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教师节拟重奖优秀教师 最高达20万--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北京教师节拟重奖优秀教师 最高达20万

2012年09月10日09:39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今年,本市加大对优秀教育工作者的奖励力度。继“北京市人民教师”奖励金额从1万元提升至10万元后,各区县也陆续追加奖励资金,对优秀教师个人的最高奖励达20万元。

  今天是第28个教师节。全市共有10名教师获得“北京市人民教师”称号,另有10名教师获提名。该奖项4年评选一次,今年的奖金额度明显提升,其中,人民教师奖从原来每人1万元奖金提高到每人10万元,人民教师提名奖由每人5000元提高到2万元。这是该奖项自1993年以来首次调整奖金金额。

  与此同时,各区县也加大了对优秀教师的奖励力度。东城区将原先设立的2500万元教育专项奖励资金追加至3000万元,用于表彰占全区专任教师总数近8%的741名优秀教育工作者。丰台区对10名“区人民教师”、20位“区优秀青年教师”和439位“区优秀教育工作者”进行了奖励,其中,每位区级人民教师可获得两万元奖励。海淀区更是“大手笔”,人大附中历史教师李晓风被区委、区政府授予“海淀区基础教育名家”称号,获得20万元奖励。

  昨天,记者采访了部分获重奖的教师,他们表示:“会把奖金用得有意义。”

  “刚开学,这两天工作特别忙,是听说有奖金这档子事,但没细问过。”通州区培智学校教导主任李银环透露,计划至少拿出一半为学生发放奖学金。

  李银环在特殊教育岗位工作了24年,教出了上百个与众不同的学生,她让自闭症儿童开起了淘宝网站,让聋儿张开嘴喊“妈妈”,让智障儿童学会了自己做红领巾。由于业绩突出,她今年被评为“北京市人民教师”。

  早在三年前,李银环就曾获得“通州区杰出人才奖”,当时,她就把所得的10万元奖金捐给学校,成立了“红烛杯”奖励基金,每年按“每人800元”的标准奖励本校优秀教师。两年来,全校55名教师中共有28人次获奖。

  “我之所以能获奖,与同事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我希望把钱捐给教育事业,这样发挥的作用会更大。”李银环今年想完成一个心愿——设立一项学生奖学金,给那些自强不息的孩子以鼓励。“因为我们的孩子太不容易了,他们的每一点进步,就要付出比其他孩子更多的努力。”

  同样获得“北京市人民教师”称号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老师冯勉也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想法:希望能把自己的奖金充实到“校长基金”里去,每年用于奖励本校优秀教师。“我在实验二小工作了25年,没有二小,就没有我的今天。”

  今年获得“北京市人民教师”陈经纶中学教师王萍、北京市第一幼儿园蔡涛、怀柔区喇叭沟门乡满族中学教师潘维松也表示,得奖不是个人的事,“会把奖金用得有意义”。

  朝阳新教师比去年翻一番

  本报讯(记者 贾晓燕)昨晚,朝阳区举行教师节庆祝大会,1100名新入职教师举行宣誓仪式。据悉,今年该区新教师数量比去年翻了一番。

  新教师增加主要缘于中小学新建、改扩建力度的加大。为缓解即将到来的入学高峰,朝阳区将用三年时间优化全区中小学教育布局。今年至2014年,该区计划实施28个学校新建、改扩建项目,项目实施后共增加学位17410个,其中小学4640个,中学12770个。

  今年,朝阳区将接收9所幼儿园、两所小学、6所九年一贯制学校、1所完全中学、1所职业高中。明年至后年,预计新接收20所左右中小学、30所左右幼儿园。同时,该区将在招生紧张地区加建临时校舍,扩大学校容纳量。年内,还将启动第一批12所招生热点小学的扩建工程,预计可增加43个普通教室、1505个学位。

  新闻观察

  区县“低调”重奖教师

  本报讯(记者 贾晓燕)教师节之际,记者发现了一个怪现象——各区县虽然设立了很多奖项,但除个别奖项公布了奖励金额外,相关部门并没有也不希望公开具体的奖励方案。

  “物质上的重奖只是一种激励方式,我们不希望给社会造成一种印象——现在教师的钱来得这么容易。”某区教委工作人员说出了他们的顾虑,“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如果再引发网友非议就不好了。”同时,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想公布具体方案的原因还考虑到媒体可能对各区县的奖励情况进行比较。受地区经济发展所限,部分区县奖励教师的金额较少,“怕拿出来说没面子”。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不同奖项的奖励金额差距悬殊,如果公开发布可能会造成教师的心理不平衡。因此,各区县大都会以表彰会的形式,对教师进行精神鼓励。

  对此,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原光明小学校长刘永胜认为,对优秀教育工作者奖励力度的加大,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教育的重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令广大教育工作者欢欣鼓舞。

  刘永胜说,教育的发展一方面要靠那些拥有各种荣誉称号的杰出校长和教师,另一方面,则要靠广大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的普通一线教师。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区县的经济有多发达,都需要扩大重奖面,进一步提高普通教师的待遇,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至于奖励金额,不宜太过悬殊,以避免造成新的教育不均衡。”

  一位长期从事学校管理的校长则认为,获奖者之所以得到荣誉,不是个人行为,其背后往往是一个团队或整个学校的默默付出和努力,“虽然奖落在了一个人名下,但真正的奖励应该给学校而不是个人。”(记者 贾晓燕)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