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医改试点三本账--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滚动新闻

北京友谊医院医改试点三本账

2012年07月03日05:13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一大早,北京友谊医院就被患者塞满,但细看之下,患者挂号的情况明显有了不同。

  今天是友谊医院实行医药分开改革试点改革的第二天,也是医院迎来的第一个常态门诊日。六点多,挂号窗口就排起长龙。院长刘建说,改革前最先被抢光的是专家号,而现在人们更愿意挂普通号。

  取消“以药养医”一直被看作是医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那么此次实行医事服务费差异化改革能否撼动这块坚冰?医院药品不加成,医事服务费如何设计?改革中,老百姓能得哪些实惠?今天,北京市医改办、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医管局、北京市社保局等各部门试图解答这些老百姓的疑问。

  医事服务费是怎么算出来的

  友谊医院是全国首家试点取消“以药养医”制度的三级甲等公立医院,此次试点取消挂号费、诊疗费,取消15%的药品加成,设置医事服务费。普通号、副主任医师号、主任医师号、知名专家号分别收取医事服务费每人次42元、60元、80元、100元,医保均报销每人次40元。目前因其他省(区、市)医保无法报销医事服务费,外地患者在友谊医院看病会受到一些影响。

  普通门诊42元的价格是按什么计算得来的?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解释说,医事服务费首先要保持总量平移的原则。也就是说,医药分开的改革要确保不影响医院的收入,只是对医院收入进行结构性调整,把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大体平移到医事服务费上。

  刘建介绍说,以往药品加成是医院的一大块收入来源。2010年、2011年该院药品加成所得分别为1.11亿元和1.26亿元。医院主要靠医生提供医疗服务,但医生工资只占医院每年支出的20%~25%。改革取消药品加成,意味着卖药不来钱了,医院在此利益机制下,一定会想方设法杜绝大药方。

  韩晓芳说,医事服务费设计的第二个原则是“保基本、兼顾各方”,要让80%的普通门诊患者能够享受到改革带来的实惠。

  虽然普通门诊由原来的5元提高到42元,但由于医保实时报销了40元,患者只要掏出两元,直观感受是看病更便宜了。

  “我们按照2011年的数据测算下来,普通门诊患者每次来看病至少少支付11.45元。”韩晓芳说。

  她还表示,此次医改设计希望合理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引导人们分级就诊。昨天是试点首日,中国青年报记者现场随机访问了41个患者,院方通过发放调查问卷访问了160名患者,绝大多数普通患者对这次改革比较满意。但挂了专家号的患者认为还是变贵了。还有人看到这个价格,直接不挂专家号改普通号。

  刘建说,用经济杠杆引导患者合理就诊,把大量普通门诊患者占用专家资源的情况扭转过来,可以腾出更多的专家资源,给真正需要的患者。

  该医院风湿内科副主任医师潘丽恩告诉记者,以前出专家门诊,经常到下午两三点还没吃上午餐。改革后,她接诊的患者明显变少,她也有时间和患者多交流,患者也更满意。

  怎么样管住医生的笔

  不少就诊的患者都有这样的担心,会不会增加了医事服务费,但药价中虚高的水分还是下不来?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郭积勇说,友谊医院的改革解决了药品在医院层面加成15%问题。但流通、定价环节对药价的影响不能在此次对医院的改革中解决。

  韩晓芳补充道,医改的下一步目标是在药品、耗材等方面努力,进一步把药价中的水分挤出去。她说,这次医药分开是切断药品收入和医院收入的利益联系。药变成了医院的成本而不是收入,会倒逼医院形成一个合理的机制。下一步改革中还有一些配套举措,比如合理采购、引进物流企业搞配送等,这些措施都能把药价进一步降到合理水平。

  韩晓芳表示,这次改革不是单纯地取消药品加成,同时还进行了医保总额预付和按定额预付的改革,有利于约束医院内部形成一个整体向下控费机制。

  刘建认为,现在对医院实行以公益性为目标的考核,而且引入第三方评价机构进行考核。医院为了实现公益性目标,必须在提高医务人员的技术和服务水平上下工夫,让患者满意。

  这些考核会不会有罚款、吊销执照这样的硬性规定?今天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正面回答。但医院感染内科主任医师李昂告诉记者,医生这个职业人群最爱面子,有时通报批评比罚款更让能让医生自律。医院会把大处方调出来检查,去年该院就有3名医生因此收到全院通报批评,停了3个月的处方权。

  在这次改革中,医生的笔被管得更紧了。李昂说,比如在肾移植等病症中,严格限定只有8名医生有资质去开肾移植免疫制剂的药物,在其他科室,跨科室开药也被禁止了。

  以医事服务费代替药费,是换汤不换药?

  改革后,医生能从医事服务费里拿多少钱?对老百姓来说,以前把钱花在药上,现在把钱花在医生服务上,到底能不能解决看病贵?

  “医事费不是医生费。”刘建说,医生看病过程的背后有一条服务链,比如分诊的护士、检验科、放射科、以及医院安保人员都在这条服务链上,是他们共同为医生给病人诊病提供了服务。医事服务费作为医院的增量,必然要纳入到医院整条服务链当中,“远不是看一个门诊号给医生多少钱的概念。”

  在试点的第二天,人们还无法获得医生在改革中的明确收益变化,但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陈葵就已经感受到了劳动的价值。在他看来,以前患者找来问诊,门诊费只要6元,“和在院门口买一个煎饼果子的钱差不多”,现在按技术和服务水平收取医事服务费,首先肯定了他作为医生的劳动价值。

  “可能有些人以为现在的公立医院的收入都是掏患者的腰包,我不这么认为。”韩晓芳说,这几年医院收入之所以能提高,就是因为政府加大了社保体系的建设,这笔钱不一定投放给医院,但一定落到了老百姓身上。

  在韩晓芳看来,这次改革其实有3本账。第一笔是经济账,也就是老百姓得了多少实惠。第二笔是便利账,要通过改革中的经济杠杆,统筹分配医疗资源,缓解大城市“看病难”。第三笔最重要,是健康账。

  本报北京7月2日电

(来源:中国青年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