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拉宾遇刺12年 中东坎坷的和平之路

  十二年前的几声枪响,打倒了拉宾,也熄灭了中东一盏和平的灯光。

  拉宾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和平主义者,或者说拉宾至死也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选择和平之路的原因是,拉宾最终发现,要实现国家的最大利益,要实现犹太人的最终幸福,和平是必由之路,也是惟一之路。

 拉宾生平

拉宾13岁时在农技学校上学的资料照片。
拉宾出任以色列驻美国大使时同夫人合影。

[从百战将军到和平使者]

   伊扎克·拉宾 (Yitzhak Rabin) 1922年3月1日生于耶路撒冷,在特拉维夫长大,曾在农业学校和美国迈阿密大学受过教育。拉宾1940年底加入“帕尔马赫突击队”(犹太人秘密武装组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参加盟军在叙利亚的敌后作战,1946年因援救被英国人囚禁在阿特利特集中营的犹太移民,遭英国当局关押,同年11月获释。拉宾在1948年第一次阿以战争期间任“哈雷尔”旅旅长,在耶路撤冷前线作战。停战时是“内格夫”旅旅长。战后作为以色列军事代表团成员,参加在罗得岛举行的停战谈判。1950年至1952年, 他任以军总参谋部作战部长,1953年至1954年在英国坎特伯雷参谋学院进修,回国后于1954年至1956年任以色列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并晋升为少将,1956年至1959年任北部军区司令,1959年至1963年任总参谋部作战局局长和副总参谋长,1964年至1968年任总参谋长。

  拉宾是第三次阿以战争——1967年“六·五”战争以方的主要组织者和指挥者。 1968年1月拉宾退役从政,同年任驻美国大使,1973年回国任劳工部长,1974年1月当选为议员,1974年拉宾当选为工党领导人,同年5月出任内阁总理,1974年至1975年曾兼任交通部长。1974年至1977年4月任工党领导人。1977年4月因拉宾夫人非法在美国存款事被揭露而辞职。1984年9月至1990年在工党与利库德集团组织的联合政府中,拉宾担任国防部长。1992年2月拉宾再次当选为工党主席,1992年6月,工党在以色列大选中获胜,拉宾就任总理。拉宾就任总理后对推动中东和平进程起到积极作用,在他的任期内,以色列先后同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约旦签署了和平协议,中东和平进程取得空前进展。但他提出的“以土地换和平”的政策也遭到了以色列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

  1995年11月4日,拉宾在特拉维夫参加和平集会时遭右翼极端分子枪击身亡,终年73岁,成为以色列建国后第一位遭到国内反对势力枪杀的总理。死后葬在耶路撒冷西的赫茨尔山国家公墓。联合国总部于11月6日全天降半旗悼念拉宾,联和国秘书长加利参加了他的葬礼。

  1993年9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拉宾“博瓦尼和平奖”。1994年,拉宾因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所作的努力而获诺贝尔和平奖。同年他又获“阿斯图里亚斯王子1994年度国际合作奖”。


凶手处置引争议

1996年3月27日,特拉维夫地方法院判处刺杀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的凶手伊加尔·阿米尔(右三)终生监禁。

[凶手监狱会儿子]

  就在拉宾遇刺12周年之际,凶手阿米尔当天得到法院同意,在监狱内为他出生一周的儿子举行割礼。法院的做法遭到拉宾家属及一些以色列人的强烈抨击。

  阿米尔三年前获准结婚,妻子拉里莎·特里姆鲍勃列尔可以定期探望阿米尔。路透社报道说,阿米尔的儿子上周日出生。

  按照犹太人的习俗,男孩出生一周后举行割礼。阿米尔向法庭申请在监狱外参加儿子的割礼,遭到法庭拒绝。但法庭裁定,割礼仪式可以在监狱内举行,并令监狱官员做出相应安排。

  尤瓦尔·拉宾在4日的集会上抨击法院的做法“可耻”:“阿米尔先是获准结婚,接着又有了孩子……最后这个杀人凶手将自由、快乐地在我们中间行走。”

  1995年11月4日,阿米尔在集会上近距离向拉宾连续开枪射击,拉宾不治身亡。阿米尔后来被判无期徒刑。


1995年11月4日,拉宾遇刺后被保安人员抱入一辆车时的电视照片。两个保安人员的右侧可看到拉宾的一条腿。

[是否减刑引争议]

  在阿米尔服刑10多年后,就是否应为阿米尔减刑出现了一些分歧。但佩雷斯、巴拉克等政府高官坚决拒绝减刑。

  美联社报道说,阿米尔的家属和一些右翼分子不断宣传,呼吁为阿米尔减刑。在以色列媒体近期公布一次民意调查中,约四分之一的以色列人认为,阿尔米应在2015年服刑20年后获释。

  根据以色列法律,特赦犯人的权利属于总统,但佩雷斯已经宣布不会宽恕阿米尔。巴拉克则说,阿米尔罪有应得,不应该得到宽恕。

  巴拉克说:“这个卑鄙的犯人不值得人们记住他。我只能这么说:他受到的惩罚不应该减轻,他应该呆在监狱内,直到死亡。”



民众纪念拉宾 为和平祈祷

2006年11月4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市,以色列著名作家大卫·格洛斯曼在纪念拉宾的集会上发表演讲。
1995年11月4日,拉宾的夫人莉亚·拉宾和儿子在拉宾葬礼上的资料照片。 2007年10月24日,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在位于耶路撒冷赫茨尔山国家公墓拉宾墓前参加纪念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遇刺12周年仪式。

