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一个村庄里的新年--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平平淡淡,一家团圆,就是过年!

新春走基层:一个村庄里的新年

● 人民网记者  张志滨

2012年01月23日22:01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位于福建三明的桂盂,是个只有60多人的自然村,由陈、林、朱、张、施等八个姓氏组成。第一批移民到此的多已上了50岁,而村里的年轻人已逐渐融入城里,村里村外,直到春节才有点人气。

  过年了,本应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但在这小村子里居住的人,并没有过多的兴奋和激动,在他们眼里:平平淡淡,一家团圆,就是过年!

  村里的年,总是来得很迟

  农历二十九,下了一个多月的雨仍未停歇,村里安静的很,没有小孩吵闹,没有忙碌的杀鸡杀鸭,只是偶尔一两辆小车停在草坪上,或是从途经的客车下来几个买回年货的村民。

  村里人都知道,大部分的村民还在山上。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已经50多岁的肖水生早晨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山里,午餐是两块干饼和几个自家种的芦柑,有时会带上几块米粿加些肉片作为午餐,直到傍晚回来,一个肩上是锄头搭着一个编织袋,另一肩膀则是带回一些烧饭用的木材。

  小村庄依山伴水,成片的竹林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没有男耕女织的传统,就连小孩都过早地上山务农。恰逢冬笋好价,没人愿意为一时的热闹而放弃赚钱的机会,“每斤六块多,一天下来,少的能赚大几十,多的可以好几百元。”每天早晨,总有结伴同行的人,而每天赚一两百,就足够让村民无论男女,无论何时、何种天气都会勤劳地上山。

  村里人过年准备得很早,在水生的家里,板鸭早在秋末就已熏上,米冻和年糕不到农历二十就已备好,快到年关了,他和妻子从沙县县城里买回一些糖果、花生和瓜子,一个八仙桌,早已装不下这丰盛的年夜饭。

  直到夜暮降临,村里才开始热闹起来。水生给孙子洗了个澡,换上新买的衣服。备上期待许久的年夜饭,晚上八点半,在一阵饭前的鞭炮声后,水生的孙子喊了声:“过年咯!”

  毕竟热闹是属于城里的

  在这人口不多的村庄里,燃放的烟花备受关注。

  今年过年,晚饭后共放两次烟花,都是城里工作的父母带给由爷奶养大的子女,算是带回一些城里小孩才有的礼物。当然,每次烟花响起,全村的人都会聚在一起观看,有时,大人叫得比小孩还欢。

  村部在九里之外,稍微识些字的肖水生当上了队长,负责与村里头的人对接。年夜饭后,全村的男人都聚在了一块,水生组织大家协商村里的事情,一是商量十年一次的分田,因为又有人没回家过年,只好搁置再议;另外是讨论修建水库导致农田被淹应给每家每户多少赔偿,因为钱还未到村里,最后商定等有钱了再说。于是,会议最后就变成了聊天。

  春晚,在这小地方无意之中变成了摆设。虽然温度不到5度,肖水生不愿过早躺进被窝,和出门在外回家的人在膝间夹个火笼,一起打打牌,抽着烟聊天;妻子做完家务后,聚在女人堆里说说八卦,一边要盯着自家正在乱跑的孙子。孩子们的过年“忙碌”而又“短暂”,洗澡穿新衣服,吃年夜饭收压岁钱,小村子几家几户跑遍了好几回,新结识的小伙伴还没认全,想玩的还没玩够,就被身后的奶奶拉进了被窝。

  午夜十二点,新年的钟声响起,电视里热闹非凡,一旁的妻儿依旧沉睡,水生从被窝里爬起,披了件外套,收拾好祭拜的贡品,点燃一串鞭炮后,又缩回床里,关上了电视。

  漆黑的夜色中一阵响雷过后,村子上头西北方向的天空闪光不停,因为那里靠近县城,但毕竟热闹是属于城里的,这里,在一阵鞭炮声后,整个村庄又陷入了沉寂。

  年,总是来去匆匆

  大年初一,早早起床,到小庙拜拜,这是村里一直以来都不曾改变的习俗。

  小庙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到,庙里的主持是个地道的本地人,长年吃斋念佛,颇得村里人好感。小庙依山而建,有清泉相随,每逢大年初一,吃过斋饭,家家户户都会拉上一家老小来祭拜。

  成婚后在河南开小吃店的陈上源,因为女儿交给父母带,一年只有两三次回家机会。在家吃了点清淡的早饭后,一家五口到庙里拜祭。不到五岁的女儿,满脸被寒风吹红,但有父亲在身边却是活跃得很,有时小跑着去看别人家的小狗,有时则是躲在母亲的怀里撒娇。

  初一的村里依旧宁静,虽然天空收起了雨水,寒风依旧刺骨的冷,没有多少人愿意出门走动。

  村里的人不多了,年轻的大多工作后就移居,像陈上源这样在家结婚生子的更少。“过小日子,也有小日子的清福。”从庙里回来后,陈上源就抱着女儿在房间里看电视,听到隔壁热闹了,就探个头瞧瞧发生什么事。女儿就一直赖着陈上源,毕竟回来的次数太少了,不舍得让她的父亲离开。

  午饭过后,村里稍稍有了点动静,或许是温饱之后不怕冷,两个饭桌变成了牌桌,“出门在外,能有几天可以轻松过?”陈上源手中紧紧抱着女儿,出门在外的归乡人更懂得珍惜回家的一分一秒,陈上源一边看看邻居小伙的牌技,一边向记者诉说出门的苦处。

  就在不远处,传来班车停车的声音,那是一个在外地开小吃的年轻人,因为和他兄长是双胞胎,村里人习惯叫他“老二”。虽是大年初一,老二一大早吃过早饭后,就告别父母去县城买了返程的车票。“有车票就不愁了。”拿到农历初五去北京的车票,老二二话没说就加入到打牌行列中。

  
【1】 【2】 

 
(责任编辑:杨铁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