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扛起一所西藏卫生院——基层农村医务工作者拉贵--时政--人民网
人民网

西藏和平解放60年“巨变与传承”之十六—— “卫生医疗”

一个人扛起一所西藏卫生院——基层农村医务工作者拉贵

人民网记者 贾玥

2011年07月05日09:58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拉贵(中)和卫生院医生
拉贵(中)和卫生院医生
    在西藏林芝波密县玉普乡,有一位基层卫生院院长,他一个人扛起了卫生院的发展,更扛起了全乡1400人的健康重任——

    他让仅剩一名“赤脚医生”的卫生院焕发生机,留住了曾“远走他县”的本乡病患,还吸引来外县的“慕名求医者”;他通过学习实践,掌握了一套中医、藏医和西医相结合治愈慢性病的方法,并获得不少成功案例;他每个月都带着医生下乡巡诊,不厌其烦地向村民讲解打疫苗、吃碘盐的好处;他曾用自己的嘴巴吸出堵在病人呼吸道里的痰液,保住一位老人宝贵的生命。

    这位院长名叫拉贵,藏族人,36岁。

    卫生院:从病人“远走他县”到吸引 “慕名求医者”

    玉普乡卫生院1990年就已建立。但长期以来,这里仅有两名非专业医务人员,平日里只能开些感冒药、打些预防针,卫生院医疗水平低,大部分群众看病只能去县城。

    巨变从2006年开始。这一年,拉贵从同县的易贡乡调入玉普乡。初来乍到,他就认识到极为落后的硬件设施将阻碍医院发展,于是主动向上级争取资金。几经努力,医院终于添上住院部、药房、产房和理疗室。病人开始慢慢增多,后来就连邻近的察隅县、墨脱县和昌都地区的患者也前来就诊。

    随着病人数量的激增,拉贵又看到医院人手不够、特别是缺乏专业医务工作者将会掣肘未来进一步发展,他心里又犯了愁。幸运的是,2007年,西藏自治区卫生厅副厅长李路平到玉普乡调研工作,了解到卫生院的这一情况汇报给组织人事部门。卫生院随后增加了两名医务人员。2008年,由于工作任务继续加重,组织上又派给卫生院一辆车和一名驾驶员。

    拉贵常年扎根基层的工作经验,让上级相信调来拉贵一定会改变玉普乡落后的医疗面貌。拉贵此前在自然条件恶劣的易贡乡工作十余载。2000年,易贡乡发生特大山体崩塌,导致全乡被洪水淹没,村民与外界的通路被阻断。紧急救援的日日夜夜,拉贵除了吃饭睡觉,时间都花在诊治大病小病上。因为表现突出,他在那一年被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这段经历让我获得在艰苦的基层环境工作的宝贵经验。县卫生局希望提升国道318沿线、波密县东大门镇的医疗水平,否则病人一窝蜂涌入县里,会增加县级医院工作负担,所以就把我调到这里。”拉贵向记者介绍。

    医患情谊:勤练医术 巡诊乡间 救死扶伤

    学西医出身的拉贵,为了更好地为藏族群众服务,自学中医针灸和藏医学,并研究运用三种医学相结合的方式治疗中风偏瘫、内风湿性关节炎、椎间盘突出、面部神经瘫痪等疾患。由于拉贵的积极实践,现在的玉普乡卫生院已治愈多名慢性病患者。为进一步提升医院实力,县卫生局去年又增派两名藏医作人才补充。

    对于一所地处农村的基层卫生院来说,定期下乡巡回医疗是一项大职责。每个月的5号-7号,拉贵都会带上两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走访田间地头,为每名婴幼儿打疫苗,调研流行病和传染病情况,宣传食用碘盐和维生素A的好处,为身体有恙的村民就地看病,令其免去后顾之忧。

    下乡问诊刚刚开展的时候,村民们的反应较为冷淡。拉贵曾经为了给出生不久的小孩打卡介苗,与孩子父母几乎吵了起来。那时村民认为,针管是为有病的人预备的,没病没灾不需要“挨一针”。拉贵告诉他们,他们所在地区一直以来都是结核病和麻风病的高发区,因为小时候没机会打疫苗,村里有的老人一辈子都饱受病痛折磨。孩子父母最终被拉贵的耐心解释说服了,把小孩的胳膊递给了拿着针管的拉贵。

    “现在,村民们对于巡回医疗非常欢迎。有时候,卫生队还没走到乡里,远远地就能看到村民趴在村口张望,”拉贵说,“村民感觉不对劲,都马上找我们看病;家里生小孩,也不再找产婆自行接生,而是去卫生院或是再大些的正规医院,孕产妇的死亡率因此大大降低。”

    面对各种紧急状况,作为医生的拉贵首先想到的就是病人的生命。2007年,一位患有慢性支气管炎的老人被村民送到卫生院急诊,由于呼吸道堵塞,老人危在旦夕。当时,卫生院没有一台吸痰器,情急之下,拉贵用自己的嘴巴吸出了老人堵在呼吸道里的痰液,保住了这位老人的生命。现在,老人身体很好,遇到拉贵下乡巡诊,她会紧紧握住拉贵的手,用无声的言语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谈感想:感谢关怀 希望出台针对基层的职称方案

    看着如今的卫生院日益壮大,拉贵由衷感谢来自自治区政府和援藏兄弟省份的关爱。为全方位提升农牧民健康水平,西藏自治区在2009年底出台《农牧民健康促进行动方案》,计划用六年时间全面提高农牧民健康素质和生命质量。广东省作为林芝地区的对口援建省份,2010年捐赠给卫生院一台价值十多万元的B超机,还欢迎派医生来粤学习。 

    “去年,我自己到广东惠州第三人民医院进修了两个月,不仅和同行切磋了中医针灸技术,还学习到先进的医院管理经验,受益匪浅。回来后将所学充分运用到日常工作中,这种交流方式对于提高医术帮助很大。”拉贵说。

    长期奋战在基层卫生战线上的拉贵,深知基层医务人员的艰辛与不易。由于缺乏现代化的信息沟通方式,卫生院医生很难得到第一手培训和考试信息,不仅平日阅读不到最新的专业书刊,甚至无法将职称考试报名材料按时上报上去。面对未来留住人才的难题,他希望国家能够出台针对基层医务工作者的职称评定方案。

    此外,拉贵还向记者呼吁,应该提高基层医生、特别是护士的薪酬待遇:“乡镇卫生院只有国家规定的工资,没有其他任何的补助、奖金。我们卫生院的护士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元,只够基本生活开销。”

    虽然基层条件艰苦,但拉贵打算一直在这里干下去。现在,妻子也一道为卫生院忙里忙外,义务帮助医护人员打扫卫生、煮饭做菜,夫妇俩以卫生院为家,在这个美丽的小乡村谱写人生的光华。
【1】 【2】 【3】 【4】 

 
(责任编辑:常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频道精选
  • 精彩博客