[和平的感召力无法被拒绝]

  超过15万名以色列民众3日晚以和平的名义聚集在特拉维夫拉宾广场,为纪念前总理拉宾遇刺举行一年一度的大型集会。

  “这是第十二年了。每到今日,我都会来到这里,为和平祈祷。”现年59岁的本尼·格拉夫告诉记者,并不时地向主席台上的巨幅拉宾挂像眺望。

  12年前的11月4日,格拉夫亲历拉宾遇刺。当时,他就站在这个广场上,两眼紧盯着正在主席台上演讲的拉宾,突然听到3声刺耳的枪声。

  “随后一辆轿车飞驰而过,那是拉宾总理的车,我立即意识到有大事发生。打开收音机听快讯,得知拉宾遇刺了。”回忆起那时那景,格拉夫眉头紧皱,表情严肃。

  出于悲痛和震惊,格拉夫与妻子急匆匆赶往离家不远的拉宾住处。“那里很快聚集了2000多人,狭窄的街道拥挤不堪。人们不约而同地抽泣着,因为以色列失去了一名真正为和平而斗争的领袖。”他说。

  拉宾生前两度担任以色列总理。他力排万难在1993年与巴勒斯坦领导人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关于巴勒斯坦临时自治的原则宣言。根据这项文件,以色列先行撤出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城市杰里科,并逐步扩大巴勒斯坦的自治范围。为此,拉宾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时任以色列外长佩雷斯一同获得了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拉宾是很多以色列人心目中的英雄,被看作是当时唯一可以实现和平的人。”以色列社会活动家芭特娅·阿维拉姆说。

  拉宾倒下后,发生刺杀事件的广场被改名为拉宾广场。震惊逐渐平息,悲痛深藏于心底。拉宾这个名字,仿佛已演变成以色列社会有关和平的标志和象征。

  和平纪念集会年年相似,但以色列民众的热情从未减弱。更多人把这个集会当成一个舞台,倾诉对和平的渴求。以色列左翼的梅雷兹党支持者高举标语,鼓励以色列民众不要向极端分子妥协。左翼组织“现在就和平”则警醒人们不能忘记12年前的悲剧。

  “虽然拉宾离去,但你们仍在,你们接过了他的火炬,未来前进的每一步、每一点努力都需要你们的支持。”以总统佩雷斯在集会上强调说。国防部长巴拉克号召人们积极面对未来和平进程上的挑战,他说:“我们将尽全力去实现拉宾梦想并为之付出生命的和平。”

  至于何时才能实现真正和平,与很多普通人的回答一样,格拉夫微笑着说:“无论如何,我们从未失去希望,而且会继续为和平祈祷。”


如果拉宾没有死

1993年9月1日,拉宾(前右)在耶路撒冷市郊看望当地居民时,与一位阿拉伯人握手。
1993年9月13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右)在美国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签订和平协议后握手致意,他们中间是美国总统克林顿。 1994年12月10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左)、以色列外长佩雷斯(中)和以色列总理拉宾一起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

[追忆和思考]

  “我的儿子出生在1994年11月你倒下的那天,他现在已经知道你,并将生活在你带来的和平中。”这是一个以色列人写在拉宾墓墙上的一句话。是的,在人们的记忆中,以《奥斯陆协议》为标志,拉宾与阿拉法特一起为关注中东和平进程的人们描绘了一个最接近现实的和平前景。而对于中东和平来说,《奥斯陆协议》更为主要的意义,在于它为如何最终实现巴以和解指明了方向,那就是相互理解与面对现实。

  1977年,埃及总统萨达特历史性地访问了以色列。对此拉宾回忆道:“一位曾和以色列兵戎相见的阿拉伯领导人站出来声称他理解我们对安全的需要,因而必须找出办法满足我们的合法权益,仅仅这一事实就足以看作是一场地地道道的革命。”而拉宾的价值在于他领悟到了这场外交革命的思想内涵,并把它首次彻底地运用到了解决巴以问题中。

[追忆和思考]

   拉宾的遇刺使得富有革命意味的《奥斯陆协议》所带来的和平前景变得黯淡了。但是如果拉宾没有遇刺,中东的和平就能真的实现么?

  在纪念拉宾的时刻,人们也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中东和平不是一个《奥斯陆协议》和拉宾一人就能实现的。中东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无论对于阿拉伯人还是以色列人,他们都在套用现代西方国际关系的话语体系,对中东的世俗和宗教历史进行适合自己的解读和追溯。

   中东本是按照自己的历史进程形成自己历史的。无论是巴勒斯坦人,还是犹太人,本是生长在同一块土地———巴勒斯坦地区的兄弟。然而,就是这样的兄弟历史成了他们以后冲突的根本原因:巴勒斯坦人宣称自己是古迦南人的后裔,几千年来一直在此生息繁衍,自然是这块地的主人;而犹太人则主张他们才是巴勒斯坦的真正主人,他们的祖先曾在这里生活了2000年,并建立过强盛的王国。

  无论是拉宾、沙龙还是阿拉法特或阿巴斯,他们都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民众的双脚分别踏在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并且都能够从现代主权观念和宗教中寻找到证明自己永远正确的东西。对于中东和平来说,这才是真正的难题。

   《奥斯陆协议》表明,以拉宾和阿拉法特为代表的巴以政治家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了突破困境的方向。但是在精神世界的冲突中,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如果拉宾没有死,他的光环不会磨灭,但是注定会黯淡。

(责任编辑:刘海梅)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