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官员:大面积叫停收费公路尚不现实--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交通部官员:大面积叫停收费公路尚不现实

2012年10月11日07: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叫停“合法”的超期收费关键在于政府决心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终止收费模式能否推广

  从10月8日起,河南省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终止收费,永久免费。

  超期收费16年、违规收费14.5亿元,这是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留给公众最深刻的印象。2008年2月,审计署发布的一项关于全国18个省市收费公路审计调查公告显示,河南省郑州黄河大桥总投资1.78亿元,银行贷款7100万元,1996年用收费还清了全部银行贷款后,违规继续收费14.5亿元,在地方政府重新核定的收费期内,到2020年还将收费30亿元。

  多年来,公众的强烈不满、媒体的持续关注都未曾撼动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超期收费。此次终止收费,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说明河南省政府下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过程必然涉及复杂的利益博弈,一些经验值得其他地方借鉴。”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交通财政与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胡方俊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经历过一次身份变更。从1986年10月1日建成通车,开始收取通行费,至2000年8月,一直属于收费还贷公路;2000年8月,经河南省有关部门批准,转为经营性收费公路,属于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高速”)上市资产,是河南省第一条收费桥梁。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政府还贷公路,可以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贷款、统一还款。”交通部1996年颁布的《公路经营权有偿转让管理办法》中就有类似规定,“转让方获得的转让公路经营权收入,首先用于偿还被转让公路经营权的公路建设贷款和开发新的公路建设项目。”

  因此,从这些规定来看,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还贷期间“统贷统还”、河南省有关部门转让公路经营权收入用于新的公路项目建设,作为中原高速上市资产都是合法行为。

  以政府还贷公路的名义收取路桥通行费,收回投资、还清贷款之后,在地方政府的主持下改为经营性公路,收费起始年限重新计算,以上市公司的名义继续收费,收费年限延长至25年甚至30年,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这种模式在全国收费公路中普遍存在。

  胡方俊表示,目前我国高速公路公司大多为地方政府运营,一方面需要为已经建设好的高速公司偿还贷款,另一方面还要为在建、新建、未来建设的高速公路筹融资资金,这导致部分高速公路已经偿还了银行贷款、收回了建设成本仍在收费,用以弥补那些不赚钱的高速公路亏损额。

  据介绍,中原高速的最大股东是河南省交通投资集团,这一集团属河南省国资委管理,在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超期收费的10多年里,中原高速用超收的通行费修建了郑州到石人山、漯河到驻马店的高速公路。

  记者注意到,2011年五部委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提出了“既往也咎”的原则,要求对2004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前建成的收费公路,也进行全面清理、规范,包括“对未按照有关法律和法规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将政府还贷公路改为经营性公路进行建设和经营管理的,要立即纠正,实现属性归位”。许多公众的疑惑是:郑州黄河公路大桥2000年经批准转为经营性收费公路,这个“经批准”的过程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权限和程序?

  10月7日,河南省财政厅副厅长赵庆业表示,要安排相关审计部门明确财务损益、转让价格和提前收回年限等,以确定回购和补偿金额,维护中原高速股东权益。

  胡方俊分析说,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免费方式,最有可能的是河南省交通厅以政府财政出资的方式向中原高速回购郑州黄河大桥的收费管理权,然后再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也就是说,中原高速会从河南省交通厅手中获得一笔经营权转移所产生的收入。

  不过,这笔收入数量是多少,需要向公众公开,因为这涉及国有资产的转移问题。从中原高速近两年定期报告披露的信息来看,经营黄河公路大桥并未给上市公司带来盈利。中原高速2011年年报显示,黄河大桥年内营业收入是2904万元,而营业成本高达5600万元;201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是1628万元,营业成本则为2757万元。从某种角度来说,公司剥离负资产实际上是把公司负担转移给了政府,政府是在帮中原高速解决资产负债问题。

  有业内人士提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1996年还清了贷款,1996年到2000年继续以还贷款为名收费,这笔钱哪儿去了?2000年改为经营性收费公路时,有关公司向政府支付了多少转让款?2012年回购亏损资产,河南省交通厅要支付多少?这三笔钱应当向公众说清楚。

  胡方俊表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永久免费后,对大桥的维护、保养,就有可能挤占用于农村二级公路的一些交通专项资金。

  河南省交通厅副厅长李和平介绍说,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设计每天车流量为1.5万辆~3万辆,但今年前5个月平均流量已经达到3.76万辆,预计取消收费后车流量增幅将达20%,将严重影响安全通行。考虑到大桥已经运行26年,经技术部门检测发现大桥有裂缝等危害,需要加固维修,目前河南省交通厅、公安厅已经联合发布公告,对途经此处的3轴及以上大型载货车辆实行分流绕道行驶,加固完成后,将依据大桥的检测结果和车流量情况,科学制定限行分流等措施,保证大桥安全和畅通。

  许多公众期待,在国家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遏制公路企业超高利润的背景下,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能否成为收费公路终止收费的一个样本。

  胡方俊认为,在目前地方政府财力并不充裕的情况下,大面积叫停收费公路并不现实,但是收费公路降低收费标准,逐步实现完全免费,是不可逆转的方向,因此,国家应尽快完善收费公路相关法律法规,建立和公路通行车流量、投资收益与还贷进度等相关指标衔接的通行费收费标准及收费期限的动态调整机制,不能简单地以具体年限来确定收费期限,地方政府也应适当降低公路收费标准,减少收费站点,调整不合理的收费期限,规范政府还贷公路转为经营性公路的行为。

 

 


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正式交付海军

盘点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带书下乡

温家宝与体育爱好者共度国庆佳节
揭秘毛泽东最欣赏的十位女性最终结局

省级常委换届全部结束:“60后”近三成

原央视主持人张政任中共黔西南州委副书记
铁道部:刘志军收受巨额贿赂、玩弄多女性 王立军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


本网记者随访 感受李克强外交风采


北大校长回乡为母祝寿 长跪膝前痛哭


“微笑局长”杨达才被双规

红墙“公主”:第一代领导人的漂亮孙女们

分享到:
(责任编辑:段欣毅、仝宗莉)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