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失独家庭调查:夫妇住寺庙听佛经内心才安宁--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广州失独家庭调查:夫妇住寺庙听佛经内心才安宁

2012年08月16日09:30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空巢”无人照料,手术无人签字,领养无以为继……孤苦老人希望政府能有部门出面,关心他们,让他们有个依靠

  跨越苦难,失独家庭期盼扶助

  嘀嘀嘀嘀嘀嘀———凌晨1点,一句话从QQ群里跳出来,“这么晚了有人在吗?”。“在”、“我在”,群里的其他人纷纷回应。“今晚太想儿子了,睡不着”……一个互相倾诉、互相慰藉的不眠夜又开始了。

  “当年满街都是‘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的口号,如今呢,孩子没了,没人管我们了,政府的承诺去了哪里?”一位Q友的留言引起大伙共鸣。在得知顾阿姨准备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思洋洋”、“万里马”、“彩云追月”等几位来自广东的失独者都纷纷把意见集中到顾阿姨那里。因为种种顾虑,他们不愿意出来面对媒体,他们委托顾阿姨“一定要说出我们的心声”!

  “空巢”老人

  他们最“空”

  自发组建的QQ群,“同命人”抱团取暖

  自从去年儿子因意外离世,顾阿姨就加入了好几个由全国各地的“失独者”自发组建的QQ群,当中组建最早的群之一“星星苑”已经满员,人数达到500人。在QQ群里面,“失独者”之间互相称呼对方为“同命人”。正如一个群公告所讲的那样,群的存在是为了让“同命人”“跨越苦难,重塑人生,同命相连,抱团取暖”。

  “如果不是有同样遭遇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我们。”顾阿姨说,很多“同命人”都有自卑感和挫败感,害怕与人交流,也只有来到群里,才能敞开心扉,无所顾虑,尽情地抒发内心感受。有的群会不时地组织“同命人”出来聚会,或者组团外出旅游,群当中还有一帮热心的志愿者,想方设法给“失独者”提供帮助。

  顾阿姨说了这样一件事:群里曾经有一个姐妹,失去孩子后,丈夫抛弃了她。有一天,她突然在群上留言:“来生再见了,姐妹们。”这让大家焦急万分,因为没有留下电话号码,大家一时间没办法找到她,后来想了好多办法才查到她的住址,当即向当地110报了警。后来,凡是加入群的“同命人”,管理员都会希望对方留下电话号码,以防万一。

  记者查询发现,国内有好多省市都有各地所在地“同命人”组建的QQ群,唯独广东没有,广州也没有。在很多群里,广州的“同命人”数量都很少,“可能是广州人习惯‘各人自扫门前雪’吧。”这是顾阿姨给出的解释。

  “其实,我们才是真正的‘空巢’老人,那些孩子不在身边的老人,他们到底还是有孩子的,我们有什么?政府有部门来专门关心‘空巢老人’,关心残疾人,关心留守儿童,那我们呢?谁来关心我们呢?谁来管我们?”顾阿姨道出了“同命人”的心声:“真希望计生部门愿意出来,来把‘失独者’组织起来,定期组织座谈会,组织唱歌、跳舞的活动,起码让人觉得有点依靠。”

  住院手术 无人签字

  失独群中流传一句话:“不怕老,不怕死,就怕病。”

  “不怕老,不怕死,就怕病。”这是在“失独者”之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老了,死了,一了百了,可是病了呢?谁来病床前照料?“失独者”QQ群中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有“失独者”要进养老院,养老院不收,原因是,入院需要作为监护人的儿女签字才能收,没有子女,找谁签字?还有“失独者”因为生病要做手术,一样面临无人签字的尴尬。

  最近,武汉一名“失独者”“寒露”因为脊椎手术无人签字,病情一拖再拖,在各方压力之下,最后由居委会的人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可惜手术失败,“寒露”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这件事在“失独者”之间引起强烈的反响,很多“失独者”都在忧心:“寒露”的今天,也许就是我的明天。有人甚至还忧心,自己死后,骨灰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来领。

  “我生病了怎么办?”“我怎么养老?”这是摆在“失独者”面前最迫切的一个问题。另一位来自广州的“失独者”网名叫“思洋洋”。今年63岁的她在8年前失去了独生女。那年女儿才26岁,在广州一所大学当钢琴教师,还没来得及踏入婚姻的殿堂,鲜花般的生命就凋零了。在为了女儿的死与医院打了两年多的官司之后,心力交瘁的“思洋洋”含恨离开了广州,回到潮州老家。万幸的是,她在潮州老家还有愿意接纳她的亲朋好友。

  “家里的后生是孝顺,可是他们个个都有自己的家庭,两公婆有四个老人要赡养,对我们只怕是有心无力。”顾阿姨说,尽管很多“失独者”家中都还有后辈,如侄子女、外甥子女、姨生子女等等,但他们毕竟不是法定义务上的监护人,也没有赡养的义务,愿不愿意照顾失独老人,情况都各不相同。

(责任编辑:仝宗莉、段欣毅)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