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来救我吧”--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老公,你来救我吧”

2012年07月26日03:11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郑冬洁出游时,在沙滩上的留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翻拍

  郑冬洁

  年龄:28岁

  生前工作:保险客服

  生前住址:房山区燕山镇东流水村

  去世地点:京港澳高速

  去世原因:溺亡

  郑冬洁的头发上结着冰凌,额头有颗粒状的白霜,脸上有明显的淤痕,在老公杜伟的眼里,她依然漂亮。

  郑冬洁的头发上结着冰凌,额头有颗粒状的白霜,脸上有明显的淤痕,在老公杜伟的眼里,她依然漂亮。

  在法医鉴定中心的冰柜里看到她之前,杜伟找了妻子两天两夜。

  大雨和“大雨”

  7月21日清晨五点多,郑冬洁像往常一样早起,睡眼蒙眬的杜伟看窗外阴云低垂,“洁子,晚上雨大就住单位,别回来了。”

  她工作在三元桥,家住房山区燕山,单程两个多小时的路。

  郑冬洁不肯,因为第二天是周日,郑冬洁盘算着带他们的儿子“大雨”回河北涿州的娘家。

  “大雨”是儿子的乳名儿,出生在去年7月24日。那一天,持续的暴雨像5天前一样让北京多处汪洋,早产两个月的儿子在雨天出生。

  郑冬洁被找到的第二天,是“大雨”降生后的第一个生日。杜伟说,那天小家伙不吃不睡,“只知道哭,只剩下哭。”

  夜归人

  “老公,我回不去家了,桥下都是水,都在等雨停才能过,我估计得下半夜才能到家。”21日晚7点21分,被困京港澳高速公路的郑冬洁给杜伟发了这条短信,短信后面是个眼泪直垂的哭泣表情。

  郑冬洁没听老公清晨的劝告,还是期待着踏上归程。

  事实上,“大雨”出生后,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下班多晚,郑冬洁都坚持回家。

  7点29分,杜伟收到了第二条短信:桥下没了一辆车。

  在逃生者关于京港澳惊魂夜的回忆中,从斜处冲来的激流,几乎在一瞬间将沿线所有乘客推到生与死边缘。

  7点35分,第三条短信:老公,你来救我吧。

  按时间推算,郑冬洁正在水位不断上涨的公交车中,三十分钟后,全车乘客弃车逃生,在人们手拉手往路旁地势较高的隔离带走时,很多人听到惨叫声,有人被激流冲走。

  转运珠

  7月22日,杜伟和哥哥找遍了沿途的所有医院、派出所、灾民安置点,没有消息。绝望中,他们的报警求助被房山推给丰台,又由丰台推回房山。

  7月23日,哥俩儿守在京港澳高速救援现场,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狼藉。

  按搜集到的信息,杜伟确认妻子乘坐的是616路公交车。这趟公交车在京港澳高速的惊魂之夜全车乘客跳车逃生,在洪水汹涌的时刻,被附近的农民工解救。

  但郑冬洁不在此列。

  寻找妻子的两天时间里,杜伟和家人拼尽全力,搜索哪怕和她穿的有一点点靠色的衣服。

  妻子最后一个来电,是借车上乘客电话打的。

  杜伟找到了616路公交车上的那名乘客,这位乘客确认,照片中含笑的人,就是那个边借他电话边一个劲儿说抱歉的年轻女子。

  那位乘客向杜伟还原了妻子最后的样子——“她拿着我的电话,跟你们报平安,还一个劲儿说,人家的电话不能用太长时间。”

  大雨中的京港澳高速,郑冬洁消失了。

  7月23日晚9点,杜伟和家人被民警带到东五环的法医鉴定中心。他的心如同冰柜里妻子头发上的冰凌。

  十几天前,夫妻俩买了串转运珠,一年前那场暴雨中的早产,“大雨”身体一直不好。

  又因为7月21日的这场暴雨,这位年轻的母亲,再没机会把周岁礼物亲手戴在儿子的手腕上。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来源:新京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