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政府系郑州黄河大桥实际所有人 因中央压力结束收费--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河南省政府系郑州黄河大桥实际所有人 因中央压力结束收费

2012年10月14日05:56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本周视点:黄河大桥的“回归”

  白岩松:

  从本周一,也就是10月8号开始,收了26年过路过桥费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不再收费了。这消息一出来,大家当然很高兴,在十一黄金周期间全国高速免费之后终于马上又终身免费了,这高兴当然很好理解,但是,在这个新闻标题党的时代,仅有一个标题还真不够,仔细研究一下,这高兴劲儿就该过去了。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了26年钱,但实际上,1996年就还完贷款了。天呐,从1996一直到2012,多收了16年钱,这些钱都哪儿去了?问号还不仅于此,为何在此时又突然免费了呢?背后另有玄机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免费,但请别着急高兴。

  【短片一:黄河大桥的“回归”?】

  字幕:10月7日 河南省收费公路专项清理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

  解说:国庆长假结束的前一天,河南省收费公路专项清理领导小组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河南省人民政府的决定:“从2012年10月8日零时起,郑州黄河大桥正式终止收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继续收取或变相收取通行费。”

  字幕:10月8日 郑州黄河大桥停止收费第一天

  画面:收费窗口张贴河南省政府停止收费的公告 收费站拦路杆高起 车辆顺利通过

  新乡货车司机 徐绍文:按照(过去)这个收费标准过一趟四十五,一天一个来回就是九十,一个月下来就是两千七。

  解说:郑州黄河大桥是连接黄河南北两岸的交通大动脉,也是新乡与郑州的重要交通枢纽。货车司机徐师傅说,他每天拉货都要从这里走一趟,过去一天中最大的支出就是交过桥费。现在免费了,一年就能省下三万多元。

  新乡货车司机 徐绍文:这三万多要算成油钱,我烧三个月都烧不完。

  解说:新乡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也在官方微博中称:“黄河大桥的免费通行,可使新乡全市每年节省过桥费2000万元。”显然郑州黄河大桥停止收费,给当地居民带来的实惠是真真切切的。

  网页:《中原高速重要事项未公告 停牌全天》

  解说:同样在郑州黄河大桥停止收费的第一天,作为郑州黄河大桥的经营管理方,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却高兴不起来。作为经营核心每年能创造超过2个亿价值的收费大桥,突然被政府宣布不许再收费了,这一举动似乎违背契约精神,但中原高速显然无能为力。

  网页:《中原高速每年将少收2个多亿》

  解说:实际上,早在2008年初,郑州黄河大桥就被国家审计署“点名”。“河南省郑州黄河大桥总投资1.78亿元,其中银行贷款7100万元,在1996年已用收费还清了全部银行贷款,违规收费达14.5亿元。”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傅蔚冈:

  这几年民间的抱怨都比较大,中国造了这么多高速公路,交了这么多税,为什么大家还要享受全世界最多的收费公路?从中央,从上到下都在普查,摸底,高速公路到底税费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发现有些地方确实收的太多了。

  解说:民众怨声载道,审计署也以违规定论,但郑州黄河大桥的收费却并没有因此停止。当地政府拿出了2004年国务院公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其中有这样的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5年。如果按经营性公路计算,郑州黄河大桥转为经营性大桥后,还可以继续收费不超过25年,那么当地官员给出的郑州黄河大桥可以收费到2020年的说法就有据可依。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我们政府在公共产品、公共设施的建设发展当中,我们采取了一个基本的制度叫做特许经营制度,//就是政府始终保留调整、变更直至终止这个合同执行的权力。为什么?因为一方是企业,一方是社会公共,谁代表社会公共?政府。

  解说:在中原高速的最新的年报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的信息,2011年河南交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拥有中原高速45.09%的股份,是实际控股人;而河南省人民政府又100%拥有河南交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既是中原高速实际控股人,又是公益事业的维护者,双重身份也没有在审计署的点名批评后,取消大桥收费。而时隔3年,国家大力度严查各地路桥超期收费问题,交通部、监察部、财政部等五部委联手调查,要求一年时间必须解决。迫于不断的压力,河南省政府最终还是不得不发出公告,结束了长达26年的郑州黄河大桥的收费。

