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疗"第一贪":送多少收多少 设备采购是重头--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综合报道

深圳医疗"第一贪":送多少收多少 设备采购是重头

2012年09月19日08: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先后在3家医院任院长,被指控先后受贿56次,受贿金额达324.2万元——在近期深圳医疗反腐风暴中落马的9名医院正副院长中,孔德奇可谓“第一贪”。
 
9月18日15时,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对孔德奇受贿一案进行公开审理。因该案影响巨大,从14时起,庭外就有大批媒体记者等候,庭审现场还有多名深圳市人大代表及数十名卫生系统工作人员旁听。
 
检察机关查明,1999年至2012年,被告人孔德奇在先后担任深圳市龙岗区大鹏人民医院院长、深圳市龙岗区平湖人民医院院长、深圳市龙岗区横岗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医院工程、药品采购、医疗设备采购和人事任用等机会,先后收受贿赂324.2万元。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受贿罪对孔德奇提起公诉,起诉书涉及16项犯罪事实,仅起诉书就有17页。
 
孔德奇一案不仅反映了一名官员是如何走上腐败之路的,更重要的是,它引发了公众对整个医疗系统医疗器械、药品招标等过程缺乏有效监督的思考。
 
“我送多少,孔德奇就收多少”
 
庭审开始后,公诉机关仅陈述被告人犯罪事实就用了半个多小时。
 
广告招牌及室内装饰工程承包商房某欣是孔德奇犯罪道路上的重要人物。早在2003年9月,孔德奇担任平湖医院院长一职时,他就在孔德奇的帮助下,通过询价招标的方式承包了平湖医院院外招牌和院内的零星工艺标牌的制作、安装工程。为了感谢孔德奇的帮助,在拿到相关工程款后,房某欣分两次到孔德奇办公室送给其现金共计人民币1.3万元。
 
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无论是室内科室牌、索引牌,还是零星的工艺标牌、招牌,但凡涉及医院的设计、制作、安装工程,房某欣都能够通过孔德奇的帮助,通过询价招标的方式承包到。在赚到钱后,房某欣多次向孔德奇行贿。
 
法庭调查查明,房某欣每次行贿都是在拿到工程款后,或者请孔德奇去洗脚,或者请他出去吃饭,更多的时候是直接拿钱到办公室交给孔德奇——每次行贿的金额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房某欣在事后承认,“每做一次工程,我就会送一次钱给孔德奇,大约是工程款的7%~10%,我送多少,孔德奇就收多少。”从2003年9月到2012年3月,房某欣先后分23次送给孔德奇16.2万元。
 
2005年7月,深圳市新泰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廖某某找到时任平湖医院院长的孔德奇,递上一份该公司代理的药品目录,请孔德奇帮忙让其公司代理的药品在下一年度进入平湖医院销售,一起交到孔德奇手里的,还有5万元。孔德奇收下钱后,交待药剂科主任办理。在孔德奇的关照下,2006年,新泰医药公司代理的药品顺利进入平湖医院。其后,廖某某又给孔德奇送了5万元,使该公司代理的药品2007年继续在平湖医院销售使用。
 
2009年10月,深圳安信医药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蔡某某用同样的方式送给孔德奇5万元,孔德奇将钱收下,将安信医药有限公司代理的药品目录交给医院药品遴选专家小组。从2010年5月到2012年5月,蔡某某分5次送给孔德奇人民币共25万元,在孔德奇帮助下,2010年~2012年6月,安信医药有限公司代理的药品持续进入横岗医院销售使用。
 
医疗设备采购是重头戏
 
在孔德奇受贿一案中,工程招标、药品采购只是“小打小闹”,重头戏是医疗设备采购。
 
早在1999年,深圳市汇松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任某平找到时任大鹏医院院长的孔德奇,表示希望大鹏医院采购该公司代理的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孔德奇表示同意。此后,大鹏医院向大鹏镇政府打报告要求划拨相关购置费用,并由任某平组织孔德奇等人对该公司代理的美国百胜牌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进行参观。
 
这套美国百胜AU3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最后以人民币98万元的价格购进了大鹏医院,仅任某平送给孔德奇的现金就有10万元。据任某平交代,为感谢孔德奇的帮助,事成后他约其在龙岗区大鹏街一家酒楼吃饭,席间将现金交给孔德奇。
 
另一名医疗设备供应商吴某华早在1999年就认识了孔德奇。在那一年向孔德奇推销设备成功后,吴某华开始了长达数年的行贿之路。
 
2003年,吴某华了解到平湖医院要采购一台彩超设备,就找到时任平湖医院院长的孔德奇帮忙,提供了其代理的彩超的参数给孔德奇,表示希望平湖医院能采购其代理的设备,孔德奇表示同意。在孔德奇的帮助下,吴某华借用广州华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名义,以人民币168.6万元的价格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一台韩国产的麦迪逊牌三维多功能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2004年春节后的一天,为感谢孔德奇的帮助,吴某华约孔德奇到平湖万绿湖酒店吃饭,席间,吴某华送给孔德奇现金30万元。
 
由于吴某华多次向孔德奇所在的医院提供设备采购,为了掩人耳目,吴某华在之后的多次“合作”中,不断变换不同医疗机构的名义。
 
从1999年到2011年,孔德奇任大鹏医院院长、平湖医院院长、横岗医院院长期间,先后帮助吴某华向这3家医院销售了多台医疗设备。每做成一笔生意,吴某华都会给孔德奇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好处费”,而孔德奇则照单全收。这些贿赂累计达188万元。
 
对上门推销医疗设备的,孔德奇几乎是来者不拒。比如,他帮助邱某某向大鹏医院销售了一台细菌药敏鉴定仪,收取了4万元;帮助黄某某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一台X光机和一台全自动五分类血球仪,收取了30万元;帮助彭某某向横岗医院销售了宫腔镜、腹腔镜配置器械、输尿管肾镜、便携式彩超,收取了13万元。2012年,彭某某还销售了一台黑白B超给横岗医院,事先已经说好事后送给孔3万元,但钱还没来得及送,孔德奇就案发被抓了。
 
而下属晋职也成了孔德奇牟利的机会。2011年7、8月,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护理组长晋升为护士长,当年中秋节,她到孔德奇家中,送上3万元。
 
2011年,龙岗区卫生系统招考职员。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B超医生找到孔德奇,希望医院能在招考时解决其编制问题。在孔德奇的帮助下,横岗医院果真设置了B超医师岗位,该医生如愿以偿,通过考试成为横岗医院职员。之后,他送给孔德奇人民币3万元。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负责人因孔德奇在面试中给他打了高分,使他顺利考取了横岗医院职员,该负责人也送给了孔德奇5万元。
 
金钱的威力如此强大,想报考横岗医院职员的某社康中心主任也趁2012年春节送给孔德奇现金两万元。不料,孔德奇东窗事发,他的钱打了水漂。
分享到:
(责任编辑:廖洪辉(实习)、段欣毅)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