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阳光工程”创新社会管理:“戒毒所”建在家门口--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时政

2012地方新政系列报道之二

贵州“阳光工程”创新社会管理:“戒毒所”建在家门口

人民网记者 李叶

2012年06月26日09:14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贵州省政法委书记、省禁毒委主任、公安厅厅长崔亚东。 人民网 张慧 摄

“一次吸毒终身戒毒。”吸毒人员巩固戒断难、复吸率高,是长期困扰禁毒工作的一大难题。

据国家禁毒办通报,戒毒出所人员一个月内复吸率达51.6%,一年内复吸率达88%。而在贵州省,截止今年5月底,全省戒断三年未复吸人员达到3.3万名,比2011年底增加2065名,三年戒断未复吸率达33.2%。复吸率的降低,与该省实施的“阳光工程”密不可分。

“阳光工程”是以“就业安置”为核心,以“阳光企业”为载体,集“生理脱毒、身心康复、就业安置、融入社会”四位一体的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新模式,通过最大限度地安置戒毒康复人员就业,提高吸毒人员回归社会的能力。目前,该省在“阳光企业”集中安置的戒毒康复人员复吸率不超过2%。

“阳光工程”得到了国务委员、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孟建柱的充分肯定,被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评价为“建在家门口的戒毒康复场所”。

治心  “五心”清除社会隔阂

【镜头】“在阳光电子厂上班的日子,是我活到现在为止,感觉最踏实的日子。”王华激动地说,“在这里不仅有事可做,有工资收入,还有同事间的相互关心,领导和社会的关爱。亲人和邻里看到我们的转变后,对我们的看法也发生改变。我的父母将房屋让出来给我们两口子住;岳父岳母为了让我们安心工作,主动将女儿接去照顾;周围邻居每天看到我们穿着工作服上班,都乐意与我们打招呼了。”

王华和妻子都在贵阳市云岩区的“贵州省阳光电子厂”工作,他因为表现较好,被提升为班组长。上世纪90年代,因妻子不堪忍受病痛吸毒镇痛,他也随之跟吸,这一吸将他俩都拖入绝境。

孤立无助,是王华脑海里关于那段日子的最深切记忆。“我来这里上班,就是因为云岩区禁毒办主任王军的一句话:你来到这儿上班,没有任何人会歧视你,我们大家都像亲兄弟姊妹。”王华说,“就是因为这句话,好多年我都听不到这种话。我在这里感受到了温暖,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崔亚东表示,戒毒康复人员大都存在自卑感,缺乏自信。因此,“阳光工程”大力推行“五心工作法”,即“爱心除隔阂、关心促沟通、细心建真情、热心搞服务、耐心换回归”,整合社区禁毒专干、禁毒志愿者、心理医生、康复人员亲属等人力资源,为“阳光企业”员工提供特殊的服务,促使他们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坚定戒除毒瘾的信心和决心。

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社区民警李景和,将于今年10月退休,先后帮助24名吸毒人员成功戒断脱毒,马为民就是其中一位。老马因吸毒致婚姻破裂,与其母亲靠着每月几百元的工资相依为命。他一开始对李景和的上门帮教并不欢迎,不仅给脸色看,而且经常出言不逊。李景和并没有退却,不但坚持上门帮教,还常常自己掏钱给老马的母亲带去水果和营养品。“一个多月之后,老马的心被感动了,觉得我去他家,是真心实意地想帮他好”。

李景和说,戒毒康复人员的最大困难还是就业问题。如果生活无法保障,他们就有可能“破罐子破摔”,对生活失去信心。“所以说我们在帮教过程中,一是鼓励他们自己找工作;二是希望他们进入‘阳光企业’”。

贵阳市公安局小河分局黄河路派出所浦江警务社区民警李景和看望戒康复人员马某的母亲(左)

海南三集中改革打破行政审批暗箱 省长鞠躬请厅长放权

(责任编辑:仝宗莉、盛卉)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