  河南省监察厅副厅长 孙运峰:郑州大桥停止收费后,//回归公益属性,努力为广大人民群众提多更多跟好免费公路。

  解说:政策姗姗来迟,而接下来还要面对的是公众更多的疑问。

  网页:《郑州黄河大桥免费了 超收的钱怎么办?》

  《郑州黄河大桥免费后超载无人管 如此免费能维持多久?》

  《媒体三问郑州黄河大桥收费:经营权转移欠透明》

  白岩松:

  围绕着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免费,简单的高兴一下之后,问号越来越多,2008年审计署报告都敲打过他们,为什么能扛到现在?还有,1986年建桥之初的“还贷性收费”,怎么就悄悄地成了“经营性收费”,而后又变成了上市公司的资产?16年间,身份变换了几次,伴随而来的,就是交费期限一次次被更改、一次次被延长。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刚刚停止收费。这样做合适吗?

  短片二:

  现场:超标大货车掉头、逆行、通过

  解说:

  在本周,刚刚宣布免费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似乎正在经历一个混乱期,尽管有明显的禁止三轴以上货车通过的标志牌,现场还有交警路政等疏导人员,但依然有超标的货车要来品尝这让人惊喜的免费午餐。

  而另一边,在论坛里,中原高速的股民对于黄河大桥免费的消息却是牢骚满腹,毕竟,中原高速将因此损失年营业收入的10%,这已经足以让股民对其失去信心。因此,拿出多少财政资金来补偿一家上市公司的损失,就成了河南省交通厅在本周仍在研究的问题。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执行院长 傅蔚冈:中原高速的股东除了中原高速有限公司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股东,你要把这笔钱 (把大桥)收回去,要给其他股东一些赔偿。比如说我买了中原高速的股份 股票,大股东把钱要拿回去,那你要拿钱来补偿我们

  解说:

  本不该盈利的公共设施,进入到资本市场去赚取利润,再去建设更多的公共设施,而想要收回,还要拿出财政资金补贴,这来去之间的利弊,恐怕就让人很难说得清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执行院长 傅蔚冈:

  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的一段年代,通过这种方式,因为那时候我们中国政府很穷,修不了高速,这个钱从哪里来?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了很多地方修路的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解说:

  1986年,河南省政府拨款一亿多元,加上贷款7100万,建成通车了河南境内第一座收费桥梁,郑州黄河公路大桥,那时候,整个河南境内,还没有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初衷是好的,怎么能够提高市政的投资,市政的资产运行效率。另外它也是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集中社会的财力,在政府公共财政不足的情况下,来调动和聚集社会的财力,来加强市政公共服务设施建设。

  解说:

  十年还贷,再加四年经营性收费,这座黄河大桥似乎已经可以回归公共服务的本源。但在2000年8月,河南省交通厅却以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资产作为家底,组建成立了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同年12月,该公司又以最大股东身份,入主新成立的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中原高速进入A股市场,至今仍是河南省交通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就这么几经转手,成为了资本市场上的优质资产。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这十几年它经营上的这种改革,只能看作是一种经营方式的改变,但是说到底,从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来讲是没有变化的

  解说:

  究竟是公共服务还是资本市场上的垄断利润,这座黄河大桥的性质,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让人捉摸不透,而河南省的高速公路,却自此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2004年1000公里,而到2010年,就已经突破5000公里大关,总里程位居全国第一。中原高速,也在自身的扩张中,逐渐涉足房地产等其它与交通没有任何关系的行业。而过往的市民,却不得不去面对黄河大桥10元-80元/次不等的通行费,还有截止至2020年的漫长收费年限。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在公益性和资本追逐利益之间怎么来平衡这个矛盾,最好的办法还是政府把它收回来。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是你的本分,是你的职责,政府要始终坚守自己的公共服务职能

  解说:

  在2008年审计署的那份报告中,如今我们还可以轻易地找到一段态度极为严厉的措辞。细细揣摩,似乎也颇为符合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前世今生。

  审计报告:

  一些地方政府和交通部门从自身利益出发,把收费公路作为融资平台,将政府还贷公路随意转为经营性公路。一方面,经营企业从地方政府批准的高收费期限和收费标准上获取收益,用来再投资政府指定的其它项目及弥补财政经费等;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从包括公路等各种投资活动、企业经营收益中获得税收收入等。

  白岩松:

  针对十一黄金周全国高速免费,有人建议,全国高速都该免费。其实,理性下来,这一点做不到。为什么?因为目前中国高速公路建设还没有饱和,一旦无利可图,建设的资本就会迅速撤离,于是,越边远越落后的地区,高速和好公路以及好桥的欠帐就会越发还不上。但是,有利可图并因此像金饭碗一样抱着不放,也同样不该吧?还完贷款也挣了些钱,就该让桥或者路免费回归公益了吧?但依然没有,从A手里转包到B,再转包到C,A、B、C都挣了钱,可老百姓无奈付账,这样的模式还能持续多久?

