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公务接待费 国税系统为何每工作日花267万--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聚焦“三公”经费之二
逐笔公布开支去向方能监督政府作为  国际交流忌“过分热情”

六问公务接待费 国税系统为何每工作日花267万

2011年07月27日14:23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7月27日电 (记者贾玥) 截至26日18时,在已公布“三公经费”的86个中央部门中,公务接待费年预算超千万的部门达20个,占23.3%。国家税务总局(含国税系统)以66703.50万元摘得头名,而住房城乡建设部只有13. 95万元,两个部门相差4781倍。

  盘点·从数字看接待费

  ▲ 20部门年接待费超千万 国税系统每工作日花267万

  在已公布“三公经费”的86个中央部门中,公务接待费年预算超千万的部门达20个。国家税务总局(含国税系统)、质检总局及中国科学院位列前三,分别达到66703.50万元、11384.66万元和8043.66万元。以一年工作250天计算,国税系统接待费平均每天267万元,这一数字几乎为住房城乡建设部全年接待费预算的20倍。

  若以人均接待费计算,在同时公布在职人数的预算超千万的部门中,国家统计局以1445元“夺冠”,其余依次为中国科学院1292元、中国地震局656元、中国气象局505元、农业部400元、工信部379元。其中,中国地震局在解释中未标明在职人数,只公布了包括离退休人员在内的总人数,因而实际数字应该更高。

  ▲  逾六成部门接待费预算增加 文物局涨幅达214.3%

  今年两会期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原则上实现出国(境)经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等支出零增长。然而从各部门公布的情况看,与2010年决算相比较,有51个中央部门今年接待费预算增加,比例超六成。

  其中,工信部增加680.63万元,为中央部门之最,接下来是体育总局增加312.62万元、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增加278.99万元、广电总局增加211.73万元、审计署增加207.58万元、银监会增加202.05万元、海关总署增加152.36万元。

  此外,国家文物局、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今年接待费预算比去年决算增长超过一倍,其中文物局涨幅达214.3%,为已公布部门最高。

  评点·应逐笔公布开支去向 方能监督政府作为

  Q1:一些部门接待费预算为何奇高?

  A1:只有细化到每顿饭才能评断是否合理

  今年公务接待费预算超千万的部门达20个,最高的国税系统平均每个工作日花费掉267万元,用于迎来送往的接待费数额之高令人乍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刘熙瑞告诉记者,仅仅通过一个总数还不能断定是否合理,因为尚未有明确的标准来衡量。

  “从现在公布的情况看,最大的问题是内容笼统、不够细化,因而无法妄下评断。”刘熙瑞建议,中央各部门应该效仿基层做法,如四川白庙乡公布每笔宴客情况,将接待费每一笔的去向都如实告知,甚至细化到每一顿饭的菜单,“如果菜单上出现了鲍鱼、鱼翅、燕窝,是否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一目了然”。

  北京大学教授王磊向记者分析,因为各部门“盘子”不一样大,因此计算人均预算比只看总数更为客观,而且由于是各部门自行公布,有没有水分很难说。全国人大代表叶青表示,预算高说明还有很大的节约空间。

  Q2:外事接待费比例高是否正常?

  A2:国际交流需要可理解 忌“过分热情”

  科技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的外事接待费预算均占到总接待费的八成左右。科技部在说明中解释说,近年来国际科技合作交流日益频繁,国际科技合作在国家总体外交工作、推进自主创新战略中日益发挥重要作用,科技部公务接待费用中外事接待费占很大比重。

  王磊认为,一些涉外部门自身需要国际交流,外事接待费高属正常现象,如商务部前身是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本身就履行着国际经济合作的职能。刘熙瑞也表示,高外事接待费与工作性质有关,接待国外商界贵客和投资者需要一定的规格,对于入住的酒店和餐饮都有一定要求,因而占比高可以理解。

  叶青则提醒,对待外宾切忌“过分热情”,有礼有节更宜塑造中国的国际形象。

  Q3:国外公务接待有何先进做法?

  A3:为防超预算在法国曾被赶出房间

  “我在法国考察的时候,曾经因为预算问题被当地接待部门从宾馆‘赶’了出来。”刘熙瑞教授用亲身经历讲述了国外公务接待方面值得借鉴之处。

  刘熙瑞回忆,当天原定于上午乘飞机返回国内,但因故调整到下午。空出的半天时间,他和同行的中国同事都以为可以继续在房间里休息,却被接待方要求退房,他们只好拖着行李坐在大堂。

  “我们最初感觉是被怠慢了,法国人解释,因为房价是从每天中午计算的,如果我们继续留在房间里,法国的接待部门将为此多支付一天的房费,而他们申请预算时是按照飞机正常起飞情况计算,不能超支。”

  刘熙瑞认为,从这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法国的预算编制十分精确,而且使用时相当规范,“不像我们有些部门,预算超了就超了,自主性很大”。

  Q4:审计署等部门解释较为详细如何看?

  A4:发达国家预算书厚得像砖头

  与多数中央部门只公布接待费预算和决算总数相比,审计署、发改委、财政部、银监会等部门用更多笔墨说明了去年接待费的流向及用途。

  审计署介绍了接待费的主要用处,如在涉外方面,全年将接待国外来访团组24个(含部级以上国外代表团12个),接待来访外宾139人次(含部级以上国外审计机关领导人54人次)。发改委则更为详细地阐释了440万外事接待费的具体用途,如召开与日本经济产业省高级事务级定期会晤机制第二十九次会议、第九次中韩经济部长会议等多个国际会议,具体到每一次的活动名称。

  “这些部门的做法当然值得提倡,但还远远不够。”刘熙瑞介绍,他曾经到美国纽约州参观过议会如何审查政府预算,预算书像砖头一样厚,而且细化到每一辆公车、每个零件历次维修情况,每一名受招待客人的餐费标准等,“只有逐笔公布才能促进对政府的监督”。

  Q5:利用公款吃喝能否真正杜绝?

  A5:铁定无法杜绝,减少就是好事

  “公款吃喝铁定无法杜绝,减少就是好事。”刘熙瑞认为,未来改进方向是完善规章制度与加强落实力度并举,少提“应当怎么做”,多规定“违规将如何、监督不到位怎么办”,细化惩罚措施,加大违规成本。

  2006年10月印发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首次明确将党政机关公务接待费纳入财政预算管理,但在叶青看来,该规定条例过粗,急需修改。

  “公务宴请要明确三点:一要审视接待的必要性,能不请就不请,严格避免无目的的大吃大喝;二要宴客最好采取自助餐或分餐制,最大限度体现节约原则;三要控制饮酒,取消利用公款喝酒。”叶青说。

  Q6:预算公开之路走向何方?

  A6:从自我监督到全面公布

  “今年公开‘三公经费’主要是出于国务院的自我监督,将来需要全国人大把批准通过的政府预算,全部向社会公布,这才是真正意义的预算公开。”王磊表示。

  每年,国务院编制的预算要上报给全国人大,予以审查,批准后由国务院及各部委具体执行。王磊认为,我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有钱了更不能乱花,对政府用钱现已到非监督不可的时候。全国人大应切实履行监督职能,除了确实涉及国家机密的,其余预算、决算应全部透明化,并把公布形式常态化、规范化。

  “现在只迈出了第一步,可以说未触及实质,未来应通过法律手段予以硬约束,当然这有赖于政府的决心。”刘熙瑞说。

  相关报道:

  六问“三公”经费 到底为谁揭开神秘面纱?





  
联系本文记者

贾玥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耿聪)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