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京地铁暑运高峰:1个月载客1.96亿人次--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亲历北京地铁暑运高峰:1个月载客1.96亿人次

2012年08月31日09:45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北京坐地铁,尤其是早晚高峰,有乘客戏称“会被挤成相片,并且是不分车里和车外”,对于北京地铁的巨大客流量,可能很多听众也都有过亲身体会,从7月中旬到8月底,持续一个半月的北京地铁暑运,到今天,宣告结束。

  “暑运”期间,外地到北京旅游的游客明显增多,而地铁恰恰是游客们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那么暑运期间,地铁的运营秩序怎么样?乘客们搭乘、换乘地铁都有哪些方面的感受?中国之声记者在一个月内的不同日期、不同时段做了几番体验。

  7月25日 北京地铁八通线换乘1号线 四惠东站 早高峰时段

  现场声:抓紧上车,(车门关闭的铃声)要关门了,上不去的等下一趟,要关门了,上不去等下一趟。

  早上7点半,北京地铁八通线传媒大学站。沿着候车标志,每列队伍至少排了20人以上。即便发车间隔已经缩短到2分多钟,每次列车到站,挤得上去的却是少数。

  乘客1:高峰有时候得三四趟吧,有的五六趟、七八趟,没谱。

  乘客2:有的时候可能就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上去怎么下来的,就直接跟着人群就上去了。

  引导员说,地铁在双桥站已经满满当当,暑运期间客流增加,也拉长了早晚高峰的时间。尤其是早高峰时段,人又多,又都着急往上挤,她更得时刻警惕。

  引导员1:上车的时候我们一看实在不行了,给他劝下来,别上了,太危险了就别上了。

  引导员2:哎呀人可多了,还得推,要不然上不去,都想早走都想着急赶车去,就不行,那就闭不上门,你就得帮他推,不推不行上不去。

  等了近10分钟,记者终于被后面的乘客推上了地铁,抵在门边,转身都难。到达四惠东站。换乘1号线的大厅没有空调,7排导流栏杆密密麻麻排满人。从八通线到1号线的站台,平时大概需要2分钟就能走到,记者挪动着走了七八分钟。

  8月7日 北京地铁13号线换乘2号线、4号线 西直门站 晚高峰时段

  下午五点半,记者从北京地铁13号线下车换乘2号线,下行电梯没有开,前面三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提着行李箱,从楼梯上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挪。

  女孩:觉得这条路挺长的。没有电梯的话,拿东西多不方便。

  西直门站是2号线、4号线和13号线三条线路的换乘站,想坐13号线换10号线去知春路的宋大妈和王大爷,在换乘通道迷了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宋女士:第一次来到话还是有点问题,还是有点搞不清楚该在哪里坐啊,还是没有很醒目的标志。主要是换乘的时候走的过于的长了,走得少一点就更好了。

  过去,乘客在西直门站需要返回地面出站才能实现换乘,经过改造,路程已经大大缩短,可乘客还是有些想法。

  乘客:乱,三个线一起换,特别是2号线换乘13号线的时候从那边走绕很大一个圈子,压抑吧,人多,然后热。

  8月26日 北京地铁10号线换乘1号线 国贸站 早高峰时段

  早上8点,记者从北京地铁10号线国贸站下车换乘地铁1号线,高峰时段,人流缓慢挪动,换乘通道又是密闭空间,空气不流通,加上高温天气,10分钟后挪到1号线站台时已经是一身汗。排队候车的长队一直排到电梯口,引导员说,挤地铁时掉手机、掉鞋、掉化妆包,这是常事儿。

  引导员:慢一点后面的人都别下,外面的人都挤进去了,下车的人下不来,有六七个大小伙子下不来,愣让上车的人挤回去没下来走了,车走了。我就亲眼见到,这一开门,就有三个小姑娘,呱唧就撞出来摔地下了,摔地下躺地下了,然后你还得赶紧扶她,里面还得继续下车,就到这种地步。

  对于每天挤地铁的上班族来说,可能已经习惯早晚地铁的拥挤,一些乘客表示理解,一些乘客表示担忧,还有乘客在为缓解拥挤状态出主意。

  乘客1:还是因为人多比较挤,有可能会出现或者丢失东西啊,或者出现人挤可能会有些受伤。

  乘客2:现状没辙,人多没办法,只能提高他的速度,现在是两分钟一趟,改成一分钟一趟。

  乘客3:比如说地铁的票价改为普遍的五元制或者十元制,人流一定会大大的减少。

  除了对人多车挤的抱怨,还有乘客对换乘通道有些想法。

  乘客1:可能对年轻人来说还行吧。楼梯走上走下可能老年人会比较累吧。

  乘客2:规划可能不太好,可能整体规划比较好,但是已经建成了,整体规划也做不了。

  北京市地铁运营有限公司统计,从7月15号到8月15号地铁暑运一个月间,所辖13条运营线路客运量达到1.96亿人次,比6月份增长15.4%。

  北京市地铁运营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贾鹏告诉记者,暑运期间,北京地铁多条线路的列车发车间隔做了调整,以八通线为例,发车间隔从3分钟调整到2分50秒,缩短10秒钟,提高6%的运力。尤其在早晚高峰,客流增幅大,早晚高峰时段都有延长。限流措施对客流的平稳运行起到了关键作用。

  贾鹏:一方面我们是要提高运力,第二,要对现场进行适度地有效地限流措施,主要还是要确保运营有序和乘客的人身安全。限流在早高峰有32个车站,相对低地放慢进站速度,让大家既能走得了又能满足出行的需求。

  暑期,北京游客集中,在火车站、长途客运站等人员密集、瞬间客流压力大的站点,北京地铁的应对更有针对性。

  贾鹏:比如说增加移动式的检票机,进出站在增加闸机的基础上,加大通过量。比如北京站采取的是西进东出单向循环的这种客流疏导方式,防止乘客在车站或者在通道内,形成客流交叉,造成局部的拥堵。

  北京地铁的换乘线路长、又多是密闭空间,贾鹏说,这一点,北京有其特殊性。北京地铁建设周期长,一二号线已经运行42年,13号线和八通线已经运营10年,不同年代建成的线路有不同的设计理念和规划方案,地铁形成网络后,新线和旧线衔接换乘就成了问题。比如,复兴门站、崇文门站、西直门站等无法满足同台换乘或是平行换乘的设计理念。

  贾鹏:当时设计规划老线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三十年四十年以后的发展现状,预留的可提供换乘的施工条件不具备,所以形成现在这种换乘距离相对过长,这是历史原因和自然条件决定的。

  贾鹏说,只有新线路之间的换乘更科学更便捷。不过,所有的换乘车站,都有安全预防的手段,除了增加人力疏导还有严格的工作流程。

  贾鹏:5号线从东单换乘1号线,如果要是地下换乘通道瞬间已经无法满足换乘需要,造成客流的局部滞留,我们就会迅速地关闭通道,让乘客通过地面实现换乘,减少因为通道人员拥堵和人员滞留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隐患。

(来源:中国广播网)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