  短片三

  (济南黄河大桥)

  解说:画面上这座也是黄河大桥,只不过不在河南郑州,而在山东济南——它比郑州黄河大桥更老,1982年就建成通车,也比郑州黄河大桥更“牛”,从1985年开始收费,至今已收27年,还要继续收5年。

  济南市民1:早就该撤了,它收费已经超了吧。

  济南市民2:早就该不收了,收费对经济发展制约太大了。

  济南市民3:多的时候大概能支出600 700(一个月)。就是交过桥费。

  解说:在济南,黄河大桥对小型客车单程收费10元,一来一回就是20元,考虑到这座桥是不少市民出门的必经之路,在人均收入不算高的济南,的确是不小的负担。因为过桥费太高,不少当地人会打车到桥头,徒步过桥再打车。许多出租车司机更是宁可绕上几公里路,走8元钱一次的浮桥,也不愿意走这个又贵又爱堵车的公路大桥。

  出租车司机:有些人家来到这里,知道收费人家就下来,过了桥再打车,过来以后,这边有些黑出租,坐黑出租走了,还省钱。

  解说:本周,郑州黄河大桥免费之后,要求济南黄河大桥免费的呼声再次响起。实际上,最近几年,每逢山东省和济南市开两会,黄河大桥免费都会成为热点话题。还有市民起诉大桥运营方——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违规收费,最终两审都败诉。山东高速股份说,1999年,山东省交通厅把大桥经营权批给他们时,曾经获得国家交通部的批准,可以一直收费到2017年。所以他们收费是合法合规的。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当政府或者叫社会公众不满意你的经营状况的时候,特许经营合同里会有一条,政府始终保留这样一个权力。调整、变更、直至终止合同执行的权力,因为不能因为你一个企业的经营影响到社会公众的权益,那是不行的。所以从政府来讲,它收回经营权我觉得一点问题也没有。

  解说:去年6月,交通运输部等5部委发起的公路乱收费清查活动中,济南黄河大桥曾被点名批评,但它唯一做的改进,也仅仅是从今年5月起,对黄河北岸几个地区的小型非营运机动车免了费。仅仅在过去十年中,这座桥上收取的通行费就超过了4亿元,是它当初建设成本的十倍还多。而源源不断的通行费,还在从公众手中流出,进入山东高速股份的口袋,成为它的利润,然后上交给它的两大股东——山东省交通厅的下属企业山东高速集团,和原交通部下属企业华建中心。至于这些来自公用事业的利润,到底拿去做了什么,公众就很难详细知道了。

  中国公用事业专家 《公权市场》作者 徐宗威:

  国务院有《政务公开条例》,《条例》里面专门一有条针对,涉及到公共服务、提供公共产品的这些企业的经营活动,要求它公开它的相关信息,你的成本是什么?你的人工费是多少?你的维护费是多少? 有利润产生的时候,你的投向是什么方向,如果是用在扩大公共服务的范围,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那没问题,大家都会很赞同。问题就是可能会有一部分资金,大家很担心是不是转移到其它的行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傅蔚冈 执行院长:我看中原高速就有房地产公司,他有两个房地产公司,他还有一个信托公司,参股了一个信托公司,参股了一个银行。从市场上募集的这笔钱本来是应该建高速公路的,结果它把这笔钱投入到其它事业当中去了,这是不是合理我认为是有问题的。我今天查年报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它有几个房地产公司是亏损的,那就相当于说把高速公路上获得的这笔钱,投入到亏损的事业当中去,这可能更加不合理。

  解说:本周,在河南郑州,一座黄河大桥免费了,但更多的路,更多的桥,下一步要怎么办?

  白岩松:

  免费,一定能让人高兴吗?看到这儿,你的答案估计也开始模糊起来。不仅如此,在本周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免费之后,人们突然发现,管理好像也松下来了,严禁上桥的三轴以上货车甚至超重、超限车辆 在桥上旁若无人地一律畅通无阻,这场景让人看着担心,本来桥就老化了,这管理再松下来,危险岂不上升?难道盼望中的免费总是先让人欢喜后让人忧?显然,如何免费 将成为社会前行的新挑战、新课题。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军涛)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