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与市委书记面对面”的曲阜实践--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原创稿库

“走基层·访新政·庆盛会”之九

“访民与市委书记面对面”的曲阜实践

人民网记者 贾玥

2012年09月27日08:16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图1:在今年6月30日的大接访活动中,曲阜市委书记李长胜与访民耐心交流。
图1:在今年6月30日的大接访活动中,曲阜市委书记李长胜与访民耐心交流。

    9月21日上午十时许,在山东曲阜市信访局接待室内,长桌一端是副市长林长运,一端是提着材料上访的村民孔老汉,周围还坐着六七位各级官员。今年5月以来,类似这样的场景在这间接待室里经常出现。

    孙老汉从包里掏出一摞纸张,第一张上写着“房屋拆迁补偿结算书”,递给林长运。林长运依次认真翻看,随后告诉孙老汉:“你的情况信访局的同志已经向我汇报过,今天我把国土、规划和建设部门负责人都叫来,马上开个联席会议,将本着实事求是、特事特办、集体决策的原则帮你解决。”
 
    “如果开完会还不解决咋办?”孔老汉反问。
 
    “如果下个月我值班时还看到你,说明他们三人没有认真履职,对他们的问责就要启动。”林长运指着旁边来自农业、规划和建设部门的负责人对孔老汉说。
 
     在曲阜,“阳光信访”正朝着制度化方向迈进。今年4月28日,《中共曲阜市委关于市级领导干部担任市信访局第一局长“1+2”工作制度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印发,市级领导担任信访局第一局长正式启动。这标志着,在曲阜,访民与市委书记等市领导面对面交流已定期化、常态化。
 
    第一局长“1+2”不虚摆
 
    9月20日,理应出席“全市百日会战动员大会”的曲阜市副市长刘秀广,并没有出现在大会现场。目前正值曲阜市“2711”工程(注:即“招引20个投资过亿产业项目、77项重点建设工程、10项改革措施、10项民生工程”)关键期,包括市委书记李长胜在内的其他市级领导悉数到会,誓师攻坚。在动员大会开始的同一时间,刘秀广来到信访局接待室就坐。
 
    “长胜书记跟我说,可以不参加大会,也要来信访局值班。”刘秀广告诉记者。根据“信访局第一局长接访表”的安排,每月20日是刘秀广的接访值班日,与他一起的还有农业局局长毛景水和农业局办公室年轻科员刘凯。
 
    制定每日接访计划是《意见》的核心。5月以来,信访局每天都有三位干部共同接访,包括一名市级领导、一名部门正职和一名年轻干部:市级领导为第一局长,负总责;部门正职协调落实;年轻干部记录、学习。制度推行之初,印有93位官员姓名、职务、手机号和接访日期的日程表就下发到了群众手中。
 
    “有了公开的接访表,群众会根据领导分管领域对口上访,既方便群众找到相应的领导,也能提高接访工作实效。”刘秀广告诉记者,第一局长制度依照“谁接访,谁负责到底”的原则,使得访情处理有了连贯性,在多重监督和考核机制下,接访官员没有借口推脱或推卸给他人。
 
    曲阜市信访局副局长李淑红向记者介绍,干部搭配是经过多次集体讨论确定的,市级领导与其分管的职能部门相互组合,如果遇到并非分管领域范围内的案件,不同部门负责人将协同解决,并汇报给首接并负责的第一局长。评价第一局长的工作成效,就是看是否为群众解决实际难题。
 
    “当时我去反映工程欠款问题,去之前欠款方对我说,他们单位是国营性质,这件事曲阜没权力管,去了也没用,”曾经在市领导的过问下拿到欠款的宋姓访民对记者说,“向市领导汇报后没抱多大希望,但随后他们派专人与我一直保持联系,查清事实后不久就拿到辛苦钱,这让我觉得问题总会得到解决。”
 
    为防止第一局长“挂帅”不“出征”,《意见》还要求,所有值班干部都要根据日程表公布的时间、地点全天候到信访局接访,一般不得请假。确实无法接访的,要直接向市委主要领导汇报,不能凭上下级关系通知信访局干部。而在市委书记李长胜看来,没有什么比在制度推行后严肃纪律更重要的了。
 
