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日本地图证实:钓鱼岛是中国领土【2】--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百年前的日本地图证实:钓鱼岛是中国领土【2】

2012年08月15日09:07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110年前,黄遵宪撰写《日本国志》时,很希望在书中有一幅日本全图。他与编绘《大日本全图》的木村信卿相识,遂请求他帮忙绘制一张日本全图,作为《日本国志》中《地理志》的附图。结果,木村因私刻地图被人告发而坐牢,黄遵宪也没有得到那张地图,留下一个不能忘却的遗憾。写了《黄遵宪传》的郑海麟清楚地记得这段史实。

  对自己研究领域知识的熟悉,使郑海麟慧眼识珠。“一百多年前,这般精细的印制,只有原版,不可仿制。”郑海麟确信此图的真实性。因是这家旧书店的常客,书店老板就将地图卖给了郑海麟。获得《大日本全图》,成了郑海麟学术研究的转折与新起点。他由此出发,在自己先前的研究领域拓展开去。在广泛收集史料,潜心钻研之后,1998年,他的专著《钓鱼台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由香港明报出版社出版。

  书中,郑海麟以详尽确凿的史实,回击了日方关于钓鱼岛列屿的挑衅。用大量无可争辩的史实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其领土主权皆属中国。

  “据考证,日本官方是在1885年前后,为推进南侵台湾的计划,需要了解由琉球群岛至台湾之间的地理环境,才通过英国人的海图了解到钓鱼岛列屿的存在的;并且还了解到这些岛屿与旧琉球王国毫无关系,而且早已有中国的命名,属于清国的领地,因而暂时搁置了将其纳入日本版图的举措。”

  “及至甲午战争爆发,日军获胜。1895年1月14日,日本明治政府不等甲午战争结束,便于1895年1月14日秘密地通过‘内阁决议’,单方面决定将钓鱼岛列屿‘划归’冲绳县管辖。这一举措完全不符合国际法,因为会议文件中使用了‘秘’字,意思是不能向外公布的。而根据国际法要求,领土的取得一定要向国际社会公布。此外,将领土编进版图,属于国内法的行为,其中‘内阁决议’文件也需要天皇的印章,而这份文件中却没有。因此,这是一份既没有国际法效力,也没有国内法效力的文件。”

  据郑海麟的研究,1403年的《顺风相送》是现存最早记载钓鱼岛的中国典籍之一,英国牛津大学波德林(Bodleian)图书馆存有该书的誊抄本,书中使用的名称为“钓鱼屿”和“赤坎屿”,即今天的钓鱼岛、赤尾屿。钓鱼岛列屿最早是由中国人发现、命名和使用的。数百年来,福建、台湾的渔民一直将钓鱼岛列屿作为休养生息的渔业场所。及至1562年,由浙江总督胡宗宪主持出版、郑若曾编纂的《筹海图编》,进一步将钓鱼岛列屿划入福建省版图,作为防倭抗倭的军事据点。由发现、命名而取得原始权利,到划入版图实施管辖,这种不间断地使用的行为已构成国际法上的领有主权。

  2007年,《钓鱼岛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增订版)》由中华书局出版。书中除《大日本全图》外,新增了郑海麟遍查西方各大图书馆复制的相关地图及陆续购买到的其他珍贵地图,如英国出版的绘于1897年的《中国东部》地图,图中清晰标出了钓鱼岛、黄尾屿、赤屿岛的地理位置。

  郑海麟的研究不断有新的发现。不久前,香港明报出版社再版了《钓鱼台列屿——历史与法理研究》。在书中,郑海麟提出了自己的新发现:在18、19世纪由英国、法国、美国等国家绘制的地图上,钓鱼岛、黄尾屿、赤屿岛等岛屿名称都是依据中国闽南语发音进行注音的,日本人最早获得有关钓鱼岛列屿的知识就是来源于这些地图,而且注音也是用闽南语。从而进一步证明,这些岛屿的命名权源自中国,中国人才是钓鱼岛列屿的主人。

  在大量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面前,日本右翼分子只得闭上自己的嘴巴。

  郑海麟现在是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荣誉研究员、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广东海洋大学客座教授,在国际关系与国际法研究中建树颇丰。此次携图而来,他要了却一桩心愿:“这份珍贵的地图我要交给祖国。”(本报记者 李 苑 庄 建)

(来源:光明日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