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摧毁假伟哥生产链 抓获1900余名嫌疑人--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公安部摧毁假伟哥生产链 抓获1900余名嫌疑人

袁国礼 王晟

2012年08月06日07:3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查获的大量假药。公安部供图

  8月5日公安部披露,全国公安机关近期对24个特大制售假药犯罪网络进行摧毁,共缴获各类假冒伪劣药品2.05亿粒,涉案价值11.6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1900多名,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100多个。

  连日来,本报记者在公安部协调下,分路出击,跟踪采访,自即日起陆续推出公安部打击假药系列报道。

  浙江衢州

  保健品商店售假药

  4月初,一名中年患者来到浙江省衢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他称在衢州市的一家保健品商店购买“保健品”服用后,身体连续3天出现不良反应。

  衢州市药监局立刻对该地区进行抽查,在对一家名为365性保健店中所带回的一些“保健品”“壮阳药”进行检查时,发现这些药品中西地那非含量异常,药品中不仅含有处方药“西地那非”成分,甚至还包括很多不明物质。据介绍,擅自服用含有超高含量西地那非的药品,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不良反应,特别是一些有冠心病、高血压和年纪偏大的人,更有可能引起心肌梗死、血压过低、心脏休克甚至猝死。

  药监局将情况反映给了衢州市公安局。

  ■调查

  80后夫妻地下批发

  民警根据药监局提供的线索通过乔装打扮成顾客进行调查后发现,这是一对80后夫妻所开的情趣用品店,店主章某和妻子叶某都为衢州市本地人,他们以实体店为掩护,利用网络销售渠道和现代物流平台,大肆进行假药的销售活动。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一个以章某夫妇为中间商,从商家购买假药,分销给下家经营商的中层销售网络被公安机关挖出。

  5月17日,警方将章某夫妇控制,并端掉了这个利用性保健品店做掩体销售假药的网络,在二人的仓库内查获假药200余类,生产销售假药的上下家网络涉及到全国16个省份,涉案金额超千万元,非法获利200余万元。经鉴定,二人仓库内的“保健品”“补品”和“壮阳药”均为假药。

  交易会寻进货渠道

  据章某夫妇供述,他们自2008年开始,在衢州市农贸城附近开了一家性保健品商店,经营了一段时间后,章某发现假药利润丰厚,一粒进价不到2元钱的假“保健品”,能卖到30至50元,便通过各种途径弄假药来销售。

  章某通过网络搜索寻找每年在各地举行的性产品交易会,然后向同行了解进货渠道和假药种类,时间一长,章某的进货渠道宽起来,就能够拿到更低价的假药。夫妇二人一般采用网络销售和物流的方式大规模批发假药,章某在网上经营着3家淘宝网店,网店上货架会挂上真药和保健品的图样,但是却以大大低于市场的价格大规模出售。

  7月25日,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浙江、河南等地警方将盘踞在各地的生产窝点连根拔起,共捣毁制假窝点103个,收缴假药74万粒。

  线索

  广州花都

  生产地现身

  6月25日,广州警方从花都的一家成人用品店中查获大量假“万艾可”,而这些假药的供应地指向浙江天台白鹤。当晚,专案组即赴该地调查。最后,警方锁定了以甘某为首的大规模设厂制造假“万艾可”的团伙。6月30日,民警将嫌疑人甘某等人控制。

  经讯问,甘某承认先后在江西和浙江与阮某、潘某和吴某开厂生产假药的事实。4人从南昌、北京等地购假药原料,将假药成品通过批发商易某等人销往广州等地,生产假药总量达1600万粒。

  ■调查

  假药厂里打工挣钱

  甘某今年33岁,安徽宣城人,初中辍学的他15岁就辗转外地打工,后来到温州做起了烫衣工。几年后,他在烫衣厂里认识了女友,那时,他不仅一个月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而且女友也怀上了他的孩子。

  2007年,女友开药厂的哥哥阮某找他帮忙,并谈好一个月给甘某工资1800元。由于烫衣服不景气,甘某便随阮某一起前往江西的药厂工作,在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车间,用简单的机器加上些辅料合成药片。

  阮某说是加工钙片,但药片包装出来后,没有人不知道这是在生产假药。

  甘某干得越来越得手,阮某也开始让他进原料,看到假药如此暴利的甘某留了个心眼,他偷偷记下了原料的进货电话。

  攒客户自立门户造假

  2009年,甘某伙同阮某、潘某和吴某共同出资50万元准备在浙江省天台白鹤开设药厂,他们租下一间厂房作为根据地,然后甘某通过网络搜索,购买了几台机器生产假伟哥。

  由于之前在阮某的厂房工作积累下客户,所以甘某的厂房一般只向批发商易某等人供货,他们将碳酸钙、纤维素和西地那非一起放在机器中搅拌,然后压成胶囊成包。

  由于这些机器都不是专业药品搅拌机,所以这些药品西地那非的含量都不均匀。一旦客户要求效果强烈的伟哥,甘某等人就会在原料中多加入些西地那非即可。假伟哥会按照每4g一把的单位进行批发,批发价在6角至6.5角之间,其中净利润达到50%,也就是一把4g的假伟哥成本在3角钱左右。

  每个月甘某都会从易某等人处得到订单,一次订单约10万粒。甘某等人所开的假伟哥制造厂每个月做10天左右,一年的时间仅仅甘某一个人就从制造假伟哥中获得30多万元的非法收入。目前,甘某等人因涉嫌生产假药已被刑事拘留。

  本报记者袁国礼 王晟

 

 


G20峰会胡锦涛细心拾起国旗

盘点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带书下乡

“我靠重庆”绝非炒作 难定违广告法
武汉电视问政启动 两位市领导领衔出镜应考

省级常委换届全部结束:“60后”近三成

太原事业单位招聘遭“短信门”
河南南阳旅游局拍微电影 局长客串乞丐 南昌县一女副县长14岁工作遭疑


本网记者随访 感受李克强外交风采


“陆地巡洋舰”成榆林政府公务用车


赖昌星因走私和行贿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红墙“公主”:第一代领导人的漂亮孙女们

(责任编辑:段欣毅、杨铁虎)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