    制度下的“以人为本”
 
    今年特别是5月实施第一局长制度以来,曲阜市的接访量降幅明显。李淑红向记者提供的一组数字显示:今年1-8月,信访局办理群众来信54件,同比下降36%;接待上访163起、1082人次,同比分别下降41.9%和42.3%。
 
    “其中,5-8月处理的上访量是56起、341人次,平均每月14起,实际上比1-4月月均还减少了13起。”李淑红说,由于分管的市级领导直接参与接访,访民不用层层上访来回折腾,一些事实清楚的问题一次就能解决,这直接促使上访人次的大幅降低。
 
    “以前有句话叫‘有困难找民警’,在我们曲阜是‘有困难找信访’。”分管信访工作的刘秀广认为,抱着真情实意的姿态为民答疑解惑,是第一局长制度实施后为信访工作带来的最大变化。
 
    在刘秀广20日接访当日,一名中年妇女来访请求提高对其子王某意外撞伤的赔偿金。7月31日,王某不慎坠入施工坑道造成外伤。来到信访局反映后,以施工方赔偿两万元了结。但在治疗中又发现,王某原本就有的肺囊肿发生破裂,医生建议手术切除一侧肺叶,而这需要一笔数额更大的手术费。
 
    仔细听取情况后,刘秀广当即表示,第二天会安排水利部门、施工方与其再度协商,并承诺会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刘秀广说,这位访民与丈夫前些年双双下岗,家境十分困难,政府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会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但他也坦言,面对再次要求赔付的要求,施工方肯定会有所怨言。在事实与责任难厘清的情况下,通常会在摸清上访户实际情况基础上做分类处理,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考验着信访工作的智慧。
 
    对刚刚进入机关工作的刘凯而言,直接面对上访群众无疑是门新鲜的实践课。刘凯感触最深的是,即使遇到不理智、条件苛刻的上访户,接访领导也会耐心地倾听,细致地解答,这令她受益良多。刘凯已经认识到,正视复杂的基层矛盾,从心底为百姓考虑,才能改善并拉近亟待弥合的干群关系。
 
    信访局面的大变化
 
    作为曲阜市去年开始推行的第一书记“1+1”工作模式的提升,第一局长“1+2”制度延续着市委书记李长胜建立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工作模式的理念。现在,从城区到镇街,第一局长制度已在曲阜全面铺开。
 
    在曲阜全市12个镇街,由副科级以上领导担任群工办(信访办)的第一主任,同时选派一名中层干部、一名年轻干部轮流接访。目前,全市共有第一主任127名,中层干部119名,年轻干部119名。6月下旬,12个镇街分别在政府驻地公开接访,不仅所有市信访局第一局长出席,各村第一书记、相关市直机关负责人也一同参加。
 
    “变上访为下访”是曲阜改进信访工作的又一表现,领导干部主动走向社区听取民声。6月30日,曲阜市区开展了市信访局第一局长大接访活动,31位第一局长、46个部门主要负责人及12个镇街党(工)委书记全部参加。活动中,接访领导根据分管领域被安排成六大类、16小组,每组身上都肩负排忧解难的责任。 
 
    在第一局长“1+2”制度改变着曲阜市接访氛围的同时,信访局自身的角色定位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曲阜市信访局副局长刘洪林告诉记者,现在信访局面对老百姓反映问题的情况在减少,而督促督办的工作量加大了。
 
    目前,曲阜市信访局主要承担对接访案件的督办跟踪。针对第一局长接访过的信访问题,与群工部一同采取电话督办、约谈督办、会议督办等形式全程督办。对重点疑难案件、重信重访案件和信访人对处理结果不满意的案件,组织相关部门逐案评查,对达不到办理要求的案件发回重办。
 
    “更重要的是,对信访干部来说,现在做协调工作的底气足了,”刘洪林说,“以前最怕各部门间相互推诿,信访局在中间使不上劲,最终损害的还是群众的利益;现在,在市委书记李长胜的大力主抓下,重视接访工作在各部门中形成一股风气,信访局与职能部门间的关系理顺了,沟通起来少了障碍,多了理解和支持。”
联系本文记者

贾玥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任编辑:贾玥、盛卉)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