衣服里。出了门,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萝卜,莫言家的萝卜啊”

  “圣地”的中心是莫言家的老屋。

  平安庄挂起了30多盏红灯笼,进村的大桥刷了两遍漆,桥上的字描成了金色。

  莫言获奖当晚,管委会的领导想清街,要把村里路上晒的玉米全部清掉。莫言的二哥管谟欣拦住了。

  10月14日,莫言的旧居屋后竖了一个介绍莫言的大展板,第二天就拔掉了。“牌子上有几个错字”。周围是新种的柏树枝和杏梅树。树上漆了崭新的白漆。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土胚屋,五间房,狭小,逼仄,堆满了灰尘和杂物。

  正屋里有一台收音机,是莫言结婚时买的。这是屋里最值钱的电器,“第二值钱的就是手电筒了”。

  一拨拨的人进来,转不开时会默契地排队照相。不认识的人还彼此打招呼,“赶紧看,以后来就要收钱了”。

  莫言的院子里种了一行胡萝卜,被踩得七倒八歪。有人在墙边发现了山药豆。两三个人跑过去摘了起来。

  妈妈跟女儿说,把山药豆煮了吃,明年咱也拿诺贝尔奖。莫言的二哥管谟欣站在一边,脸上看不出表情。

  院子的墙缺了一角。有人拿出相机合影,“这是历史”。

  等管谟欣离开,一个游客从地里挖出一根萝卜,塞在衣服里。出了门,拿着萝卜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萝卜,莫言家的萝卜啊”。

  这个院落在2010年就被管委会纳入修复计划。范珲画好了图纸,找好了水泥,莫言的父亲管贻范担心打扰村民,又不喜张扬,给莫言打了电话。这件事情就此搁置。

  到如今,一切似乎都不可避免。

  管委会提交了投资五十万元对旧居进行整修的规划。山东省旅游局派了专家来研究旅游线路。

分享到:
(责任编辑:段欣毅、袁悦)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